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作品

《喜宝》:勖存姿常有,而喜宝不必有

亦舒小说里,我最喜欢《流金岁月》,最不喜欢《喜宝》。

当然,《喜宝》本身并没有问题。我的观感是,师太也并不看好喜宝,她对喜宝始终持有一种批评的态度。所以喜宝的结局并不璀璨,过程也不乏寂寥、落寞、彷徨。她和富贵老男人勖存姿的感情,我也没有品出什么惊天动地。畸形和爹味倒是感觉到不少。

年纪小的时候,可能还会被老男人的惯用伎俩震慑到:他派豪车接你,他让戴着白手套的司机为你开门,他给你一栋别墅住(当然房产证一定不会写你的名字),他带你出入金光灿灿的高端场合,让你结识足以让人“哗”一声的社会名流——所以我和朋友打趣说师太的一部分小说,某种程度也是霸道总裁文。只不过高级一些,她笔下的总裁们读过书,有文化,会看艺术展,还爱穿白衬衫。但说到底本质还是一样,他们对女性展示这些无外乎想表达一件事:我很厉害,快给朕跪下。

所以我不能理解有人把喜宝和勖存姿的关系形容成“君生我未生”的旷世绝恋。在我看来,与其说那是爱情,倒不如说那是一场男性权力的展示和失败的驯服。

也不太欣赏那些把勖存姿视为理想型的女性。坦白说,如果勖存姿只是一个普通退休员工,房子60平,每月3000块养老金,哪怕他学富五车、心地善良、风趣幽默、待人体贴,姜喜宝会喜欢他吗?会尊称他为“勖先生”吗?他还会是理想型吗?

恐怕大家只会叫他“喂,那位大爷”吧。

稍微有些志气的人也都品得出来,勖先生们可不是什么大善人。他们不会平白无故送一个姑娘一枚麻将牌大小的钻戒。他们也不会对每一个像喜宝一样毕业于名校的聪明女孩青眼有加——别忘了,喜宝最引以为傲的是“大胸脯”。要是喜宝没有漂亮的脸蛋和大胸脯,我相信勖先生不会因为有趣的灵魂而欣赏喜宝。他送给她的所有东西都不是免费的。它们都有标有价格,要她用尊严交换。

而我不太喜欢《喜宝》的原因是它把“做人现实”这件事美化得有些过度了。喜宝并不是不知道勖存姿图什么,她也并不是不知道这是一场赤裸裸的交易。但她给自己安了许多看起来悲情的借口。

我记得小说里,喜宝的母亲这样教育她,说如果有人拿钞票砸她,没有关系,蹲下来,把钱一张一张捡起来。这话乍看没有问题,还显得挺悲壮,好像她姜喜宝委曲求全,忍辱负重,跟个女英雄似的。但仔细一想,不对啊,你有蹲下来一张一张捡钱的气性,却没有站起来靠自己,把钱一张一张挣到手的觉悟么?

“做人现实”也并不是什么好词。举凡听到有人说自己做人现实,我就要战战兢兢后退一步。因为会这么讲,大抵就是提前跟你预告自己没底线,心黑手狠,也不会愧疚——因为人家都说了嘛,人家现实。

没记错的话,小说里的喜宝毕业于名牌大学,但她把学历证书视为女人最好的装饰品,跟腮红眼影珠宝首饰等同,都是吸引男人的工具。这样的“现实”看起来好像很聪明,但仔细想想,这不是傻吗?十年寒窗,名校毕业,她却觉得这是她得到老男人垂青的绝佳法宝,是自己跃升的捷径。绕来绕去绕了半辈子,左右不过围着男人在打转,这样的喜宝我真看不出来她聪明在哪里。

师太很清醒,她知道这不是真的聪明,所以小说里的喜宝并不快乐,更妄论幸福。但一些看的人却不懂师太苦心,还当这是什么感人肺腑的爱情,翘首以待自己也能遇到一个勖存姿。

《喜宝》的故事写在许多年前,放在那个年代,女性对男性有依附的渴望,我尚能理解。今时今日,我觉得女生们已经有足够的底气对勖存姿这样爹味十足、觉得有钱就能买断他人青春并得到仰望的老男人说一声“呸”。

年龄差异并不是勖存姿的问题,也不是任何情感关系的障碍。但是,把得益于年龄而积累下的财富、地位、阅历化为一种筹码,一种足以压迫对方的权力,让自己由此在这段关系里占据上风,得以控制对方——这不是爱情,是畸形的驯化,是强迫,是逼人臣服。

《喜宝》里广为传颂的一段话是:“我要很多很多爱,如果没有,那就要很多很多钱。如果这两件都没有,那么有健康也是好的。”

许多人把这句话奉为圭臬,很多年前,我第一次看小说时也觉得这话说得好。但现在我觉得这句话是有问题的。喜宝的爱和钱,都是别人施舍给她的。只要人家不想给,她就什么都没有。为什么她不敢去想拥有很多很多本事,很多很多勇气,很多很多力量呢?为什么她只敢说“想要”,而不敢说“想挣”“想争”呢?

不论是爱还是钱,她本可以自己去挣,自己去得。而不是向勖存姿要,等勖存姿给。

时至今日,像勖存姿、甚至远不如他的人也许还有,他们还在打着爱情、关照、捷径的旗帜,通过控制和征服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与地位。但喜宝不必有。你不会是喜宝。我们都不会,也不屑成为喜宝。

愿世上再无喜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