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资讯

其实写作对知名作家来说,也一样是折磨人的苦差事,而他们建议……

寇特‧冯内果(Kurt Vonnegut)

这位美国小说家、散文家兼插画家拥有多产的写作生涯,关于写作过程,他总是能一针见血,在1980年出刊的「电机电子工程师协会」(the Institute of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s Engineer)期刊文章〈交换专业沟通技巧〉(Transactions on ProfessionalCommunications),冯内果说出了他的写作建言:

找出你在乎的题材:

「找出你在乎,同时内心认为别人也应该在乎的题材。就是这份真诚的在乎,才能成为你的风格中最令人折服也最具诱惑的元素,而不是玩弄语言的功力。」

简化一切:

「记住两位语言大师,莎士比亚和乔伊斯,他们写下的句子非常童真,但是主题却又极度深沉。『生存抑或毁灭?』(To be or not to be?)莎士比亚笔下的哈姆雷特如是问。最长的一个字不过三个字母。至于乔伊斯,想卖弄的时候,他写出来的句子就跟埃及艳后的项炼一样精致而光彩夺目,但在他写的〈爱芙琳〉(Eveline)中我最爱的是这一句:『她累了。』故事从这里开始,再也没有其他三个字更能敲碎读者的心了。」

写出自己的声音:

「我自己发现,我最能信赖的是属于自己的文字,其他人似乎也是如此,只要我用印第安纳波利斯(Indianapolis)人的声音说话,毕竟那就是我自己。我还有别的选项吗?」

直截了当:

「读者希望他们读到的和过去看过的尽量相似。为什么?因为他们自己手上有艰辛的工作,他们需要从我们身上得到帮助。」

芙兰纳莉‧欧康纳(Flannery O’Connor)

这位夺得过国家图书奖的南方派作家一生出版了两部小说与32篇短篇,她相信克服白纸的最佳方法就是建立良好习惯:

「我始终相信写作习惯这回事…如果你天赋异禀,可能就不需要,可是我们大部分的人拥有的仅是一点才华,而就这么一点东西是需要全时全副身心投入帮忙的,否则才华就会枯竭然后湮灭……

不过当然你得让你的习惯符合你的能耐。我一天只写两个小时,因为我的能量就只有这样,不过同时同地,我绝不会让任何事情干扰那两小时。」

弗吉尼亚‧吴尔芙(Virginia Woolf)

吴尔芙最著名的建言可能是:若要创作,就得要有自己的房间;不过她的作品当中也包含了无数关于成为一位勇敢作家的建议。比如这一段取自〈斜塔〉(The Leaning Tower),关于打破规则的引言:

「我们把这样一段建言放在心里;一位杰出的维多利亚人(Victorian),同时也是一位杰出的步行者,曾经告诉行人:『只要你看到告示牌上写着『擅闯者将遭受举发』,那至少擅闯一次吧。』…文学不是谁的私人领域,文学是公共场所。」

或者像这段关于糟糕写作的建议:

「笨一点,感性一点,学学雪莱(Percy ByssheShelley)…交给冲动去驾驭一切;放手交给不正确的风格、文法、品味,和语法;倾诉一切;狠狠跌一跤;放胆发怒、恋爱、挖苦,用尽你能捕捉的所有文字,强迫自己创作,别管信手捻来的是韵文、散文、诗,还是胡言乱语。此后,你就懂得写作了。」

娥苏拉‧勒瑰恩(Ursula K. LeGuin)

这位获得2014年美国国家图书基金会(National Book Foundation)美国文学特别贡献奖(Distinguished Contribution to American Letters)的奇幻与科幻小说家认为,成为一流作家的最快方法就是多读一点书,且要读超出你能轻松阅读的范围:

「新手的挫败常常是因为试图写下强烈的情感和想法,但却没找到能够具现这一切的图象,甚或不知如何找到字句将它们串在一块。对英文词汇和文法不熟稔,是英文作家相当常见的倾向。我相信这个问题的最佳解药,就是阅读。

人们在大约两岁学会说话,从此以后就不断学习说话,并就此以为对自己的语言知之甚详;不过他们认识的只有自己所说的语言,如果读得太少,或读到二流作品,写得也不多,写出来的作品就会跟他们两岁时说出来的话差不多。」

詹姆斯‧乔伊斯(James Joyce)

乔伊斯完美象征着不顾一切且充满冒险心的小说家形象,《与詹姆斯‧乔伊斯对话》(Conversations with James Joyce)中纪录了1920年代这位爱尔兰作家与友人亚瑟‧包尔(Arthur Power)的关系,当中一段解释了一位现代作家的意义:

「重要的不是我们要写什么,而是我们怎么写,在我看来,现代作家必须成为凌驾一切的冒险家,愿意接受各种挑战,并且在必要的时候,准备好让努力付诸流水。换句话说,我们必须挑危险的路去写。」

文章来源:网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