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作品

毛姆作品《月亮与六便士》读书札记

《月亮与六便士》是毛姆所有作品中最受读者所喜爱的一部的作品,同时也是引起讨论最多的一部作品,毛姆创作这部作品时大概45岁左右,正好处于一个作家相对成熟年龄段,在这部作品中镶嵌着毛姆对艺术家创作原动力的探索洞见,对人性最幽微处的深刻剖析。这部作品给予了我很大的阅读乐趣,在小说的世界里我们跟着人物一同经历,更重要的是在作者对艺术家创作原动力的探索,以及对人性幽微处的剖析中,我们对我们曾经认为很疯狂的人或事,有了更多的理解,这些看似疯狂的人只是被某种内心深处某种强大而不可拒绝的力量所抓住,他们看到了我们所未曾看到的风景,听到了我们所未曾听到的声音,于是在这种不可抗拒的力量搅动下,为了寻求解脱现实的桎梏,打破了我们习以为常的”藩篱”,义无反顾的选择了一条自我追寻,自我实现的道路。

《月亮与六便士》的剧情并不太复杂,小说中主人公Strictland干着一份证券经纪人的工作,生活过得四平八稳,有一位爱他的妻子,儿女双全,牢固的职位,美满的家庭,却在年到中年时,突然好像”魔鬼附体”,在所有人都不理解的情况下,义无反顾的抛弃了所有的一切,离开家乡前往法国巴黎,追寻自己画画的理想。在异国忍受着凄苦的生活,却没有丝毫影响他对画画的执着,他完全无视现实的境遇,甚至世人眼中的公序良俗,在他病入膏肓中曾给与他慷慨帮助的Dirk Stroeve一家,最后却被Strictland搞得家破人亡。

此后Strictland流落码头忍受着一段更为残酷的生活折磨,在一番奇遇后,离开文明世界,远遁到与世隔绝的塔西提岛上,终于找到了与自己灵魂气质相契合的环境,找到了适合自己艺术创作的氛围,与当地土著Ata相伴余生,临终前在塔西提岛完成了最终的创作,将曾经牢牢抓住他的这股力量在最后的壁画中得到尽情的释放,尽管在最后一年的创作中他已经陷入麻风病晚期,身体羸弱且双眼失明,但却丝毫没有影响他将灵魂深处所感受到的这股力量,这无法言语的美,在壁画中以一种酣畅淋漓的形式完完全全的展示了出来,他的灵魂最终得以平息,他实现了自己的某种涅槃,随后又在他临终前的吩咐下,由Ata将这壁画付之一炬,最终化为一片灰烬。

整个小说的故事情节由书中的青年作家以第一人称的叙述方式徐徐展开,这位青年作家可以说是毛姆的一个化身,但又不是毛姆本人,毛姆作为一名作家,虽然写作与画画是两种不同类型的艺术,但是两者却又能在某处共通,因而作家在某种程度上也最能理解画家,作家在书中曾说:“我能体会到在我内心深处有某种类似的力量在涌动,只不过他表达的媒介是画画,而我的则是生活。”,小说中的青年作家借由这股力量,扎入生活中,从中追寻真理与美,又尽最大的努力将自己所感受的一切通过创作的形式,在作品中演绎出来,这是一种相同的力量,却将书中的青年作家及画家Strictland引向了两种不同的人生。Strictland在常人眼里是怪异的、疯狂的、离经叛道的,但是正如作家在小说中以戏谑的口吻所说:”一个人不是他自己想成为那样的人,而是他必须成为那样的人”。

让人欣慰的是,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人,在塔西提岛上,却获得了他在过去他所处的文明世界所未能获得的“理解”与“同情“,在塔西提岛,他的奇行怪癖能够被岛上的人所容忍、所接受,在岛上生活的这几年,他终于得以将牢牢捆住他的这股力量彻底地释放出来,实现了自我的追寻之路。《月亮与六便士》让人更多想到的是,”理想”与”现实”之间的抉择,很多人心中或多或少都有属于自己的“理想”,但是由于现实的种种束缚无奈,我们大多数无法像小说主人公一样,抛弃一切去追寻自己的”理想”。

但是我想《月亮与六便士》想要传达的可能也并不是要我们也像主人公一样,在现实中抛弃一切去追寻自我的理想,而是我们要认识到理想背后的那股强大力量,当他牢牢的占据着一个人,当这个人想要释放出这股力量,而过着与常人不一样的生活,做出我们所无法理解的选择时,我们当以悲悯之心看待,他们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只是因为他们还只是处在圆窟窿中的方楔子,当他们还在自我追寻,总有一天他们也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方窟窿。而当我们被这股力量所牢牢捆住时,我们也不应当在将其赶到潜意识最幽深晦暗之处,而让这种力量终于在某一天以一种更为自我摧毁的方式得以宣泄,我们可以选择追寻自我,找到适合自己的媒介,一点一点的释放这股力量,成为内心深处你必须成为的人,也能在满地都是六便士的生活中,抬抬头,看见那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