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作品

辛茜主编《中国散文年度精选》:栖居心灵的审美诗学

散文家辛茜主编的《中国散文年度精选》付梓出版,这是散文界的一件盛事。每逢年终对过去一年的散文创作予以筛选结集,不遗过往,不缺席在场,虔诚捡拾,阔大包蕴,犀利透视,寥亮人心,这本是散文经典化之举,亦是选家之初衷。

中国当代散文深深根植中华大地,当代中国人行走于华夏自然山川,跋涉于社会现实生活,洞观这块古老而青春的土地上时代风云变幻,饱满丰富的内心世界如斯激荡。何以将自身的价值取向、心性气质和文化情怀尽情袒露?如何自由绽放精神诗性、尽兴呈现独特艺术趣味、着意表达执著精神追求?散文,或恰是赖以展示他们充盈丰富诗性内涵和审美诗学品格的文体。

文学乃精神的外化。精神的品格,决定文学的品质。散文作为人类观照世界的一种创造审美形式,是散文作家主体精神的一种自由审美载体。相较于其他文体,散文无疑是个体生命经验最直接、最自如、最自由的诉诸与表达。它不仅饱含作家对自然界、人类社会等客体世界的深刻体验与揭示,更是作家心灵的真实自传。

优秀的散文创作,要求散文作家首先要葆有内在于生命的主体能动性,抱持精神的独立和自由,坚守对世俗的警觉和反抗,着力探寻生命的根本价值和终极意义,从而使文本成为作家自由的而不是桎梏的、个体的而不是群体的、关注生命的而不是见物不见人的、审美的而不是功利的把握、体验和垂询。2019年度精选中的散文,大多具有这种品质。邵燕祥的《说“天”》,洋洋洒洒,纵横捭阖,从古到今,由中及外,兼及科学与人文,对“天”做了全方位考察和探究,畅言“天所不容者,首先是逆天而行的,不合理的一切”,并深刻评说“历代皇帝自称天子,奉天承运,受命于天,来君临天下。

他们所发的‘大人’之言也成了跟‘天命’并列的必须敬畏的金科玉律”。堪称言自己之志,抒独立之言,杜绝公共体验、公共话语,抒写特质性、创造性经验。李汉荣在《水边的智者:重读〈道德经〉》一文中,直面现实,真切表达自己的认知:“在人堆里能挤对出聪明和狡猾,很难提炼出真正的智慧”,进而发出“我们还需要一种高度、一种空旷、一种虚静,去与天地对话、与万物对话、与永恒对话”的呼吁。谢大光的《告慰苇岸》,借苇岸之语,浇自己块垒,“生物多样化的逆向生长,不止影响到人的生存环境,更严重地隔绝了人与自然的联系,从而肢解了人的完整性,人的一部分或大部分变成了机器,甚至成了机器的机器”。可谓振聋发聩,直击现实。

优秀的散文创作,必然是散文作家个性的真实的心灵呈现。周作人曾宣称,散文不仅是自己个人的,而且还须有“真实的个性”、“真的心搏”。刘半农鲜明提出:“尝谓吾辈做事,当处处不忘有一个我”,“心灵所至,尽可随意发挥”。李素伯推崇小品文的意义和特质在于“作者最真实的自我表现与生命力的发挥,有着作者内心的独特的体相”。奥地利著名作家、哲学家维特根斯坦则指出,“关于写作,你不可能写出比你自己更真实的东西”。王宗仁在《柴达木的河向西流》中表达了一个青藏线上的老兵对战友的深情缅怀和对逝去岁月的深切流连:“一本《可爱的柴达木》被几张报纸遮掩得只露着‘柴达木’三个字”,“我像饿极了的汉子,抓起这本书就读了起来。

两只眼睛如同铧犁翻地般的快速插进字里行间,浏览,心神掉进书里不能自拔”,“踩着催征的哨音,三进三出食堂。拿起那本书放下,放下又拿起”。一个酷爱读书的战士形象毫发毕现。张守仁《在那〈道德经〉诞生的地方》倾情表达对道德经的尊崇,不惜用“我个人认为,把我编选的10人的名作加在一起,放在天平上称,其重量不如一册五千言的《道德经》”。

极而言之,坦露心迹。阎晶明的《燃烧到最后一刻的写作者》不以红柯创作业绩丰硕而渲染,亦不如同类文章极力表白相互间关系,而是沉静地表达对红柯的印象,作者冷静而蕴含热烈、理性而不乏感性、纯粹而有着通达的个性跃然笔尖。狄德罗说,“任何东西敌不过真实”;巴金说,“讲真话,把心交给读者!”强化主观情绪,凸显生存感受,逼近生命之实,切近灵魂之真,表达真的自己,描绘心的体验,警惕陷入虚无、虚假、虚伪境地,先哲的嘱托,无疑是散文创作者应该牢记的箴言。

优秀的散文创作,总能散发出独特的艺术趣味。“趣味”在中国传统文论中,既与具体文学艺术鉴赏实践相联系,又与文学创作主客体相关联,是特定主体的感性达成,也是主客体之间的完美契合。在西方美学史上,作为一种审美学范畴的美学特征,“趣味”与主体的生命、情感、体验等审美心理密切相关。事实上,山水之趣、生活之味、文化之意,只因契合知识分子的心灵,便自然焕发出异样的别趣、深长的意味和悠远的回响。

赏读2019年散文,我们自会领受到作者那自由不拘的精神放逸,个性凸显的兴会情味,艺术营构的相异旨趣。梁衡的阔达与哲思,朱以撒的书卷与闲散,潘向黎的明慧与隽永,冯秋子的感性与沉思,杨晓升的明澈与宁静,查干的纯净与空灵,穆涛的驳杂与悠远,韩小蕙的智慧与深情,傅菲的独语与绵远,王兆胜的坦荡与真诚……无不体现了“文词与思想”之外,自具的一种“风致与趣味”,那是人生态度与审美情趣的相契,是人生价值与审美追求的圆融,是人的气质与文的风格的统一。如果没有旷达与隐逸,放诞与温厚,狂与狷,愤激与闲适,华丽与朴素、幽默与庄重,冲淡与浓烈等各种艺术趣味的存在,散文哪会具有兴味盎然、情味绵远、意味悠长、百味杂陈的艺术魅力?

优秀的散文创作,绝不拒绝散文创作手法上的多元创造。细考2019年散文,在文体的语言表达、结构营造、叙述选择等各方面都有创造性呈现。在结构上,散文文体形态自由呈现,形态多样,令人目不暇接:有随性化,不讲起承转合,摒弃上下承连,阻拒左右衔接,缘情而发,顺意起笔,随物赋形,尽兴抒写个人体验和感受,行即行,止则止;有冥想型,将瞬时感觉和情绪投射到自然景物、文化景观或社会现实生活上,继而展开想象,自由发挥,个人感兴的时间沧桑感与广阔浩渺空间感糅合一起,别是一番情味在其中;有注重意象营构,构成一个个意蕴丰富的审美空间;有混合型创造,将游记、散文、诗歌和小说笔法融而为一,把地方志、风俗志、民间传说引入散文创作……这种种结构形式,使散文摇曳出多彩多姿、错落有致的文体之美。

在语言上,所选多数散文体现出创造的旨趣,既继承传统又打破规范,既不泥古又尚创造,既大胆吸收外来语言又不生硬接受,使语言这种符号化了的人类情感形式,成为诗意栖居的存在家园。在叙事上,多呈谈话式、自语式叙述,仿若老友之间对所见所闻所思所感的任心闲话和精神漫步,又如作家自言自语,坦露坦率,无话不说,无感不发,无所保留,或闲适,或畅达,或沉郁,或朴质,使人从中感受到自由美好精神的快意。质言之,散文创作本然是“主体与世界的充分对话”。

慨而言之,2019年散文,无论是从精神意蕴上,还是在外部形式上,都表现出良性发展。这种发展,源自主体自由的精神、开放的心灵,源自时代的巨变、社会的进步,源自当代散文作家对传统的扬弃、对外来因素的借鉴,散文这种文体形式,适应了当代人的审美精神和文化心理。2019年散文,必将成为当代散文经典化的重要收获。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