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作品

少时写的两篇微型小说 《四婶和鸡蛋煎饼 》与《师魂 》

一、《四婶和鸡蛋煎饼》

四婶的鸡蛋煎饼烙得好,每当四婶烙鸡蛋煎饼的时候,整个村子都是香的。这时村里人往往垂涎欲滴地说道:真香呐,四婶又在烙鸡蛋煎饼了吧!

但四婶不能常烙,家里那个“灰鸡婆”一天只下一个蛋,从来不会多下一个,常气得四婶一个劲儿地骂:算白养你这个不会下蛋的臭鸡婆了!

儿子毛毛最爱吃四婶烙得鸡蛋煎饼了。毛毛想,要是我像鸡婆婆那样下蛋该多好呀,妈妈就会天天给我烙鸡蛋煎饼的。

那天毛毛把手背在身后,脸色很不安地走到正蹲在鸡窝边收蛋的四婶身边,说道:“妈妈,我也会下蛋了,你给我烙鸡蛋煎饼吗?”说着慢腾腾地把手伸到四婶面前,并且用眼睛紧紧地瞅着四婶——在他的一双小手里紧攥着两个脏兮兮的鸡蛋。

四婶的眼角漾起了笑纹:“哟,我家毛毛也会下蛋了,来,妈妈这就去给你烙鸡蛋煎饼。”

毛毛拍着小手欢呼起来。

四婶走到锅台边时便听见邻院的婆娘在村口大骂:“是哪个兔崽子把俺家鸡蛋给偷了!”

“你才是兔崽子呢。”四婶笑着低低骂了一句,叭一声把蛋打进了锅里。

后来村里时常飘着鸡蛋煎饼的香味,毛毛每天都能吃到香喷喷的鸡蛋煎饼。

村里却没人再说四婶的鸡蛋煎饼香了,一有煎饼味传来,人们便厌恶地“呸”一声,把一口痰吐在地上。

忽然有一天,四婶家不再有鸡蛋煎饼香味飘出来了,村里人都知道——毛毛被公安局抓走了。

此后,四婶极少烙鸡蛋煎饼了。偶尔烙一次,村子里便慢布满了浓浓的焦糊味,传得很远很远。

二、《师魂》

那河上横躺着一个独木桥,并不太长的一段横木,却是他上下学的必由之路。

他却从不敢独自过那个桥。他怕,怕天、怕地,怕踩上木板的吱吱嘎嘎声,更怕桥下平静流着的幽深的河水。

每天上学,是爹把他送过去,在前面牵着他的手;每天放学,又是老师把他送过来,在后面拉着他的衣襟。

后来他们换了一位新老师,面孔凉冰冰的,严肃的吓人。放了学,他请求新老师送他过桥。

老师不吭声,拉着他一直走到桥边,然后用命令的口吻对他说:“自己过吧!”

他看着老师的手,老师却扭头就走。

他的眼泪涌出来,赌气的向河桥上跑去。

当他一脚踩空了向河里掉的刹那,却猛地看到老师正紧紧地跟着来到河桥上。

他醒来后就看到桥头上多了一个新坟——老师不会水。

后来他到城里上学走的就是这个独木桥,他上的是师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