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资讯

宁县青年作家郑锁刚

就网络文学也好,亦是诺贝尔文学奖或茅盾文学奖也罢,喜欢一部一篇作品,首先是喜欢这个作家,其次,才是喜欢他(她)的作品,这一文学上的阅读兴趣,对我而言,已是根深蒂固。我对宁县青年作家郑锁刚的要求,也是这样,首先是看上他的人品,才去看他的作品。

认识锁刚,是在群里,准确地说,是在我们宁县的作家群里,当然也有一些宁县周边县市籍的作家,都在张黎主导的《北地山花》群,我把这个群,称之为宁县作家群,是以文学的名义聚在一起的。后来,我退群隐居,但是锁刚的私人微信,一直存念我心。

在群里的夜晚,我和锁刚极易找到创作上的话题,谈到陕军和西北作家,我说我的阅读口味偏重于南方,南方的才子北方的将,陕西的黄土埋皇上。西北作家,周涛的散文昌耀的诗,美丽的新疆飞翔的青海,让人暇想,令人感动。还有咱们甘肃省的作家,王戈的《树上的鸟儿》、柏原的《喊会》、邵振国的《麦客》、张锐的《盗马贼的故事》,这些在全国掷地有声的甘肃作家的作品,我都读过,且爱不释手。

这是我和宁县青年作家郑锁刚的初识过程在《北地山花》,一个谈讨来路书写乡愁的文学群体,我们在这里,同仇敌忾,回应当下。

宁县作家郑锁刚,和我一前一后,离开故乡,走出马莲河,打工异乡。他在兰州,我在平川。无论走多远,都没离开河流,故乡的河,童年的河,流着欢乐也流着神秘,异乡的河,母亲的河,流着无私也流着艰辛。他的好多作品,取材于马莲河,且以故事见长,看似荒唐,却发人深省。你譬如,他在他的北国公众号上,发表过一篇反向思维的小小说,标题是:《文学,是他妈的锤子》,幽默扎实,惊人眼目。这说明,他是一位极具个性的作家,率性为文,不遮不掩。

接触久了,爱上他的平民化的写作风格,敞开心胸开心花,这一切,能从他的小小说——“文学,是他妈的锤子”中,可见一斑。

从照片上看,郑锁刚的个头不高,胸肌发达,小眼宽唇黑沾微笑,这是当前青年女性追崇的偶像。”高中毕业,坐汽车,扒火车,周游名山大川,抚摸苍狗白云。近10年,租房住兰州,跑客货。

最初的兰州街头,他卖宁县人的糖糕油饼,焦黄清脆,卖了一段时间,他就收滩拉货,轮胎辐射到兰州的角角落落。去年的什么日子,他发朋友圈,历时半月,往返数趟,终于写成阿干纪事,网络阅读12万。

一个网络作家的一篇文章,能有12万多的读者量,说明他不是一般的作家,而是一位立功、立言、立身的作家,来自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的底层作家郑锁刚——棒!

去年春节,我和锁刚之间发生了三件事,先是临近佳节,很想邀请他回老家过个年。故乡是游子的灵魂,带着离愁别绪,回去看看,见个面。他说母亲身体不太好,春节,还是待在老人身边,过个幸福年!

基于一把红枣,我打包,让儿子给他带到西固的班车上。收到红枣的当天,他用微信留言:“李哥,看到您给我拜个枣年的时候,我仿佛真的一看到您认真、真挚、专注的神情,我有些坐不住了。”

兄弟之间,一把红枣,总能带来爱的力量。

另一件事,他给我写了一篇文章,曰:白银作家李森林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当代卖炭翁,当代活雷锋。活雷锋,我得解释一下,可能是我冬夏春秋,不离棉帽子的原因,棉帽子酷似酷似雷锋的棉帽子。

宁县青年作家郑锁刚,不是中作协,亦不是县作协的会员。我觉得加不加入作协机构和作家的卖点,并无多大关系,读者,不好忽悠,光环,乃过眼烟云。保持欢笑与劳动,就能写出广为流传的文学作品。

借用鲁迅先生的一句话:“艺术,引车卖浆者流。”越是通俗的,越是大众的,这也符合郑锁刚的文风所向。故,最底层的文学,才能洛阳纸贵,一抢而空,正如最平常的风景,才能山风盈袖秋阳展颜。

宁县青年作家郑锁刚,正是一位秋阳展颜的青年作家,那里,开满了红艳艳的山丹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