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资讯

向巧慧•宅居记

向巧慧,笔名小向,广西都安板岭人,初中语文教师,现任教于都安安阳中学。喜欢文字,教书之余尝试写些闲言杂感,不求文辞优美,但求言语达意。

从2020年1月24日起至今天,我一直宅在家里,屈指一算,已近半个月。这种宅是史无前例的。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仍未解除警报、正常的生活秩序未能重启安全模式之前,我还将一直宅下去,对此,我已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

宅在家里,刚开始几天的确会觉得是一种幸福:每天睡到自然醒,除了一日三餐没有了别的牵绊,一袭睡衣便可终日,蓬头素面无人评点……除夕的鞭炮声稀稀拉拉,风头完全不敌那一场不知多少年一遇的大冰雹。因为疫情的影响,专家屡屡叮嘱,政府多次公告:不串门、不拜年,不集会,不聚餐……我便干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安心地宅在家里。那几天,我除了吃,便是睡,似乎终于实现了长久以来的愿望:假如给我三天光阴,我便要睡个昏天暗地。

还没睡够三天,我便开始隐隐不安,“睡得昏天暗地”很快变成了“刷到手指抽筋”。因为接下来的这些天,我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不停地刷新闻,高度紧张地关注疫情动态取代了大部分可以用来睡觉的时间。那些噌噌上升的数据,好消息,坏消息如影随形,让人喜忧参半。某一天,一则坏消息突然在身边爆炸了,我明显嗅到了一种紧逼而来的危险的气息:那些看似十分遥远的灾难,有可能与我们仅有一步之遥,静美的表象之下,明天和意外会是谁先到来?我确信,那一天起,焦虑充斥了我身边每一个人的心。

明天和意外谁会先到来?这个问题显然无解。但阻止意外的发生,显然是所有人应该承担的责任。

“我的学生对我说,那些老百姓在街道上唱起国歌……我相信,有全国的帮忙,不串门,不聚集,早发现,早隔离,所有的困难都会解决的。”那个老人含着泪说。他略显疲惫,几度哽咽,但目光坚毅,他忘了自己已八十四岁,毅然临危受命,终日奔走在竭力阻止疫情恶化的路上。因为崇敬,我们也忘了他的年龄。

“这病留给我的时间并不多,最多八年、十年,也许只有五六年,但说不定那天就瘫了,动不了了。所以,我只是想用这些时间做好眼下的事情,其他的,我并不会考虑太多。”他口罩遮面,但双眼遮不住的笑意让采访者诧异:“您还笑?”“是的,我很乐观,我一直认为没有什么困难是乐观解决不了的!”他依然笑意盈盈地说。因为崇敬,我们忘了他是一个渐冻症病人。

一束束应声而落的秀发,一张张红脓不堪的脸庞,一个个隔门而伸的拥抱,一双双难言之欲的泪眼,一份份冷却多时的快餐,一个个席地而卧的身影,一声声不厌其烦的嘱咐……镜头前后,是一群奔忙不歇的人,他们逆向而行,努力和时间赛跑,竭力阻止病魔的侵袭。

世界上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人在为我们负重前行!他们手挽手,逆着光,用坚实的背影连成一道阻拦死神的闸门。

“对面的朋友,请把窗户打开,我们来聊会天!”不知从哪个窗口飘来了喊声。

“对面收到!现在我们就打开窗户,敞开心扉……”不知从哪个窗口飘来了回应。

此刻,空城不空!

派出所里,民警正值班备勒,一男子匆匆赶来,将一包东西放在办公窗口前,转身离去。民警惊谔,出于职业敏感,小心翼翼打开袋子,五包口罩赫然躺在袋中,目测不少于五百只。警察急忙追出派出所大门,男子急忙转身摆手,一溜烟跑了。民警立正,庄严敬礼。

银行柜台前,一衣衫破旧的老头来捐款抗疫,出手就是一万元,并要求匿名捐款。银行柜员看老人也不像有钱人,一经询问,才知道老人家境一般,平时靠拾荒补贴家用。“年轻时我受党的恩惠,得以上了大学,现在国家有难,我是来报恩的。”话语简单,赤心可鉴。

动车上,一老奶奶掩面而泣,乘警见状急忙上前询问原因。原来,因为口罩紧缺,老奶奶买不到口罩,一怕违规被罚二怕被病毒传染,急得哭了。乘警立即俯身暖言安慰,并拿出自己的备用口罩,亲自给老奶奶戴上。此刻,缺的是口罩,暖的是人心。

我们身边,这场“战疫”阻击战正在城市乡村细致有序的开展。“预防新型病毒的肺炎,请大家做好以下六件事……”微信视频里,几位村干部有的手拿防病宣传单,有的手执随身扩音话筒,正走村入户,积极宣传防病毒知识。发宣传单的一户不落,逐字解说,语音宣传的普通话、方言双语表达。我看着,听着,换作平时肯定会觉得滑稽好笑,此时却无由的泛着感动。

写着这些文字时,有宣传车正从我家楼下经过,广播里正播放着预防新型病毒的肺炎的须知——一遍,二遍……我不知道它刚从哪里来,又将到哪里去,但我知道,它会经过这座小城的每一条街道,把温情的提醒传到每一个人的心里。

城封了,才顿觉追求自由的心情是那么浓烈;路封了,才顿觉向往远方的愿望是那么强烈。“战疫”未止,好好宅着,责无旁贷。待到硝烟散尽,春光明媚,我们再快乐出发,共赏一路繁花。

转载请注明出处,公众号:河池文艺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