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资讯

一个人,一座城 那些用笔构建文化领域家乡的文人

在一部文学作品当中关于那些地理和文学之间的关系,他们往往是非常密切的,在当下的研究领域当中,空间理论也是一个非常热门的领域。在20世纪末,文学理论的空间化走向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和潮流,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这个空间文学之间进行了理论上的探讨。纵观我们现在所阅读的这些小说,空间,确切来说是指实际的空间,往往在文学作品当中充当着这样或者是那样的文学背景,他们经过作者们的巧思,从而实现了地理意义上的空间,像文学意义上空间的转变,一个历史悠久的城市,为这个城市的作家提供了无数的书写材料,但反过来,一座城市,也是因为这样一个作家的书写而变得更有了深度和厚度。

今天我就要来介绍三位中国现当代文学领域中,用自己的笔来构筑这个文化领域家乡的文人和他们的作品。一、空间理论的几个观点在巴士拉的《空间诗学》当中有这么一段话:"我们并非生活在一个精致的空洞的空间里,相反,我们的空间深深的浸润着各种特质和奇异思想,他们或者靓丽轻盈明晰,或者仍然是灰暗粗糙,烦扰的或者高高在上或者深深塌陷,或者是涌泉般流动不居的,或者是石头或水晶般凝固凝结的,"我认为这一段就对于文学和地理空间的描写有了一个很独特的观点,没错,因为我们的想象才能够让这文学当中的空间变得鲜活而与实际有着不同的区别,散发着独有的魅力。

同样在列斐弗尔的《空间的生产》中提出了空间三元辩证法,三元组合的概念来解释空间与文学作品之间的区别与联系。个人认为算得上是空间理论建构的一个突破之处。在随着这个理论的发展当中重读文学空间,有这么一个共识空间,作为社会空间的社会生产,对于文学的意义绝非只是一个景观上的书写,就像众多的地理学家在本持着自己的学科去阅读文学作品中的那些自然地理环境时,往往也并没有被自己的专业知识所宥限,被文学意义上的空间感染。

二、老舍与北京

如果说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当中,非要推举出那么一位,很好的将地域与文学的意义完美融合的,那么一个作家非老舍莫属。北京城作为一个历史古都,拥有着无数的文人墨客为之吟咏,而对于北京城的文化书写,非老舍难寻第二人。

老舍先生与北京,可以说有很多的话题可以谈论,老舍先生创作北京,也有许许多多的成就,可以说,如果仔细研究老舍先生的文学作品,那么,你就会得到一幅关于老舍先生构筑出来的文化的北京风俗画卷。

而在关于寻找老舍先生的空间文化理论创作实践当中,首先的一条成就就不得不谈论他开创了"京味小说"这一个带有明显空间色彩的小说流派。关于什么是"京味小说",这里并不做过多的探讨,我们可以知道的是在精锐小说当中,我们能够体会到各种各样我们目前已经在历史地理等学科当中,已经无法探究到的老北京的曾经。

用文学作品来保存那些被时间洪流所泯灭的东西,当老舍先生用一种热爱来书写的时候,想必他并不会想到自己的文学创作竟有如此的价值。在收看一档节目的时候,我记我看在关于老舍文学爱好者当中所组织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研读活动。

他们将《骆驼祥子》里面涉及到的地点按照故事的发生顺序,将古今一些地点统筹起来,去选择,重走祥子的人生轨迹之路。让他们到了一个地点之后就会去探寻藏在街头巷陌间的祥子与老舍,想来此番的游学研读,自然别有心得。

三、叶兆言与南京

同样作为历史上的政治重地,龙盘虎踞的石头城似乎比北京所书写的文人更多一些,他们所构筑的那些文化的空间也是更多一些。

但是南京的文化空间纵观历史来看,在古代文学当中,它所出现的频率更高一些,他可能是哀怨的白门柳,可能是绮丽的金陵城,或者是纸醉金迷的秦淮河。而在现当代文学小说的创作当中,金陵城似乎就变得有一些寂寞。

而叶兆言的出现则很大程度的弥补了这一个缺憾,一个土生土长的南京人,他无疑对新时代南京充满了热爱,对于历史上的南京充满了去探究的热情,和那种与生俱来无法解释无法言喻的痴迷;而作为叶圣陶的孙子,他对文学的创作有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和雄心,如果说老舍先生,他是无意当中实现了对于文化北京的架构,那么叶兆言可以认为是有意识的实现对南京城进行文化意义上的书写,他有意识的去建构一个新时代的文化上的南京。

他的作品当中,他有意识的将记忆和历史当中的金陵城与他自小所亲眼所见的南京城与自己想象中的那个名叫做南京的地方三重结合而书写出了浓厚但不腐朽的历史的光泽。

四、莫言与高密

如果说前两位作家他们的空间书写是建构在拥有浓厚的历史文化底基的基础上创作的,那么莫言与高密的关系可以看作是莫言成就了高密作为一个文化空间的成就。

高密市,隶属于,地处东部胶东地区,腹地,东与接壤。总面积1526平方千米。高密市是春秋名相晏婴、东汉大经学家郑玄、清代大学士刘墉、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的故乡。被誉为中国民间艺术 "三宝"的扑灰年画、泥塑和剪纸,久负盛名。

在百度词条当中是这样来解释高密这个地方的,很显然高密作为胶东建设已久的一座小城,它并不缺乏历史名人,但是在莫言之前的几位,似乎成就只在个人并没有对这个城市造成了什么显著的影响,更别说是什么文化空间领域的建构和扬名。

对于莫言,其人和其文学创作作品向来争议颇大,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否定的一点,就是他对于中国现当代文学当中,有着属于自己独有的不可以替代的地位,无论是从缺失的人性还是少有的现代性书写,亦或是典型化的形象创作,在莫言早期的作品当中,都有着不可估量的贡献。而对于莫言的文学创作,虽然很多人包括他自己都认为是高密乡的文学浸润成就了他,但是也不得不来说,正是由于莫言的文学创作,让高密以高粱地为核心的形象在文学史上鲜活无比。

在文章的最后用重读文学空间的一个重要观念来结束这篇文章:并不是文学描写的空间,而是文学在空间的进程中本身也属于它的一部分,文学和空间理论都是文本铸造的,社会空间的生产和再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