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作品

读书这件小事 永远时髦

阅读,是一种奢侈。虽然购买一本书的成本不大,你却需要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消化它,所以,在以快为本的当下,阅读显然是一种很笨拙的学习方式。

但是,我们仍然相信阅读的力量,书籍寄托着我们对时间和世界的某种抗争,即便一无所有,亦可凭借书中所获,得到属于自己的一片精神领地。

所以,当我们因为疫情只能宅家的时候,阅读便成了大部分人抵抗无聊的方式之一。我们倡导通过阅读自救,因为这是最容易够得着的浮木。本期推送,松果君想和你分享一些近期值得一翻再翻的书。

《霍乱时期的爱情》

疫情的发生,让《霍乱时期的爱情》这几个字频繁出现在大众视野,诸如霍乱时期的爱情、霍乱时期的兄弟情、霍乱时期的对话……

《霍乱时期的爱情》讲述的是一对男女跨度长达50年之久的爱情故事,在宏大的历史背景下,以及个人的颠沛流离的命运中,作者展现了爱情的各种模样和可能性:忠贞的、隐秘的、粗暴的、羞怯的、柏拉图式的、放荡的、转瞬即逝的、生死相依的……

书中有很多关于纯真之爱、性之本能以及人性之灰的描写,诸如当濒临晚年之际,外人眼中的正人君子,风度翩翩的医生却迎来了一场外遇,作者如此描写意乱情迷的他:“他完全沉浸在愉悦的抚摸中,也不再是加勒比沿岸最优秀的医生,而成了上帝创造的一个被本能折磨的神智混乱的可怜男人”。当女人遭遇爱情时,作者写道:当一个女人决定和一个男人睡觉时,就没有她跃不过去的围墙,没有她推不倒的堡垒,也没有她抛不下的道德顾虑,事实上没有能管得住她的上帝。一个感性、固执、无畏的飞蛾形象翩然眼前。

所以,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关于爱情,松果君推荐《霍乱时期的爱情》。

《鼠疫》

因为《鼠疫》中对于灾难以及现实的抨击,让很多人注意到了加缪的这本书。在当下,即便从未读过《鼠疫》的人,也可以随口说出一两句书中的经典句子。或许这正是文学的现实意义,当书中的故事开始在生活中上演的时候,文学的启迪作用便越发明显。

《鼠疫》是法国作家加缪的长篇小说,故事讲述了发生于阿尔及利亚奥兰的一场瘟疫。突如其来的瘟疫之下,各色人物陆续登场:狂妄的政客,试图掩饰灾难并从中获利;小人物投机贩售各种违禁品,实现人生翻跃;劳苦大众的人性之暗一一浮现。小城奥兰的鼠疫亦是整个世界的悲剧缩影,当故事终于在现实上演,身处其中的人想必会更有感触吧。

比起只知其中一些皮毛佳句,松果君推荐大家阅读全文并深刻思考。

《失明症漫记》

在被疫情笼罩的当下,在被焦虑的情绪不断侵蚀的此刻,我们急需一种理智的声音来唤醒我们对人性、文明、道德和社会制度的思考。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萨拉马戈所著的《失明症漫记》以更为客观却又感情充沛的方式描述了一个失明症蔓延下的社会状态。面对疫情,人类文明回到了原始的洪荒时代,人性中隐匿的复杂在这一背景中展露无遗。

故事从一个人的失明开始,紧接着,作者带我们进入了这个诡异的世界,疫情不断蔓延,人们被关进了精神病院,自此人性之恶开始出现,原始的求生本能带来的贪婪、狂暴、掠夺,当然也有文明人的体面、理智和善良。正如作者所言:“我们都是这样的混合物,一般是冷漠无情,一半是卑鄙邪恶。”

《失明症漫记》这本书告诉我们,比失去性命更可怕的是去人格化。当小说中的故事发生在现实,或许身处其中的你我都应该如扉页所建议的那样:如果你能看,就要看见;如果你能看见,就要仔细观察。

《寂寞的游戏》

一本属于寂寞者的小说,作者袁哲生被誉为台湾1960年代最杰出的小说家之一。在最近大火的台湾电影《阳光普照》中,阿豪曾讲述一个改良版的司马光砸缸的故事,缸被砸破后,才发现缸内的小孩是司马光自己,这个暗含哲学意味的故事新编正是来自袁哲生的《寂寞的游戏》。

《寂寞的游戏》由7篇短篇小说组成,袁哲生通过各种不同的人际情感,例如父母与儿子之间的亲情,年少时同学之间的友情,或是两人结婚多年的夫妻之情,一再地去捕捉寂寞这种“生而为人必定面临的困境感”,字里行间处处散发孤独的感觉。

这段时间,当你终于有了独处的时间来面对内心的时候,不如跟随袁哲生的故事一起拎出那些深埋心底的记忆。

《十日谈》

《十日谈》的故事背景是1348年的意大利,佛罗伦萨瘟疫爆发,10个青年男女在乡村别墅避难,这里风景优美,粮草丰茂,还有大量精致的壁画艺术品和窖藏美酒。他们饱食终日,欢歌跳舞,并且每人每天讲一个故事,在这十天之内一共讲述了100个故事。这些故事有批判天主教会的,赞美爱情和高尚情操的,谴责禁欲主义和鞭挞封建贵族的腐败等等。充分体现了作者的人文主义思想。

《十日谈》作为世界上第一部短篇小说,曾被意大利近代评论家桑克提斯与但丁的《神曲》并列,称之为“人曲”。

如果你正处于隔离期,不如拿出10天时间,听听这几个年轻人所讲述的故事。

《DK医学史》

疫情的发生后,人们越发关注各类医学科普类资讯,与其在家躺着无聊,不如看看这本《DK医学史》,了解人类医学的来龙去脉。

在《DK医学史》中,讲述了从古代到今天的医生们,在治愈疾病、保持身体健康的道路上,留下了无数充满惊奇趣味的冒险故事、荒诞不经却又鼓舞人心的伟大尝试。

史前时代的巫医将疾病视作对灵魂的诅咒,东方的古老医学则用针灸和艾草,调节体内的“行气”平衡。中世纪医生曾把水蛭吸血当成万能的良方,而科学的血液循环理论,要等到17世纪的人体解剖之后才确立。在消毒、止血和抗生素等基础知识问世之前,外科手术曾是一门行走在死亡边缘的“理发”手艺,伴随着科学观念的发展,未来的基因编辑、组织工程,将带来全面改善人体健康的新浪潮。

如果你也开始关注健康本身,想要轻松阅读一本科普类医学读物,那么松果君推荐这本《DK医学史》。

《病毒来袭》

作者Nathan Wolfe是哈佛大学免疫学和传染病学博士,曾被《时代周刊》誉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100人”。他在《病毒来袭》这本书中,分享了从非洲丛林的黑猩猩到婆罗洲雨林的猎人追的亲身经历,险象环生的描述中,不仅逐层揭开医学史上最致命的病毒之一艾滋病毒的起源面纱,而且从病毒与宿主相互作用的角度探索了病毒在人类进化中所扮演的角色。

《病毒来袭》从物种进化的角度整体观测人与病毒的关系,尤其是病毒在动物和人之间的传播,包括艾滋病的灵长类动物起源;审视当今社会经济全球化、人的生活方式和行为模式的变迁对新发再发传染病流行的影响。同时,作者适时地提出公众对加强公共卫生能够做出贡献,每个人都可以从小做起。书中作者还指出媒体报道对公共卫生事件的重要影响。媒体报道可保障公众的知情权,也能告知公众采取必要的自我防护。

《血疫》

谈“疫”色变,每当流行病发生的时候,人们总是会拿血疫当作前车之鉴。

1989年,美国美国弗吉尼亚州的雷斯顿城发生过埃博拉病毒,基于这一事件,1994年,美国作家理查德.普雷斯顿采访大量亲历者后出版非虚构作品《血疫》。

作者曾有一个观点:“从一定意义上说,地球正在启动对人类的免疫反应。它开始对人类这种寄生生物做出反应,人类的泛滥仿佛感染,混凝土的坏死点遍布全球,欧洲、日本和美国犹如癌症的烂肉,挤满了不停复制的灵长类动物,人类群落无限扩张和蔓延,很可能会给生物圈带来大灭绝。也许生物圈并不“喜欢”容纳五十亿人类……大自然在试图除掉人类这种寄生生物的感染。说不定艾滋病只是大自然的清除过程的第一步。”这个观点也让人们开始意识到自己并非地球霸主,人类不过是脆弱的寄生者。

在当下,再次阅读这本书,了解那些已经经历的灾难,或许会让我们重新明白敬畏自然的重要性。

《枪炮、病菌与钢铁》

为什么是欧亚大陆人征服、赶走或大批杀死印第安人、澳大利亚人和非洲人,而不是相反?为什么小麦和玉米、牛和猪以及现代世界的其他一些“了不起”的作物和牲畜出现在这些特定地区,而不是其他地区?

在《枪炮、病菌与钢铁》这本书中,演化生物学家贾雷德.戴蒙德试图提供最近一万三千年以来人类的简短历史,并解释欧亚文明最终可以战胜其他文明存活下来的原因,同时驳斥欧亚霸权是由欧亚知识份子或道德上的优越而来的说法。

这样一本硬核版“理解人类社会发展史”的十万个为什么,此时不读更待何时?

《疾病的隐喻》

《疾病的隐喻》由桑塔格两篇长文《作为隐喻的疾病》以及《艾滋病及其隐喻》组成,其中《作为疾病的隐喻》发表于1978年作者癌症初愈之时,《艾滋病及其隐喻》则发表于1990年。

书中,桑塔格反思并批判了诸如结核病、爱滋病、癌症等如何在社会的演绎中一步步隐喻化,从“仅仅是身体的一种病”转换成了一种道德批判,并进而转换成一种政治压迫的过程。诸如,桑塔格曾在分析大众 关于癌症的看法,以及加诸癌症之上的那些隐喻,她认为,这些反映了我们这种文化的巨大缺陷,反映了我们对死亡的阴郁态度,反映了我们有关情感的焦虑,反映了我们对真正的“增长问题”的鲁莽的、草率的反应,反映了我们在构造一个适当节制消费的发达工业社会时的无力,也反映了我们对历史进程与日俱增的暴力倾向的并非无根无据的恐惧。

在疫情发展的当下,每个人都应该静下心来读一读《疾病的隐喻》,让自己对疾病以及他人之痛有更为全面和客观的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