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资讯

守望文坛 《当代文坛名家纪实》出版

陕西省委宣传部列为重点文艺创作资助项目的《当代文坛名家纪实》,近日由西安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记录了陈忠实、贾平凹、雷抒雁、莫伸、叶广芩等十五位享誉中国文坛名家的生活状态与艺术追求。

作者贾连友,系汉中市文联主席,其长期在宣传思想文化系统工作,与撰写的文坛名家有着多年的交往并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他说:“文坛名家有着各自独特的光辉,我只是从自己的视角解读,为他们留下纪实档案。”书中还收入了在汉中或从汉中走向全国的秦蜀古道研究专家郭荣章、中国文博女精英王彬、中国国学推广大使哈辉等。聚集这些文坛大家们的名人效应,将会被社会广泛关注,助力和提升天汉大地的文化魅力。

著名作家王蓬在序言中写道:所有篇章都并非采访式的一时之作,而是岁月积淀的思想结晶。几乎每位主人公都与作者有长达几十年的交集,不是一时一事,浮光掠影的描述,而是有解读其情怀思想的深度刻画。作者寓自身学养提升与所写主人公交往过程之中,增添了作品亲切感、亲和力和感染力。其探幽发微, 笔触伸入到被忽略的领域和人物, 起到补史之阙、继史之无的作用;其撰写的作家、诗人、文博专家、声乐家,展示出文学艺术领域的多姿多彩与厚重丰富。作者的这部新著,为汉中乃至陕西文坛交出了一份优秀的答卷。

守望文坛,见贤思齐

《当代文坛名家纪实》后记

贾连友

在浩渺的宇宙间,我们犹如一粒微小的尘埃,只因精神的存在,心灵飞翔于天地之间。在时间的长河中,我们都是倏忽而行的过客,或许文字的留存,生命延伸在笔墨世界。作为这个时代的亲历者,我用自己的人生体验,记录着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经历的磨难,得到的欣慰。

成长记忆

许多时候,我也是用自己的人生去感悟社会与时代的嬗变。祖父是新中国成立前后汉中医学界有名望的老中医,作为长孙本该传承祖业的我,在20世纪80年代文学热的氛围中,阴差阳错喜欢上了写作。参加工作到了一所设在破庙里的农村学校教书,在昔日响起过晨钟暮鼓的老柏树下,课余以虔诚的文字抒写青春梦想。至今四十年过去,变换过十余个单位,而文学与我一直若即若离却又形影相随。工作的最后一站走进文学艺术领域,或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命运安排。我是脚踏实地生活的梦中人,面对不可知的命运和世界,自解为:人在梦中,梦在心中。追溯自己对文学的启蒙与沉淀,源于童年、少年时期经历的贫困与孤独。儿时生活的东门桥、饮马池一带,是汉中遗存的明清老街区,房屋破败,民生萧条,市井百象。现在看来,在饥饿笼罩的贫民区里,我收获了许多影响人生并成为文学营养的故事。

文坛名家群像

父亲没有继承祖父的辉煌,却也安于清苦在医院药房做调剂师,六七十年代以二十七元的工资,养活了连他在内全家十口人。在家的母亲常常外出干些零活,换点食物回家给嗷嗷待哺的孩子。一度时间,母亲去一家缝纫店锁扣眼。在光线昏暗、空气闷热、脚踏缝纫机嘈杂的木板楼上,整天坐在一个小角落,低着酸痛的脖子,戴着顶针的手,一针一线穿梭。每完成一个扣眼,可以挣到五厘钱的报酬,有时用结算一天的工钱,换回半斤面条。

大约上三四年级的时候,我在一个饥饿难捱的日子,翻箱倒柜寻找家里任何一点能吃的东西,唯一的收获是,把存放过粮食的空木柜子,用刷子彻底清扫了一遍,收获了遗漏在柜底角落的小半碗粮食,看起来是以发暗的面粉为主,还有各种杂粮,我生火炕成了巴掌大的一块小饼子。当时欣喜若狂,馋涎欲滴,一口咬下还在发烫的饼子,却怔住了——至今我还在想,那是怎样的一种滋味?分不清是尘垢或面粉的霉味,分不清是夹生的大米、小豆、黄豆、绿豆、玉米糁混杂的怪味。

我含在口里难以下咽,却舍不得吐出,一点点咬着,拌着心酸的泪水,艰难咀嚼着咽下去……仍然是在那贫困饥饿的日子,我在路边一边摆茶水摊,一边写作业。遇到太阳大,运气好,买水喝人多的天气,我可以在给父母上缴三五毛钱后,用自己留下的几分钱,到路对面的新华书店买回一本小人书。那些生动的故事,让我孤独的心灵沉浸其中,忘却了现实的饥肠辘辘,产生了奇妙的想象和朦胧的理想。

从那时起,我的思想就脱离了身体,对物质没有太多的兴趣,精神总在冥想中游荡,现在回想,那或许就是文学的魅力。从小学到高中,所有的寒暑假期,都是在外面做各种各样的零工挣学费、买书看,阅读也从小人书上升到大本图书。那个年代我从阅读中汲取了最多的传统文化营养是诚实守信、正直仗义、奉献社会,并因之铸就了我的精神本色。十八岁那年,我读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也牢牢记住了保尔.柯察金的名言并自勉至今:“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

当代作家陈忠实

高考失败那年,我以瘦弱的身体去做装卸工,用一种沉重的劳动,来摆脱精神的苦闷。跟随运输队烧柴油的蹦蹦车,穿行在各建筑工地,一人一车,赶时赶工,独自装卸,早出晚归。每天面对的,或是刚出烧窑的滚烫石灰、砖瓦,或是烈日下汉江边炙热的石头、沙子,或是扛着上百斤重的水泥包走上脚手架……那段炼狱般的劳苦,铸就了我以强大的精神力量走出社会,去面对一切艰难险阻。

至今,我总是以赤足者的坦然,藐视着任何来自命运的挑战,灵魂深处,有一种披荆斩棘的无所畏惧。当年的某一天,我伫立在秦岭南麓褒谷口的石门大坝上,面对泄洪形成的、激情奔涌的、怒吼而下的瀑布,触景生情写下了一首诗歌,后来发表在1988年第四期《衮雪》上。如今,我作为这份杂志的主编追忆往昔,翻开了封尘三十年的诗作——

瀑布

你是那纤弱潺潺的小溪

带着犹豫与寻觅

来到这里

你是那化作相思泪的白云

带着梦中的思恋

来到这里

啊,无数条涓涓细流

把欢乐与哀愁交融

把甜蜜与思念汇集

谁会想到

当峭壁切断了你的追寻

你竟如此勇敢、坚贞、壮烈

手挽手,跳下去,宁愿粉身碎骨

用飞溅的灵魂

给人留下长长的记忆

走近名家

20世纪80年代的文学热改变过许多人的命运,也包括我。

随着自己的诗歌、散文、小说陆续发表,我从农村学校被借调到区教育局办《集资办学简报》,之后选调入宣传部门工作。几十年过去,无论岗位怎样变动,我一直没有走出宣教文化系统,潜意识里,也是不愿意离开精神领域。经历了缺乏物质生活的饥饿折磨,却物极必反让我走向了追求精神生活的极端,我愿做一个淡化物欲的无为者、时代变幻的记录者、濯浊扬清的呼吁者。随着社会的变革和自己生活工作的视野逐步扩大,我蓦然回首,深深地感谢塑造我性格和灵魂的这片土地。我庆幸自己生活的汉中是秦岭巴山怀抱的天府之国。朱鹮、大熊猫、金丝猴、羚牛与人们和谐相处,见证着鱼米之乡的生态宜居。

汉中是大汉王朝建立者刘邦的发祥地,是丝绸之路开拓者张骞的故里,是造纸发明者蔡伦的封地,他们的伟大壮举,感召着汉中人民在改革开放中的创业激情。在长期从事宣传工作的经历里,我承担过新华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的采访工作,其中为新华社陕西分社做过十年的新闻业务。那是身在汉中盆地,却努力站在全国的高度俯瞰身边的变化,在那互联网还不发达的年代,中央媒体为我创造了对外发稿的丰硕记录,部分稿件收入了我在2000年汇编的一本新闻作品选中。从新闻视角,我关注和报道时代的变革与风貌;从文学创作,更多地是关注和反映个人命运在改革大潮中的兴衰与起落。我撰写过各领域许多成功人士,也为之后聚焦文坛人物拓展了视野与积累了储备。

出版《当代文坛名家纪实》是我文学梦的一些真切记忆。

如果说,年少时喜欢读书是被故事牵引到外面的世界,那么成年后对文学的守望,就是对人生、社会、历史的探索与思考。我面对笔下的主人公,深入交流的同时,更多的是对大家们的心灵解读。

著名作家贾平凹

文坛名家是我心中的楷模并深深地打动着我,他们的追求与成功,给了我许多潜移默化的启示、激励和教益。我是一个漫步在生活原野上对文学的欣赏者、仰望者,我认为,才情、思想、勤奋、时代际遇的种种汇合,最终决定着作家从高原走向高峰。几十年来交集过许多文坛人物,一次次向名家致敬与学习的过程,让自己的精神得到洗礼与升华。雷抒雁生前来汉中时春风满面,谈笑声声,留给我们的是儒雅谦和、热诚爽朗、亲切平易的身影。

而他的《小草在歌唱》,却是一种对信仰、对真理的捍卫与呐喊,至今依然会唤起我们为正义而献身的崇高使命感。当雷抒雁突然离去的消息传来,震惊悲伤中,我从全国铺天盖地的悼念文章里才知道,他之前经历过大病的折磨,回北京后病情复发。从时间上看,他是在与病魔抗争中度过生日的那天,收到了我发去的生日祝福信息,却还惦记着为我签赠邮寄新出版的诗经《国风》白话译本。我在感动中,深切地领会到他鲜明的爱与恨,他对待同志如春天般的温暖,维护真理如张志新一样的大义凛然,活得真实、坦然而乐观;陈忠实以家国情怀书写民族秘史,其长篇小说《白鹿原》为中国当代文学树起一座巨大的丰碑,在时代变革中把生活体验上升到生命体验是他成功的秘笈。

他题赠给我“磨砺笔锋,也磨砺自己”的珍贵手迹,浓缩了太多深情寄寓;贾平凹从《浮躁》《废都》《秦腔》《山本》一路走来,诠释着不同时期的文学思考、探索和追求。他的博大精深与不竭的艺术活力,无疑也蕴含在他给我题赠的“穷极物理”到“静水深流”中。收入《当代文坛名家纪实》的是与汉中有过交集和从汉中走出的十五位名家。他们是一棵棵枝繁叶茂,硕果累累的大树,是一道道雄奇美丽的风景。在编排本书的目录时,我遵从中华民族的传统习惯,原则上以年长为尊,按年龄依次排序:石英、郭荣章、费秉勋、雷抒雁、陈忠实、叶广芩、莫伸、沈奇、贾平凹、和谷、方英文、王彬、朱鸿、王若冰、哈辉。

“秦岭赤子”王若冰

随着书写的记忆徐徐展开,眼前持续闪烁着纷至沓来的名家群像。1988冬在汉中京剧团,我以电视采访报道过作报告的作家路遥;1991年在省委学校新闻班脱产学习,我们的代课老师之一是文化学者肖云儒;2011年春在洋县,我接待了后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莫言……还有与许许多多名家的交往,一直储备在我美好而难忘的记忆中,有待成稿。文坛名家闪烁着各自独特的光辉,我只是从自己的视角解读,为他们留下纪实档案。撰写时,努力把握了内容的客观性、真实性和原创性,为以后的研究者提供尽可能的翔实资料,也为历史文化名城汉中,提供一部与当代文坛名家的人文记忆。这些文学、文博和声乐界的大家们,他们在本书集中展示的名人效应,将会被社会广泛关注,助力和增添天汉大地及美丽陕西的文化魅力。

舍得相伴

作为备忘的是:2017年元月我正式投入文联工作,还未感受到人们羡慕的文艺单位宽松环境,却赶上了追赶超越、脱贫攻坚、各种检查督导考核活动会议骤增的特殊时期。文联机关几乎承担了上级安排的所有公共科目任务。而与之形成反差的是:人少事多经费紧张,几乎一夜之间要进入高速度、快节奏工作,可想会出现怎样的局面。在层层传导的压力之下,我以全年没有因病因事请过半天假、没有休过一天公休假做出表率,虽然身体严重透支出现了症状,仍坚持着带领同事们齐头并进,推进党务、政务、文艺等各项工作并努力创新。值得欣慰的是,当年工作成效显著,文联从上年度全市部门目标考核为一般并排后,大幅进位到良好名次。2018年虽然工作依然繁重紧张,但机关内部已进入常态高效并保持了良好业绩。这其中的甘苦忽略不说。

作者贾连友

在这种背景下,我主编出版了《汉中历代名家名篇精选》一书,并同时开始了《当代文坛名家纪实》系列人物撰写工作。除前些年写过雷抒雁、叶广芩、陈忠实外,其他名家文稿是我在近一年多时间里完成的,配发的一百七十多张图片,大多是主人公支持帮助提供。让我感动的是雷抒雁的夫人、《人民日报》原副总编马利老师亲自选定了部分珍贵的配文照片。

感谢陕西省作协原副主席、汉中市文联主席、作协主席王蓬先生,他曾被贾平凹评价:“(陕西)产生了以路遥为代表的陕北作家特色,以陈忠实为代表的关中作家特色,以王蓬为代表的陕南作家特色。”王蓬是三位显著于文坛的人物之一,当我动意撰写系列文坛名家时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他本应该成为其中的一位重要主人公时,却主动以承担撰写序言者的身份出现在这部书中。

王蓬通读了十五位名家纪实后,动情地写下长篇序言,并多次与我谈到自己的阅读体会,对书稿及书中的人物赞赏有加。感谢陕西省委宣传部将《当代文坛名家纪实》列入重点文艺创作资助项目。感谢各位名家和西安出版社副总编李宗保先生给予的倾情帮助,感谢所有关心此书出版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