1. 首页
  2. 文学资讯

把古诗放进数理化 真的能救国学吗

前些天在女儿培训班的化学测试题里看到了古诗,要求选出哪一句是物理变化,哪一句是化学变化。

“千锤万凿出深山,列火焚烧若等闲。”

这两句古诗出自明代于谦的《石灰吟》,说的是生石灰的开采,因为没有水的参与,自然是物理变化。

我觉得这实在很无厘头,但也不好直说。毕竟,今时不同往日,太多的信息进来,每一个孩子都在负重前行,TA们需要鼓励,而不是负能量的增加。

今天中午闲话,又说起数理化中的古诗。女儿一句话点醒了我:为什么非要把古诗放进去,诗里的意境全没了。

对。上一次我们嘲笑她课外班的物理老师,强行用物理解释: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霜是物理中的凝华现象,将这首脍炙人口的古诗搞得乱七八糟。换成了化学,怎么就不觉得了呢?

随便翻翻考试题,测试题,不仅物理,化学,连数学里都会用到七拐八绕的文言文,没有一定阅读理解能力和文言基础,只会数学,那你连题都看不懂。

我还找到对此“甘之如饴”的文章,TA们甚至除了一套系列丛书,来讲解古诗中的数理化!

拜托,古人是这个意思么?

在科技领域,为了做出好产品,我们会将用户的感知尽量量化,追求极致体验。但是,诗词是艺术,TA们的美在意境,在想象。“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现在可好,把哈姆雷特拆成零件,研究他为什么长成这个样子。这里还有美么?

我是感受不到。既感受不到诗词的美,也感受不到科学的美。

可我们难道不是应该通过美的传递,来让孩子们感知到传统,感知到存在,感知到科学么?生搬硬拽只能毁了这一切。还说什么素质教育,到头来不过是建立一套奇怪的选拔机制。

这一系列变化,据说是从文理不分科开始的。有谣言说,在未来的几年,高中将会延续义务教育,把初中毕业的考试变成基础知识的一次总结。

OK,每一次教育制度改革,初衷肯定都好。十年育树,百年育人。为了让未来的学生们更懂中文,更懂传统文化,更了解自己的根。一个宏观政策,就在执行端被量化成了现在的样子。

好像一家庞大公司的董事长,忽然颁布了自己的战略。于是,臃肿的机构运转起来,从上到下开始制造各种可以讨取上峰喜欢的KPI,训练着没什么选择的用户。

我不知西方教育体系中,是否会将狄更斯的小说,大仲马的作品当做数理化的题目,以此提高学生们的文化课水平。我只知道,为了完成任务,我们极其擅长对各种文化的解构,将之拆解成指标,KPI,然后找到完成它们的方法,并且收费。

至于未来,学生们能不能再把它们拼起来,看到原本的美。这不重要。

前天和朋友一起吃饭,他因为接收到号召不浪费粮食的信息,而推演出未来会粮荒,于是囤积了好几袋大米。

这是多么“有效的”机制。因为没有,也不需要,或者不允许太多杂音的出现,导致每一项看起来冠冕堂皇的方略,落在地上,就是一地鸡毛。

可怜我们还要对着鸡毛喊: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