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资讯

如果在Youtube,一个小说家──专访伊格言

小说家、诗人,伊格言或许要为自己新增一个称号:Youtuber。

有此一说,是因伊格言从2019年10月开始,开始在自己的Youtube频道上传影音节目;但加了「或许」,是因这些视频并非常见的、有Youtuber对着镜头(无论是在画面正中或一角)的那种型式,伊格言的「想法」的确出现在视频里,但在视听呈现上,他做了另一种处理。

但真正的重点还在:一个小说家、诗人选择另一种沟通形式,原因为何?选择另一种沟通形式,伊格言想说什么?

回到他最熟悉也最擅长的文字里,看看伊格言怎么说。

平常有订阅或固定追踪收看的Youtube频道吗?对哪类Youtuber内容有兴趣?为什么?对Youtuber制作的节目有什么看法或观察心得?

伊格言:我猜我并不算是重度youtube使用者,但最喜欢的大概就是「李永乐老师」和「老高与小茉」,再加上Readmoo读墨官方频道──啊,对的,我相信熟悉这些频道的观众们想必立刻就可凭此「测绘」出我的个人属性(像是我同样在自己的频道视频中提到的,Netflix美剧《破案神探》中主打的连环杀手嫌疑犯测绘,笑)。

以上这些我爱的频道视频,我通常都是跳着看;看到特别喜欢的题材再停下来细看。这似乎也是信息爆炸时代的恶习之一吧。

我知道在youtube上受欢迎的节目有时似乎也是有些「公式」的。我想这不奇怪,或许这与算法和媒介(亦即youtube此一平台)有关。如果我非常希望我的youtube频道快速增长,或许我该认真研究一下这所谓「公式」或「窍门」。但至少截至目前为止,我想得很单纯:我喜欢文学、喜欢电影,喜欢从文本解析、文化脉络的角度思索某些议题;或许未来也有机会将自某些研究心得(主要相关于精神分析、科学、未来趋势──对的这理所当然与我对科幻小说的热切关注我自己的创作有关)。我不知该如何形容我对艺术与知识的热爱,我对它们的热爱远大于我对频道增长的盼望。也因此,我在目前的频道简介里这样总结我可能涉及的主题──

说书/说电影/说剧/

聊小说/聊哲学/

思索人文/思索科学/思索未来/

以及一些洞见

应该算是很诚实的介绍吧?我自然希望我的频道快速增长,我也很努力宣传。但我所爱者,几乎全是冷背主题对吧。既然如此,那么我想不妨放轻松些;专注在影片内容的生产上。做得快乐,做出自己都觉得含金量高、自己爱看的视频,因此而获得成就感;也才能长期做下去吧?

为什么会想要自己做网络节目?如何定位自己的网络节目?希望达到的目的是什么?

伊格言:我们或许能看到某些「哲普」(哲学普及)文章或哲普节目;有些「史普」(历史普及)文章或史普节目。当然了,科普文章或科普节目就更多了。这些我都喜欢(如上所述,正经的科普教学频道「李永乐老师」,与不太正经的科普兼「寰宇搜奇大胡扯」频道「老高与小茉」,都带给我许多乐趣)。正常状况下,我猜测我的频道短片或许可能被概略形容为某种「文普」(文学普及)节目。

但我必须坦承,我最初不是这样想的,我给它的定位自始至终并非如此;它并不是某种「文学普及」或「文学教育」──首先,它并不仅限于「文学」。在这个喧嚣的时代里,艺术与文学天生较为沉静的特质确实容易遭到喧哗重声之淹没。但这个时代的特性也在于媒介的多样化。我喜欢解读「文本」,但「文本」并不限于我们所知的这些文学作品。我们可以以文本角度评论某候选人的败选演说;我们可以以文本角度评论某政治的辩论表现。更常见的,在此一大串流时代(宅在家追剧时代),我们当然也可以评论大家追的剧,大家看的电影。

所以在我已经上线的视频中,有以netflix《破案神探》为题的视频──但那甚至也不是单纯的剧评,而是,我以此一美剧为主轴,延伸了其中挑衅、反思政治正确这部分的内容(非常精彩而深沉!一点也不简化),将之与法国小说家韦勒贝克名作《一座岛屿的可能性》合在一起讲。

而在另一部视频中,我同样把电影《柯波帝:冷血告白》中论及美国知名作家Truman Capote名著《冷血》的部分,与脱口秀演员博恩的郑南榕笑话争议、骆以军的小说论述、普立兹奖摄影师KevinCarter的「残忍照片」与自杀事件合在一起讲。是的,它们共享一个重要主题──艺术是否具有嗜血的天性?艺术如何剥削现实?艺术如何剥削艺术的素材?当这些素材实存于现实之中,艺术对它们的「使用」将面临什么样的伦理问题?可以为了创作一个笑话而歧视黑人或客家人吗?

这些艰难的议题属于文学,但确实又不限于文学。所以容我不太谦虚地说,这当然不是「文普」,这比「文普」更高一级──这是我的严肃作品。而做成了视频之后,对某些读者而言,它们变得比文章更容易入口、更平易、更生动。

这就是我想做的。

以目前已上线的视频来说,是先选择要讲的主题?还是先选作者或作品?选择的标准是什么?未来打算再选哪些主题/作者/作品?

伊格言:尽量简短地说(先讲重点)──我热爱深刻的、复杂的,适合以优质视频仔细(但扼要)讲清楚的主题。

新闻学巨擘麦克鲁汉的名言:「媒介即信息」。这句话正确吗?当然。举个例子:2019年台湾的最大事件,很可能是韩国瑜成为国民党总统候选人。是什么使得国民党放弃了安全牌朱立伦,选择了一位过往不可能选择的候选人?我认为答案就在手机(亦即传播媒介)里。

对的,媒介即信息。是传播媒介的改变,使得民粹化、信息碎片化与扁平化的诱惑远远大于之前的时代。是以在群众(韩粉)的逼迫下,国民党放弃了稳定的安全牌朱立伦,选择了韩国瑜作为候选人。十年前的国民党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决定,因为十年前智慧型手机尚未普及;而十年来,我们亲眼目睹我们的长辈,从不会用电脑,到现在成天盯着line看。这同时使得短视频、迷因、短语、金句、刺激型、纯煽动型的下标、纯煽动型的假新闻,成为政治传播的主形式。而这都是韩国瑜的强项。

韩国瑜确实就是line和脸书的产物。是「秃子跟着月亮走」的产物。「媒介即信息」,当然是正确的。

然而我们总须加个但书:对,「媒介即信息」,媒介的特性往往直接影响,甚或可说是关键性地决定了信息内容的产制与接收;但,并不尽然。我想找一种方法,同样利用影音媒介的特性,用以传递书籍、论文所能传递的大块完整知识──对,非碎片化的知识,非简化、金句化、煽动化、肾上腺素化的知识与深沉的思索──因为我们遗憾地观察到,很不幸地,迷因、短语、金句、纯煽动型的下标这些东西,不仅仅成为了政治传播的主形式(从而标志了韩国瑜的崛起),也某种程度成为了文化艺术传播的优势形式。

作为一种传播、一种倡导,它未可厚非;然而我们必须承认,这当然与艺术的本质背道而驰。艺术是什么?文学是什么?借用格雷安.葛林的话,它关注的是「事物的灰色地带」,是「诚实的小偷,软心肠的刺客,疑惧天道的无神论者」。而这些暧昧地带,所有「对,可能是这样,但也并不尽然」的深沉思索,都很遗憾地在迷因与金句的煽动下被淹没了。

这非常可惜,也并不正确。我不知道我是否不自量力──我希望用一种相对平易的媒介来解决这件事。那些大师之作,那些伟大的思索,不该被简化为标语或「秃子跟着月亮走」之类的好玩句子──重点是,那除了好玩之外什么都没有。

而我的这个频道,未来可以确定的是,还会有韦勒贝克,会有费兹杰罗,会有最强老太太艾莉丝.孟若;或许也会有HBO迷你剧集《车诺比》,会有国片《阳光普照》等等。

接下来除了视频,有其他创作计划吗?

伊格言:没有(笑)。

好吧,只回答两个字好像太偷懒──除了把频道做好之外,我当然继续写我的小说,写我的诗,这是我一生的志业,我本来就在做的事情。一本隶属于「噬梦人宇宙」的小说可望于2020年在麦田出版,名字或许会叫做《七度分离》。

也可能会叫做《七种猜想》?大家觉得哪个比较好呢?

如果要用一句话呼吁大家收看这个节目,您会说:⋯⋯⋯⋯?

伊格言:你看,时代真是非常困难,又到了想金句的时间了(笑)──「真正深沉的艺术总出现在知道与不知道之间;在瞻前顾后的世故与义无返顾的天真之间」──我还是说得太复杂了对吧?

让我用一句HBO迷你剧集《车诺比》中的话来代替吧:「谎言最可怕的地方并不在于取代真实──它不见得能取代真实;问题在于,它会令你不知道该相信什么」。

我想在这个时代,我们都必须时时提醒自己,不要脑冲地下判断;而拒绝简化与标签化,就是拒绝谎言的第一步。

文章来源:网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