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资讯

杨叶成•春节值班战“疫”

杨叶成 ,广西宜州人,乡镇干部。有散文多篇在各类刊物上发表。

1月25日 大年初一 雨

大年三十晚,约23点以后,伴随着雷雨和冰雹,我们迎来了中国最盛大、最热闹、最重要的传统节日:春节。

今天,2020年1月25日,大年初一。雨,已经下了整整一天一夜,几乎没有停过。

下午约一点半钟,天空出现了短暂的不到5分钟的放晴现象,但雨依然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陪同值班的兄弟韦鸿强和谢建业都惊诧不已,权当作证。大年三十和正月初一打雷,这一少有的现象,很多人都不约而同地在朋友圈里感叹是自己此前闻所未闻的经历。

初一值班。对我来说,值班,其实叫“上班”更为确切一些。

印象中,自从上级严格要求到岗值班,不许电话值班以来,我至少有7个年头是大年三十或是春节初一值班。远的不说,今年的初一值班,我已经是连续第四个春节初一值班。好在单位离家也就35分钟的路程,再怎么说,打个时间差回来跟家人一起吃个团圆饭还是勉强可以的。今年却非同小可,得寸步不离地守在镇政府里面。

昨晚看央视春晚后,睡得很晚。早上6点多钟,还是被雷声给叫醒了。雨虽不大,但一直下。7点30分,我准时从家里出发,出了小区,在中山大道的福龙路口还是出现较深的路面积水。有两个清洁工人正在扫路边的树叶,疏通下水道的排水孔。我从宜州汽车总站一直低速开往城南高速路口,除了偶尔有几辆小车在大街上奔跑之外,街上没看到有行人 。想想,这个时候在大街上奔跑的车辆,也许都是急着赶回单位上班的人,特别是在乡下上班的,就像我一样。好在我所在的镇距城区稍微近一点而已,所以我不怎么着急。我边开车边用手机拍照、录视频发到家里的亲人群,让他们知道:大年初一赶早的不只是我,还有比我更辛苦的保洁员!

刚到办公室,就接到值班同事一份转发自治区党委办公厅的紧急值班通知。从通知中,得知广西区已于1月24日23时起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自治区党委领导要求全区各级各部门所有值班领导干部一定要在岗值班,加强值班值守,确保政令畅通。

朋友圈里,除了新年的问候,最多的都是关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和全国各地的疫情报告。根据属地管理,前天,我们三岔镇也开展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疑似人员以及密切接触者、可疑暴露者开展大排查。今天,是春节第一天,自治区、市、区还层层召开会议,部署疫情防控工作,出台多项措施切断病毒传播途径,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

根据上级部署指导意见,村屯(社区)是实施网格化管理的基础,是传染病防控的第一道防线,要做到 “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诊断、早治疗”。我们作为最基层组织,必须践行群众路线,充分发动基层群众,实行地毯式的追踪、网格化的管理,将防控措施落实到位,做到不漏一户、不漏一人。于是,我和同事再次把上级的工作要求传达到各村屯,要求各村屯再分解任务,在各村微信群里传达或电话咨询,逐一排查。重点是摸排村中是否有来自湖北、武汉疫区人员;近期是否有到达过湖北、武汉疫区旅游、探亲或办事回乡人员;是否有家庭成员接触过上述两类人员;家庭成员中现在是否有在湖北或武汉出差、休假、旅游、探亲等短暂停留且计划2020年2月10日前返回广西人员。

为确保传达到位,我们除了在相应的工作群里通知外,还逐一给各村委(社区)及镇直单位打电话,要求及时登记并报镇里,最后由我们汇总再把排查表上报区里各部门。感谢各村干部的大力支持,当天,我们就排查到6个人,涉及两个村3个家庭6个人是从武汉回三岔的人员。

当前正值春节期间,人员流动量大、聚集性强,群众还掉以轻心、麻痹大意,这些都增加了疫情传播风险和防控工作难度。上级要求坚决把疫情防控作为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来抓,牢牢把握最关键窗口期,在吸取总结去年我区发生非洲猪瘟的经验教训基础上,做实做细做深疫情防控各项工作,动员广大人民群众,群防群治、严防死守,坚决防止疫情扩散蔓延。为此,我们又在各村群转发一些工作要求,督促各村尽量减少公众聚集活动,立即停止存在明显交叉感染风险的公众聚集活动,暂停春节期间的所有文体活动。广泛动员村民不外出,少串门,出门戴口罩,切实做好自我防护工作。建议他们呆在家里,一家团圆,看看电视,聊聊家常,静心宅家,不去乱转就是不给社会添乱。

今年的春节,肺炎疫情牵动亿万中国人的心。我们需要一起用爱与勇气共同战胜灾难,用坚韧与责任,携手共渡难关。愿天佑我中华,国泰民安!

1月26日 大年初二 晴

早上迷迷糊糊醒来,总觉得休息不好。打开房门,一片久违的阳光射进了宿舍。告别了昨天整整一天一夜的雨,天气放晴了,而且是阳光明媚!大院里被那一阵阵寒风吹得特别地干净。今天应该是最适合外出晒太阳的好日子。想到这,心中立马荡起一阵愉快的波澜。

下楼时,我习惯性地浏览一下手机微信里的各类工作群。顿时有点傻眼了:办公室主任早已在群里发出紧急通知:鉴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蔓延态势,结合宜州区面临的疫情防控严峻形势,请全体干部职工于今天上午11时提前收假返岗。看到这通知,我立马转发到家里的亲人群。两分钟后,女儿打来电话:“爸,你什么时候回来,爷爷把早餐弄好了。”我极不情愿地“哦哦”两声便叫小孩把电话交给她爷爷:“我刚收到通知,假期取消,今天全体乡镇干部返岗。”电话那头老爸似乎还是装做没听清,加问了一句“那你还回来吃早餐不?”我无奈地挂了电话,跟接班的同事打招呼。

从市卫健委通报的疫情上得知,自1月24日,我们宜州确诊河池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以来,仅三天时间,另外一个区也确诊两例同样的疑似病例。为此,全国大部分地区都要求干部返岗,部署干部进村入户宣传、排查排查从湖北和武汉归来人员;同时加大巡逻,切实提高群众防护意识,不聚集开展活动,特别是白事简化红事取消,绝不能搞聚餐这类活动。

中午,我们刚把通知下发下去,我所联系的羊角村村主任石姣妹就慌慌张张地给我打来电话反映说,昨天羊角村雷山屯有一老人过世,家属要于明天安排出殡,同时还要安排答谢宴。按照常规,村里有白事,无论哪一家,其亲朋好友前来吊唁的少说也有20桌的人!我回她电话:非常时期,白事一定要从简,一定要做好家属的工作,出殡人员尽量减少,处理善后立马各回各家,日后再进答谢。并一再叮嘱她关注此事。可挂完电话,隔10分钟,村党支书兰天胜又给我来电说同一件事,我同样回复。再过十分钟,村委副主任韦如茂来电话还是说这事,死者就是他们村的。他说,家属不太理解,至少也得请个五六桌人。

我把情况向镇党委书记和镇长汇报,领导支持我的态度,都叫我尽量做工作。于是,我把区政府《关于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期间禁止群体性聚餐的通告》截图转发给村委干部,并叫包村干部打印了几份带到村里各路口张贴。然后,我给死者家属打了电话。

我安慰家属几句之后,立马转过话题说,现在这个肺炎疫情,全国都在想尽一切办法开展防控,武汉甚至是封城,不给人员进出。很多人有家不能回,大过节的,谁不想一家团圆。但是,为了有效切断病毒传播途径,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各地很多村屯的群众都自觉地封村派出人拦路。这些想必你也是知道的。接电话的家属这时也开始松懈下来,表示这些知道。他也承认村干部和其他好友也做了他的思想工作了。只是总觉得大过年的,他们来帮忙,没吃上一顿饭就回家心里过意不去。我放缓了口气说,在这么关键的时期,你为亲朋好友及村里群众的安全考虑了,他们也会感激你的理解。弄完之后就大伙发利是然后先自行回家,不集中吃饭,容过后再答谢。这么说一通之后,我听到旁边的家属也纷纷赞和同并接受了我的建议。

不走亲访友,不是人情淡薄,是生命第一。待春暖花开之时,我们都可以走上街头,不用口罩,繁花与共!所以,照顾好自己和家人,对自己和家人负责!老实呆在家,是对社会最大的贡献!

下午,根据办公室的工作安排,我们做好了基本防护,就开始分头下村屯。

我刚到羊角村模范屯桥头,看见桥上架起一道简易栅栏,旁边还立了一块严禁外来人员进村拜年的告示。我很是欣慰。桥的对面一队队长韦海宁,他是我的帮扶联系户,2016年就脱贫了。他扯着嗓门奔向我:“杨老弟啊!不得了了!听讲美国专门放毒给我们中国人啊!他们会不会放给我们村咧?好怕多了!”我连忙安慰他:“莫慌!莫慌!你听我讲……”

他一边听我讲一边给我移开栅栏说:“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我没怕了!有我们党委政府那我就没怕了!”接着说:“晚上进我家搞两杯!”“哎呀不行不行!现在是严禁聚餐,更不能划拳猜码。”

“家里娃仔都回来吧?”“回了回了,都回来了。你要是一起进家搞两杯就更加热闹了。”

“哎!杨副——”从村里又走出一个大伯,他一见我就一边小跑一边掏烟递过来,非拉着我去他家喝酒不可,还一边嚷嚷:“你莫要同我讲那个神马冠状病毒,老子才没怕!搞两杯就高温消毒了。”

“阿伯呀,哪个同你讲筛酒就消毒咧,没是这样子咧——”我赶忙向他细细宣传……“还有,哪个乱讲抽烟可以预防,没有的事。疫情严重,不可开玩笑。”

“哦,原来是这样子嘛?”他不好意思地嘿嘿笑道:“我们听党委政府的,朋友圈里面的不能太相信。”

就这样,我一家一家地走,见人就发《致全镇父老乡亲的公开信》,针对村民的担心和疑问,进行答疑解惑,告诉大家远离谣言。

生命重于泰山。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

望着这些朴实的乡亲,我加紧了走访宣传的脚步……

转载请注明出处,公众号:河池文艺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