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作品

新书推荐《大女孩》 著名作家孟翔勇老师的作品

诗经有云: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锺书老人如是说:结婚仿佛金漆的鸟笼,笼子外面的鸟想住进去,笼内的鸟想飞出来;所以结而离,离而结,没有了局。又像被围困的城堡,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

我不想说我很亲切

可是我不能拒绝心中的感觉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

实力小说家孟翔勇倾数年之功,在大运河两岸打造了一个“爱情城堡”,里面住着七位大公主:她们当中有儿时品学兼优、貌美如花却因扇同班男同学一记耳光而改变了前半生的大姐苏鸿雁,有惨遭初恋情人抛弃孑然一身、前往京城打工子弟学校担任校长一职的二姐曲莲清,有出生时掉落粪坑命不当绝、习得一身好武艺的三姐肇敏,有初恋偷尝禁果、崇尚独身主义的某影视创作中心编剧写手四姐丛苇,有因苦恋班主任老师、导致老师蒙冤入狱而心怀忏悔的六妹陶小桃,有为弟弟爱情献身、陷入换亲旋涡十三年不离不弃无性婚姻的五妹马晶妹,有沉迷炒股、痴迷姐弟恋的京城女孩刘慧。七位大女孩,每个人背后都有一个精彩无比的青春故事,她们各具特色,各有所长,自尊、自爱、自重是她们的共同特点,同样的审美情趣与不同的人生价值取向,让她们在自己构建的“爱情城堡”里打碎、融合、重塑、再生,最终找到了各自圆满的归属。

《大女孩》以一座城历史变迁为背景,以七条不同的人生道路为经,以北京通州大运河两岸为纬,编织了一幅新时代都市大龄女生婚恋世相图,多角度全方位展示国际大都市北京巨大的包容性和可塑性,力图挖掘隐藏在人性深处的真善美,传导出健康、积极、向上的人生价值观,是近年来难得一见的贴近北京都市生活的好小说。欢迎各位朋友关注、收藏。

作者简介:

孟翔勇,辽宁沈阳人。鲁迅文学院少年作家班创始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任北京大学青年作家班主任,中国少年作家班主任;现任中国青年作家学会董事会董事长,《青年作家》(香港)总编辑。已出版长篇小说《空中花园》《地主的女儿》等作品。

《大女孩》阅读片段:

……

找个时间,丛苇给梁斌打电话,“梁老板有时间吗?想和你聊聊天。”

梁斌说:“好啊,我知道你不吃猪肉的,我住牛街附近,那你下班后来牛街吧,有个吐鲁番饭店,咱们吃羊羔肉。”

傍晚,两个人先后来到吐鲁番饭店。梁斌点了一道黄焖羊羔肉,一道黑胡椒杏鲍菇牛肉粒,一个素菜,一个凉盘。一边吃,一边聊。

梁斌说:“老夫娶少妻,没有点心眼还行?狡兔还三窟呢,嘿嘿,妹妹见笑了。”

丛苇说:“我没工夫笑你。梁老板,你当着我的姐妹们送我那么贵重的礼物什么意思嘛!”

“我今天来就是把礼物退给你的,无功不受禄,我之前并不认识你,让小蔺护士买药,想创造奇迹让大雄媳妇起死回生也是为了我姐姐和大雄,你没有必要自作多情的。”

“这好像不妥吧。”

梁斌想了想,说:“好吧,今天我就和你说说心里话。我先给你讲讲我们玩玉的生意场上是怎么投资的吧。首先,玩玉和其他生意是一样的,要投资,但玩玉投资未必有回报,还可能血本无归。玩玉要想玩大的不能只是进货卖货,进货转手卖货那干一辈子也就是铺个小摊位混个饱饭吃,不可能像我现在这样,有自己的店,能在牛街买房子。”

“我每年都要去云南瑞丽、盈江、腾冲等地买石头。我们的行话叫赌石。赌石有两种赌法,一种是明赌,一种是暗赌。明赌就是卖家把石头切开一个角,能让你看见石头里面有玉,但里面有多少,质地如何,谁也不知道,玉石可能就那么薄薄的一层,也可能是个西瓜玉,除了一层石头包皮子里面都是上等的翡翠。明赌代价不低,但总算还有两三成把握的,因为你毕竟看见了希望。还有一种就是暗赌,就是一块石头,切开了,可能一夜暴富,也可能就是一块石头让你血本无归。

丛苇说:“看来你说的是心里话。那我也和你说说心里话吧,首先,我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好,更不是什么侠女,我也贪财,只是信奉君子爱财要取之有道,不属于我的东西不能要。其次,我是个独身主义者、女权主义者。我这辈子根本就不打算结婚,不打算为人妻为人母,我厌烦把青春和后半辈子的时光完全磨损在孩子、厨房和伺候男人的床上。所以你这次赌石失败了。”

梁斌说:“我知道你是个作家,好像还写过什么电视剧。我也不知道哪个电视剧是你写的,中国的电视剧我也不看,那些胡编乱造的黄袍马褂就是骗大爷大妈眼泪的,还有什么大时代小时代的,就是告诉孩子们啥也不用做,整天玩就能有美女陪着开名车穿名牌……你说你是独身主义我信,之前我还纳闷呢,像你这么漂亮的姑娘怎么能不成个家呢。这次赌石我不后悔,既然咱们没有夫妻的缘分,今后咱们就做个朋友,你就是我老梁的义妹,你今后就拿我当哥哥处,有什么难处和哥说一声。”

梁斌说:“我原来也并不期望能得到丛姑娘的芳心,我能看出来,姑娘是个极其高傲的女子,非常人可及。只是没有想到姑娘竟是什么独身主义。女权主义是什么意思?”

“梁老板的意思我是病人?”

“还有你那个什么女权主义,我也没听懂,我理解就是你们每个主义的人都想回到母系社会,有雄心的要当武则天、慈禧太后,没有雄心的也要在自己生活的圈子里独霸一方。一辈子不想嫁人,还想到处争取什么权益说了算,那还不是病吗?最起码就是太自私了吧,自私病,就想着自己这辈子随便疯,随便玩,随便主义,你想想你父母,他们着急不?你不管他们急不急,反正自己不急,自己逍遥自在就好。要是你父母,我父母都是你这个主义,那现在还有你,还有我吗?还说什么老了大家情投意合到一起自助公寓,写诗弹琴作画下棋聊天,等到了那一天你就知道了,老人就是老小孩,比小孩子事还多呢。我年年春节回家乡给我们乡敬老院送钱送物,这些老人不缺吃不缺穿,那分东西少一丁点也不干,分剩下一个苹果得切成瓣儿分,拿回去也不吃,牙口不行啊,过几天都烂了扔掉。护理员如果和哪个老人聊时间长了就找院长告状,说护理员偏心,走路都坐轮椅了,看见别的老头老太太在一起还吃醋呢,找个机会就骂人家是老色鬼。总之,那些事你听了真是又气又乐,我看你老了那天最好能到外星球找个老年公寓。”

丛苇说:“和你说不清,我独身并不意味着提倡其他人也独身,总会有愿意嫁人的,愿意做妈妈的。我那些姐妹就都想结婚当妈妈哦。我也在努力帮助她们。未来的社会,妈妈就是一个职业,孩子生下来,就是属于社会的,还有另外保育、教育等职业人培养孩子,到了那时候妇女才真正解放了。梁老板,咱们不聊这个了,聊不到一块。你给我讲讲你们那些赌石的故事吧,我想听。”

“你和我去可以,赌石万万不可,十赌九输,我给你讲的故事都是奇遇,我要给你讲破产、血本无归的事,跳楼自杀,你就不赌了。女人赌石那是有说道的。如果老板带女儿去赌,会有三分天下,如果带老婆去赌,也能有一二成的财运,要是带小妾情人去赌必定血本无归。”

“当然有道理哦,走桃花运必定不能走财运,老天爷不可能把运气都给一个人哦,从古到今,哪个皇上的江山最后不是丢在女人身上,当今社会哪个贪官犯事最后不是毁在女人身上?”

“第二天雇车把石头拉到附近一个朋友开的玉雕厂。破开了看,你说怪不怪,那块石头从裂缝处往里全是上好的祖母绿,价值一个亿……我朋友取了一块给女儿雕了一个笑佛,其余的玉石当场卖了几千万,从此不再玩玉,靠利息和太太女儿旅游天下……”

“好像有一个什么作家写过,说广电局没通过,说赌石也是赌博,赌石鼓励人们不劳而获。”

梁斌说:“方便,我家三居室呢,哪个房间都有床。”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刚才还是独身主义,现在什么铺垫过渡也没有,美女就赤条条地上了床。梁斌冲完澡来到丛苇的身边,望着丛苇,有些犹豫。丛苇说:“你干吗那么看着我?不认识我了?”

丛苇说:“我好奇怪哦,你这脑子做生意也能成功?我信奉独身主义,是说这辈子不再嫁人,也没有说我是禁欲主义者哦?你以为本姑娘还是处女?你想什么呢,我上了你的床并不说明我要嫁给你。还有,同床共枕只能说明我现在没有拒绝你,但你是不是要我,权力在你,你想要我就要,不想要我,咱们就是睡觉嘛。你应该上网查查,什么是独身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