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作品

沈从文《边城》:乡土中国 人性大美

读过《边城》的人大概也会有这个感觉:沈从文的语言具有一种淡淡的哀愁和浪漫的诗意之美,《边城》仿佛是一座桃花源,可远观而不可触及。

在鲁迅的《故乡》里面,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凋敝落后的农村景象。

苍黄的天底下, 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没有一些活气。我的 心禁不住悲凉起来了。

阿!这不是我二十年来时时记得的故乡?

当鲁迅看到儿时的好伙伴闰土弯着佝偻的身子,恭敬地喊了他一声"老爷"时,他倍感难过和失落。

因为,在阔别家乡二十多年后,鲁迅自己的思想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而在他的家乡,像闰土这样的劳苦大众,仍旧被禁锢在封建的思想里,他们的精神受到了束缚,他和闰土之间仿佛有一道看不见的隔阂。

鲁迅只能在惆怅中回忆,在那遥远的月夜,月光洒满了西瓜地,闰土矫健而又敏捷地刺猹,那幅画面才是他的故乡美。

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作家们描写的乡村大抵与鲁迅所见略同,所以,沈从文就显得特别的遗世而独立,孤芳自赏。

因为,在沈从文的笔下,比如《边城》,他给我们展示是在遥远的湘西,那里的民风古朴、人性纯净无争,人和人的关系自然和谐,就连吊脚楼上的妓女,也是重情重义,单纯可爱。

《边城》的故事很简单:在边城,一条小溪旁住着一户人家,老船夫和孙女相依为命,城里掌管码头的船总顺顺有两个儿子,天保和傩送,两兄弟都爱上了翠翠,而翠翠爱上的人是傩送。

为了成全弟弟和翠翠,天保驾船往下游去,不幸遇难淹死;而傩送因为哥哥的死有了心结,同时又因为得不到翠翠的回应,所以,他驾船出走了。

在一个雷雨之夜,老船夫死了,剩下翠翠孤零零的一个人,虽然傩送对翠翠的爱没有变,但是他一直没有回来,而翠翠守在白塔下等待爱人的归来。

环境美

沈从文对湘西的美赞不绝口,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了在四川和湖南的交界处,有一个叫"茶峒"的小山城,它依山傍水,远离城市的尘嚣,如世外桃源般,生活在这里的人过着平静安详的日子。

溪流如弓背,山路如弓弦,故远近有了小小差异。小溪宽约二十丈,河床是大片石头作成。静静的河水即或深到一篙不能落底,却依然清澈透明,河中游鱼来去都可以计数。

在这个小山城的溪边,有一座白色的小塔,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家里有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和一只黄狗。

老人是掌管渡船的,从二十岁起便守在溪边,女孩是老人的孙女,老人因住处的山头长满了竹子,翠色逼人,于是,老人便给女孩取了翠翠这个名字。

翠翠是一个健康、活泼、乖巧的姑娘,老人将她养育成一朵带着些许娇气的太阳花,又像山间的小麂。

翠翠在风日里长养着,把皮肤变得黑黑的,触目为青山绿水,一对眸子清明如水晶。自然既长养她且教育她,为人天真活泼,处处俨然如一只小兽物。人又那么乖,如山头黄麂一样,从不想到残忍事情,从不发愁,从不动气。

像翠翠这般美好的姑娘,怎能不惹人怜爱呢?

所以,船总顺顺两个优秀的儿子都不约而同地喜欢上了翠翠。

爱情美

爱情的萌芽大抵上都是从一次邂逅开始,《边城》自然也没能免俗。

在一次端午的龙舟赛和泅水抓鸭比赛结束后,傩送从水里蹿出来,正好吓到了在河岸焦急等待爷爷的翠翠。

翠翠不认识这个帅气的男孩,她保持着一个姑娘家应有的警惕,借着黄狗骂了傩送一句,傩送也不恼怒,反而让人送翠翠回家,这次简单的邂逅,在两个年轻人的心底种下了朦胧的带着爱意的种子,这粒种子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沈从文用了诗意般的语言来确定翠翠和傩送对彼此的爱意,让他们在梦里彼此心意相通,相知相恋。

"爷爷,你说唱歌,我昨天就在梦里听到一种顶好听的歌声,又软又缠绵,我像跟了这声音各处飞,飞到对溪悬崖半腰,摘了一大把虎耳草,得到了虎耳草,我可不知道把这个东西交给谁去了。我睡得真好,梦的真有趣!"

但是,爱情得来并不容易。

就像翠翠的父母,他们爱得深刻,结局却很惨烈。

翠翠的父亲是茶峒一个的军人,母亲是老船夫的独生女,两人靠着唱山歌传递爱意,最终发生暧昧。

两人相约着逃走,但是,想要逃走的行为又让翠翠的父亲觉得有悖于军人的责任,而翠翠的母亲一时又割舍不下老父亲,于是,翠翠的父亲率先选择了服毒自尽,翠翠的母亲也在生下翠翠之后决定吃冷水自杀,去追随爱人的脚步。

一同去生既无法聚首,一同去死当无人可以阻拦。

翠翠父母殉情式的爱恋,就如同罗密欧和朱丽叶式的爱情宣言,沈从文在《边城》里揭示了爱情不分贵贱贫弱的这个主题,人们对爱情的向往是一致的,沈从文让我们相信,湘西儿女在追逐爱情时,同样是那么的执着而又炽烈。

父母爱情的悲剧似乎延续给了翠翠,尽管翠翠和傩送彼此相爱,但是两个人中间却隔着某种误会,以至于傩送因得不到回应,又或者有感对不起大佬而远走,徒留翠翠在白塔之下枯等。

可是那个在月下唱歌,使翠翠在睡梦里为歌声把灵魂轻轻浮起的年轻人,还不曾回到茶峒来。

读到这里,不禁感叹:多么美好的翠翠,多么美好的爱情,多么美好的遗憾!

人性美

在边城,人和人之间少了尔虞我诈,多了一份你来我往的互相帮衬。

老船夫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守了一辈子渡船,在他的道德字典里面,没有唯利是图,有的是尽忠职守、守本分、老实忠厚。

每当渡船的客人给老船夫塞铜板,老船夫就硬给塞回去,塞不回去的,老船夫也会用这些铜板托人去城里买来上好的草烟,挂在腰间,供往来的客人享用,不论对方是谁,他都会热忱的给予关怀和帮助。

老船夫对孙女的宠爱也是极致的,他担心女儿的悲剧在孙女身上延续,想着一定要找一个翠翠心里喜欢的,因此,他从来没有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孙女,所以,为了翠翠的婚事,老船夫悄悄地奔忙着,一边小心翼翼地确认翠翠的心意,一边旁敲侧击地打听着傩送的意愿。

在《边城》,我们看到了老船夫用一片慈爱之心给翠翠筑起一道安全的港湾,而翠翠用她的乖巧、天真同样也给了风烛残年的老船夫带来极大的慰藉,让老船夫活得温情而有力量。

船总顺顺的两个儿子,天保和傩送都喜欢着纯洁善良的翠翠,两兄弟为了赢得翠翠的爱,又不想让翠翠左右为难,他们用了一个十分浪漫的方式进行决斗:唱山歌。

兄弟两人商量好了,谁的歌声唱进翠翠的心,谁就有追求翠翠的权利,获得翠翠的爱。

天保和傩送对待爱情如此真挚,他们没有用金钱来衡量爱情,也不因为爱情而去做强取豪夺之事,他们就像勇敢的骑士,守护着翠翠,让心爱的姑娘选择心中所喜。

多么可爱的湘西儿女,他们有爱,懂得爱,也尊重爱,不沾半分浊气!

最终,傩送的歌唱进了翠翠的梦,和翠翠心意相同,天保不免失意,但他也真心祝福着弟弟和翠翠,天保想着要成人之美,所以,他选择了暂时的远走,只可惜遇了难,意外殒身。

船总顺顺大方磊落,为人洒脱,乐于助人。

对那些"因船只失事破产的船家,过路退伍兵士、游学文人墨客","凡到了这个地方闻名求助的,莫不尽力帮助"。

天保的死让顺顺对老船夫有了些嫌隙,但在老船夫身亡后,船总顺顺却摒弃前嫌,帮忙料理老船夫的后世,甚至他还提出把翠翠接回家,让翠翠以傩送妻子的名义住下来,照顾孤苦无依的翠翠。

在顺顺的身上,我们看到的是一股光明磊落和豪侠之义。

杨马兵是一个很容易被忽略的人物,他身上同样有湘西人的热情和古朴,他曾经钟情于翠翠的母亲,也曾热烈地追求过翠翠的母亲,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在面对失去了亲人,孤苦无依的翠翠时,杨马兵主动承担起了照顾翠翠的责任,同时,他也接过老船夫的活计,成为了茶峒这座小山城必不可少的摆渡人。

杨马兵既是个上五十岁了的人,说故事的本领比翠翠祖父高一筹,加之凡事特别关心,做事又勤快又干净,因此同翠翠住下来,使翠翠仿佛去了一个祖父,却新得了一个伯父。

在边城,似乎不论你的身份地位如何,不管你是老船夫、船总顺顺、天保、傩送,或者是杨马兵,他们都用最诚挚的方式待人,在他们身上闪烁着人性的光辉。

在边城,没有欺骗,没有贪婪,没有仇恨,也没有利益之争,人和人之间真诚、和善,邻里之间和谐共处,互相帮忙。

在边城,一曲流水养育了这方钟灵毓秀,在这块远离城市喧嚣的大地上,湘西儿女们安安静静地生活着、炽烈奔放地爱着、不辞辛苦地忙着……

沈从文用如诗如画般的语言,将我们带进了这个独一无二的世外之境,让我们得到了一次精神上的洗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