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作品

余华《兄弟》难当 重组家庭故事令人深思

兄弟一开始是指由婚姻或生育而产生的人际关系。可是在这个错综复杂、物欲横流的社会,很多人都以兄弟相称,他们之间有的确实有血缘关系,有的则是出于志同道合的理想,有的仅仅只有一面之缘,但更多的是能相互利用之人。

下面我们来看一下当代先锋派作家余华所描绘的《兄弟》。

《兄弟》是余华的一部长篇巨作,分上下两部,全篇50万字,书虽然很厚,但故事引人入胜,所以,用不多久就能看完。内容讲述的是一个重组家庭的兄弟二人,在文化大革命前后所发生的催人泪下、发人深思的故事。

主人公李光头生活在一个叫刘镇的地方,他原名李光,因其母亲为了省钱,每次都让理发师给他推成光头,而得名李光头。

他的诞生并没有给家里带来幸福的味道,反倒是臭气熏天的气味。因为他的父亲在厕所聚精会神偷看女人屁股时,受到前来方便的中学教师宋凡平的惊吓,而不慎掉进化粪池淹死了。用臭名昭著来形容他的父亲再合适不过了。

宋凡平当时可能是出于愧疚,在别人议论纷纷时,只有他跳进了臭气熏天的化粪池将其捞了上来,又给清洗干净送回了家。李光头的母亲李兰挺着大肚子耳闻目睹了这一切,由于受到惊吓,随即李光头诞生了。

自从丈夫出事后,李兰成了刘镇最没面子的女人,她害怕别人对她指手画脚,因而只有在夜里,她才敢抱着李光头到街上去转转。

有一次,李兰母子像往常一样沐浴月光时,正好遇到了孤身一人的宋凡平,宋凡平看着李兰怀里的孩子说,这孩子太瘦了,应该让他多晒晒太阳,这样可以补充维生素。这弄得李兰有些不知所措。

其实宋凡平是在鼓励李兰要勇敢地去面对生活。还有一次中午,宋凡平帮着李兰把一袋重40斤的大米送回了家,临走时还嘱咐李兰有事可以叫他来帮忙。

在宋凡平看来,是他导致了李兰丈夫的意外去世,他心里愧疚,所以他需要做一些事来弥补,以达到自己的心安理得。

在李光头五岁的时候,宋凡平的妻子因病去世了。

两年后,宋凡平带着他的儿子宋刚,李兰带着的她的儿子李光头,四人重新组建了家庭,从此,李光头和宋刚成了不同父不同母的兄弟,宋刚比李光头大一岁是兄长,两个懵懂的孩子,出双入对,好得跟一个人似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宋凡平的精心呵护,李兰逐渐从前夫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开始积极地面对生活了。每个人在生活中都会遇到一段难熬的日子,挺过来,人生就会柳暗花明、豁然开朗,挺不过来,时间也能教会你怎样妥协。

儿时的李光头和宋刚无所事事,总是走街串巷,不知不觉中李光头熟识了几位刘镇首屈一指的人物,他们是王冰棍、张裁缝、关剪刀、余拔牙和童铁匠,这些人在李光头后来的飞黄腾达中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李光头和宋刚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童铁匠的打铁铺,尤其是看到火星飞溅的时候,他们俩个总是兴奋地哇哇乱叫。

宋凡平和李兰结婚一年四个月后,李兰因早年间坐月子时落下了偏头痛的症状,宋凡平便安排她到自己远在上海的姐姐那里去治疗。临行前,他们一家四口还拍了一张全家福照片,此时的李兰还不知道,这是他们一家人最后的一次相聚。

在李兰去上海没多久,文化大革命的浪潮就席卷了刘镇。宋凡平、宋刚和李光头整天在大街上闹革命。这是兄弟二人童年里最难忘的一个夏天,不是因为闹革命好玩,而是因为他们地主家庭出身的父亲宋凡平被害死了。

在宋凡平被关押期间,兄弟二人无依无靠,为了生活,他们一起去买米,一起去买菜,想吃荤了就一起去河里捉虾。在这段艰苦的日子里,兄弟二人结下了深厚的情义。

宋凡平为了李兰能安心治病,并未在信中说他们的糟糕处境,而是编造了自己的风光。李兰在后来的来信中发现了异样,并试探地问宋凡平能否来上海接她回家,在宋凡平收到这封信的时候,他刚刚被皮带抽打了一个多小时,坚强的他出于对妻子的疼爱和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回信答应李兰去上海接她回家,并定下了日期。

到了约定日期的前一天晚上,宋凡平偷偷跑出囚禁他的仓库,回到家和两个孩子一起把家里打扫了一遍,然后换上新衣服准备去接回他日思夜想的妻子。在等车时,宋凡平被红卫兵抓到并被残忍地殴打致死。车站点心店老板苏妈目睹了这令人发指的一幕。

宋凡平就那样在地上被晾晒着,要不是被后赶来接妈妈的李光头和宋刚看到,不知道还要被暴尸多久。善良的苏妈推出家里的板车并委派了一个围观的好心群众将宋凡平送回了家里。

李兰在苦等一天无果后,于第二天一早坐车回到了刘镇,刚一下车,就得知了这个噩耗。这个刚从前夫阴影里走出来没多久的可怜女人,再一次被当头来了一棒,这一棒打得她昏天暗地,头晕眼花,一瞬间她的偏头痛好像痊愈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万箭穿心般的心痛。

冷静下来的李兰为宋凡平料理了后世,在他死后的第四天,宋凡平的父亲拉着一辆破旧的板车来接儿子和孙子回家了,李光头和宋刚自此分开了一段时间。而李兰以地主婆的身份还要继续挨批。

自从兄弟二人分开,李光头也就没有了伙伴,他整日游荡在大街小巷,像是街道上被风吹动的纸屑那样可怜巴巴。他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只知道走来走去,累了就找地方坐下来,渴了就去喝口凉水,饿了就回家吃剩饭。

后来,随着革命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李兰为了保护儿子李光头,就不再让他出门瞎逛了,李兰出门挨批时,都会把李光头反锁在屋里。就在他孤独至极时,他的兄弟宋刚带着五颗大白兔奶糖,长途跋涉来看望他了。

宋刚离开李光头后,和年老体衰的爷爷相依为命,这次跑来看李光头他没有告诉爷爷,而是一路沿途打听着来到刘镇的。

李光头在听到宋刚的呼喊时,欣喜若狂,惊喜万分,恨不能飞到宋刚的怀里来个大大的拥抱,可惜的是,他们只能隔窗相望。在难得的相聚时间里,他们隔着门板亲密无间地互相诉说着各自在没有相互陪伴的日子里所发生的有趣的和可怕的事。

宋刚在李光头家里住了两天,第三天清晨,宋刚的爷爷把他接走了。后来,宋刚差不多每个月都会在凌晨时分随爷爷一起进城卖菜,每次卖完菜他都专门绕道来到李光头家,在门口放上两颗青菜或是大白兔奶糖,此时的李光头还在睡梦当中。

有道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十四岁的李光头学他父亲在厕所偷看女人屁股时,被赵诗人逮个正着。赵诗人原名赵胜利,二十多岁时,在县文化馆发表过一首四行小诗,从此得名赵诗人。赵诗人有一个亲密的笔杆子朋友叫刘成功,刘成功也是在二十多岁时,发表了一篇两页纸的小说,因此得名刘作家。

二人互相较劲、互相吹捧,各自沉浸在彼此的文学世界里,不能自拔。就在赵诗人揪着小流氓李光头耀武扬威地游街时,为了不让赵诗人独领风骚,刘作家也加入了进来。

李光头这次偷窥占了个大便宜,一次偷看到了五个女人的屁股,其中有一位叫林红,她是当时刘镇公认的第一大美女,镇上的男人无不对她垂涎三尺。

自那以后,李光头身败名裂,臭名远扬,走在街上女群众都躲着他,可是刘镇上的男群众却都十分羡慕他,经常有人私下找他了解情况,聪明的李光头从中发现商机,于是他要求来了解情况的人,都要请他吃一碗三鲜面,在那个年代能吃上一碗三鲜面就好比去了趟天堂。短短半年时间,李光头就去了五十六次天堂,从面黄肌瘦吃成红光满面。

李兰和宋凡平的夫妻生活虽然只有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可是在李兰的内心深处要比一生还要漫长。因为在那段暗无天日的生活里,宋凡平带着阳光和爱走进了她的世界,给了她继续活下去的勇气和决心。

为了纪念宋凡平,在往后的七年时间里,李兰没有洗过一次头。而他们之间的爱情却给李光头带来了一些苦恼。在李光头上学后,每次要填写父亲的名字时,他会毫不犹豫地写上宋凡平,可是这样就必须得在家庭成分那一栏写上地主。

因此,同学们也就都叫他小地主,李光头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出身贫农的生父,于是就去问李兰他生父的名字,但是李兰却斩钉截铁地说他没有另外一个爸爸。

后来李光头偷窥被抓,李兰为了维护宋凡平的形象,才将李光头的生父告诉了李光头,但是此时的李光头已经和宋刚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即使别人叫他小地主,他也不愿在表格上写上生父的名字,因为他天真的认为,如果他的生父是刘山峰,那么宋刚就不是他的兄弟了。

在经历了一系列突如其来的变故后,李兰的身体彻底垮掉了。

在她去住院前,她还是想着把李光头接下来的生活安排妥当,于是就去了民政局打听领救济金的事。巧合的是,管理此事的负责人陶青,正是七年前那个用平板车把宋凡平尸体送回家的那个人。

李兰说明了情况后,陶青确定地告知她将来李光头可以拿到救济金。李兰的心放松了下来,她还要办件事,就是要再去给宋凡平扫一次墓。因为李兰得的是尿毒症,没有力气走远路,于是叫李光头把宋刚叫来好轮流背她过去,李光头坚定的说自己一个人就能搞定。

李光头凭借着多年走街串巷积累的人缘,从童铁匠那里借来了板车,从余拔牙那里借来了藤条躺椅和油布雨伞,又到刘镇百货公司的仓库凭借林红屁股的秘密借出了一堆麻绳,最后靠这些东西改造出了一个新颖板车,拉着李兰扫墓去了。

扫墓归来后,李兰住进了医院,两个月后,病情开始加重,自知时日无多的李兰让李光头去乡下把宋刚叫了回来。在李光头和宋刚的陪同下,李兰回了趟家,一路上她回想着和宋凡平在一起时的美好时光。

第二天,李兰安静地离开了人世,之后和宋凡平葬在了一起。相亲相爱的两人终于相聚了,只不过这种相聚充满了悲伤的气息。宋刚跪在李兰墓前,向李兰保证一定会照顾好弟弟李光头!这也是李兰的临终嘱托。

父母健在,你和死亡之间隔着一层垫子,父母离开以后,你就直接坐在死亡上面了。此时宋刚和李光头是那样的孤独无助。

宋刚在送走爷爷后,便来到了刘镇,和李光头一起相依为命的生活。昔日的少年,如今已是英俊青年,兄弟二人再次聚首,开启了新的生活篇章。

文革结束后,陶青已经是县民政局的副局长了,李光头被恩人陶青安排到了民政局下面的福利厂当了工人。福利厂一共十五人,除了李光头,还有两个瘸子,三个傻子,四个瞎子,五个聋子。而宋刚则被分配到由刘作家担任供销科长的刘镇五金厂当了工人。

两人同一天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都是十八元,他们关上门,拉上窗帘,两个人傻笑着把三十六块钱数了一遍又一遍,此时宋刚已经有些近视了,数钱的时候都把钱都拿到鼻子跟前了。

李光头提议将两人的钱放在一起,由宋刚统一掌管,宋刚觉得自己是哥哥,也应该负起这个责任。之后,两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下馆子。吃饱喝足,两人又去订做了中山装。

李光头知道宋刚已经严重近视了,他要求去眼镜店给宋刚配副近视镜,宋刚不愿意,最后在李光头不配眼镜就分家的表态下,宋刚勉强配了眼镜,李光头给宋刚挑了一副最贵的镜架,这让宋刚深受感动,觉得自己的这个兄弟真好。

佛靠金装,人靠衣装。宋刚穿上中山装后,身材挺拔,面容英俊,像个学者;而李光头则是一副土匪的模样。

宋刚喜欢文学,恰巧他的领导刘作家就自诩是个文人,喜好高谈阔论地说文学,可惜五金厂的工人们听不懂他的话,当文学爱好者宋刚来了以后,刘作家如获至宝,两人只要遇到,刘作家就说个没完。

宋刚私下里写了一个小说,拿给刘作家交流后,刘作家把他批的一无是处,刘作家其实是嫉妒宋刚的文笔比他好,所以故意在宋刚的小说稿上乱涂乱写。

在争吵中,刘作家骂了宋刚的母亲,宋刚忍无可忍要去揍刘作家,刘作家气得将一瓶红墨水泼在了宋刚的身上,随后众人赶紧将两人分开,才没有导致后来事态的进一步恶化。

李光头在得知此事后,独自一人将外出买酱油的刘作家堵在路上胖揍一顿,并放言,下一个要揍的人就是赵诗人,李光头在为宋刚出气的同时,也为几年前的自己出了口恶气。赵诗人在得知刘作家被打得在医院躺了两天,回家又躺了一个月后,吓的都不敢出门了。

李光头去福利厂不到半年,就带着福利厂的十四位老弱病残一起拍了一张全家福,然后带着这张照片跑到上海到处博同情,最后在一家大公司拿到了加工纸盒的长期合同。

得益于此,以前年年亏损的福利厂,在李光头来后的第一年就转亏为盈了,不仅解决了工资问题,还上交了五万多元的利润,第二年更是不可思议地上交了十五万。陶青也因此得以转正。

李光头也自封了厂长,虽是自封,但是福利厂的工人对他可都是言听计从,十四位残疾工人都成了李光头的忠臣,李光头剑锋所指,他们就所向披靡,反正能看见的听不见,能听见的看不见,谁都不怕,就怕李光头,想想这个无厘头的场景还真是有点让人忍俊不禁。

在陶青升任局长后,他便向上级提报李光头正式为福利厂厂长的请求,两个月后,李光头被县政府正式任命为福利厂的厂长。

李光头激动万分,迫不及待地要给兄弟宋刚分享这一好消息,他从陶局长那里借走了任命文件,想让宋刚亲眼看到他的成功。李光头在宋刚在吃饭时拿出了文件,宋刚在看到任命文件后,惊喜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为李光头的成功感到高兴。

宋刚随后自作主张给李光头买了一双皮鞋,还用一个月的时间给他织了一件毛衣。李光头穿着宋刚织的毛衣,逢人就夸宋刚的好——宋刚除了不会生孩子,什么都会。

有一天,李光头突然遇到了六年前偷窥的林红,这时的林红二十三岁,风姿绰约,美丽动人,李光头被深深地打动了,以至于他激动地流了鼻血。从此之后,沉闷了多年的刘镇再一次因为李光头和林红而热闹起来。

他让兄弟宋刚做他的狗头军师。第一次李光头找了五个小孩去林红上班的针织长门口喊话,结果无知的孩子在赵诗人的从中作梗下,喊错了话,导致第一次求爱失败。

第二次,李光头则是带着他的十四名忠臣,直奔针织厂,继续为爱努力,结果,又被一个忠臣傻子搅了局,自己还挨了他一拳。第三次,李光头只身一人来到林红家,直接面见了林红的父母,在得知他就是李光头后,林红父母立即把他轰出了家门。

由于李光头在追求林红时,每次都带上送刚,久而久之林红喜欢上了宋刚,宋刚也喜欢上了林红,看出些端倪的林红,为了摆脱李光头的纠缠,决定主动出击宋刚。林红约宋刚晚八点在小树林见面。

宋刚在确定林红对自己有意思后,面对相依为命的兄弟,他陷入了沉思,林红美丽的身影在眼前时隐时现,让宋刚心驰神往。可宋刚又想起李兰在临终前拉着他的手,要他好好照顾李光头。宋刚泪水涟涟,痛下决心,发誓绝不会做对不起李光头的事。

林红凭着直觉相信宋刚暗恋着自己,相信宋刚躲着她是因为他的兄弟李光头,于是她再一次对宋刚发起了进攻。在一个雨天,林红偷偷地塞给宋刚一个纸条,约他晚上到桥下见面。见面后,宋刚就表示不能做对不起好兄弟的事,林红劝说无果,在确定宋刚会游泳后,林红自导自演了一部跳河的好戏,随即宋刚将其救了上来。

当晚,宋刚给李光头讲述了今天发生的一切,李光头不以为然,仍要求宋刚去告诉林红,让林红放弃宋刚,然后李光头再去出面安慰林红,从而获得林红的好感。不出所料,李光头再次以失败告终。

宋刚从林红家出来后,万念俱灰,他想到了自杀,正当他在家上吊时,李光头推门而入将其救下。兄弟二人推心置腹地互道衷肠,最终,李光头选择了放弃继续追求林红,而成全了兄弟宋刚。

从此,宋刚和李光头分了家。

没多久,宋刚和林红结婚了,结婚当晚,李光头未出席喜宴,而是在家自饮自斟,他伤心难过,他的好兄弟宋刚因为一个女人抛弃了他,他喜欢的女人跟他的好兄弟结了婚,他越想越难受,呜咽嚎叫了一夜。

第二天,李光头去医院做了结扎手术,还说是为了响应国家计划生育的号召。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在爱情方面栽了跟头的李光头,在福利厂却连续创造出奇迹。在金钱的诱惑和感情上的双重刺激小,李光头选择了自己单干。

在去上海找客户之前,他去找了童铁匠、张裁缝、小关剪刀和余拔牙,在给他们描绘了一幅动人的蓝图后,他们都决定投资李光头的服装厂,就连半路遇到的王冰棍也加入了进来,短短一个小时,李光头就筹到了七千五百元的创业启动金。

在刘镇的一切安排妥当后,他决定出发去上海,李光头在苏妈的点心铺等车时,苏妈听说了他的远大计划也要投资入股,但是来不及取钱,只好央求李光头先记着,回来后再补上,李光头回忆起了儿时往事,知道苏妈是个善良的人,也就欣然答应了。

可是,李光头的首次创业像极了他的爱情,最终也是以失败而告终。童、张、关、余、王都损失惨重,他们都发誓见到李光头一次就要揍他一次,唯独记账的苏妈没有赔钱。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李光头被债主们从春天揍到了夏天。

赵诗人在目睹了李光头一次次挨揍又都没有还手后,胆量也来了,心想着李光头曾经揍过刘作家后扬言还要揍他,让他颜面尽失,为了挽回颜面,赵诗人决定去挑衅李光头,没成想李光头挨揍不还手是因为揍他的人都是债主,他心甘情愿被揍,而赵诗人来招惹他正中李光头的下怀,李光头揪着赵诗人就是一顿猛揍。

至此,李光头解了多年前的游街之恨,别提心里有多爽了。

这时宋刚和林红已经结婚一年多了,李光头的落难使得林红心里高兴,而宋刚心里却不是滋味。宋刚每天都从自己的口粮中拿出一部分去救济李光头,因为他们是兄弟。

不过宋刚偷偷接济李光头的事,很快就被林红发现了,林红哭诉着要和宋刚离婚,宋刚为了维护这段感情不得已和林红一起去找了李光头,说出了让彼此听了都无比痛心的话,宋刚说在他爸和李光头的妈死了以后,他们两个就不再是兄弟了。

可是晚上的时候,宋刚梦见的却是和林红离了婚。

在李光头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想到了福利厂,他装作可怜的去县政府找了陶青局长,请求重回福利厂当厂长,可是被陶青严词拒绝了。没办法的李光头,于是在县政府大门口安营扎寨捡起了破烂。

童、张、关、余、王五个债主此时早已心灰意冷,他们对李光头造成的损失早就不抱有希望了,而让他们出乎意料的是,做上破烂生意的李光头,开始连本带利的分期还债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李光头的破烂事业越做越大,甚至同日本做起了国际贸易。

在李光头出国前,他专门又去找了童、张、关、余、王、苏,询问他们是否还愿意再次入股,童、张、关、苏四人由于上一次投资失败的惨痛经历,这次选择了放弃,而此时的王冰棍却毅然决然地选择相信李光头,出资一千元入了股。

余拔牙在得知王冰棍都入股一千后,心想,他堂堂一个拔牙的大师傅绝不能输给一个卖冰棍的,于是豪迈地入股两千元。

时来运转,这次的李光头大获全胜,王冰棍和余拔牙也因此赚的盆满钵满,从此过上了无忧无虑的晚年生活,而没有把握住机会的童、张、关、苏却在后悔自责。

李光头发财后,首先就想到了宋刚,他想把宋刚拉进来一起共创伟业,可是被宋刚拒绝了,李光头大失所望。

宋刚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林红,他知道在婚姻里,另一方付出了多少,他需要照顾妻子的感受,宋刚以为,自己的好兄弟会理解他,可是还没有结婚的李光头是悟不出这其中的道理的。

随后,孤军奋战的李光头先后开起了服装厂、饭店、洗浴中心,还搞起了房地产开发。随着李光头的做大做强,王冰棍和余拔牙得到的分红也是越来越多,日子也是越过越舒服。

随着刘镇五金厂的破产倒闭,宋刚失业了。为了赚钱,他去码头做起了搬运工,才干了两个月,就扭伤了腰,不能再卖力气了。休息一段时间后,宋刚又挎起了竹篮去街上卖起了白玉兰。

再后来,宋刚在刘镇的水泥厂找到了一份长期工作,干了两年,由于吸入大量水泥尘埃,宋刚的肺又坏了。与此同时,李光头则过着荒淫无度的生活。

宋刚在李光头如日中天的时候去找了他,李光头看到重病中的兄弟,并没有给他安排职务而是让他先去治病,还安排人悄悄地给林红送去了十万元的医药费,还交代说让他们不用担心花钱。而这时的林红突然觉得李光头是个很好的男人了。

没多久,刘作家摇身一变成了李光头的新闻官,在刘作家的怂恿下,李光头搞了一个全国性的处女膜奥林匹克大赛,大赛举办得非常成功。

在大赛期间,刘镇来了一个叫周游的江湖骗子,他把苏妈女儿的肚子搞大了,走时还把一心想赚钱的宋刚骗走了。而在宋刚离开的这段日子里,林红和李光头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

后来,宋刚在海南遇到了刘镇的小关剪刀,小关剪刀见到落魄的宋刚就劝他回刘镇,宋刚在外漂泊多时,也非常想念妻子,于是就回到了刘镇,此时骗子周游已先宋刚一步回到了刘镇,因为他的女儿出生了。宋刚在得知自己心爱的女人和自己的兄弟有染后,他选择了卧轨自杀。

李光头在得知宋刚自杀的消息后,悲痛万分,他深知是自己害死了他的好兄弟。李光头收到了宋刚临死前写给他的信,信中回顾了两人悲惨的童年往事,信的最后一句话是:就是生死离别了,我们还是兄弟。

看完此书我的第一感受是,能生活在当今这个年代真好,庆幸自己没有活在当时那个昏暗的动荡时期。对此,我认为作者有个别有用心之处,就是书中两个不可或缺的人物赵胜利和刘成功。无论面对什么样的问题,只要勇敢面对,就一定能成功解决问题,迎来胜利!

什么是兄弟?我觉得能在厄运中相扶、困境中相助、孤独中理解的人,即使没有血缘关系,都能算得上兄弟。不过兄弟难当,社会上不乏亲兄弟反目成仇的例子。其实,我不赞同亲兄弟明算账的说法,朋友都能相处成兄弟,那原本就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应该相处的更好才是!

从李光头和宋刚夫妇的故事不难看出,拥有一个通情达理的另一半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爱是什么?《月亮和六便士》一书中对爱这样阐述:爱需要有自甘示弱的姿态,有保护对方的愿望,有乐于奉献的精神,有取悦别人的心理——总而言之,爱需要无私忘我,或者至少需要把自私隐藏得不露痕迹,而且爱也需要矜持。

这个阐述,在我看来适用于所有的爱,不单单是夫妻间,兄弟间的爱不也应当如此吗?一味地去苛求对方来取悦彼此,无论哪种关系,到最后都会病态,变得无药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