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作品

爱你 是用苦涩的吻告别将离的魂:《无声告白》

“我想它是值得放在手边一遍遍揉抚的温柔,像将脸轻埋在最爱的人的发间,洗发水的香味,不特别,却心安。”我在《无声告白》的评论区小心翼翼地写一下。

爱,被我们挂在嘴边,像个情感大师每个人都能把它说得头头是道,可你的爱,是那个人想要的吗?我不想定义它是什么,也不想谈我对它的那套大道理,只分享一份温柔。

那个夜晚,月亮明亮地像一个沉在水中的硬币,莉迪娅狠狠地推开了湖岸的牵引,在清凉的夜风里她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父母沉重的爱,父亲的出轨,母亲的期望与苦楚,哥哥的煎熬,妹妹的恐惧,所有的一切都会复归于零,她用死成全了他们的爱,成全了自己的自由,狠狠地回击了那些冰冷的关注与嘲弄。

莉迪娅和她的母亲一样聪明,拥有一双美丽的蓝眼睛,继承了父亲东方人的外貌,她是父母的小天使,是全家人的核心,但她也因此被他们的爱压得无法呼吸。

父亲太在意别人的眼光,怕别人对自己的特别关注,渴望交际却又格格不入,这种痛苦的矛盾也被它附加给了女儿莉迪娅,母亲曾有自己的梦想和野心,她有能力有魄力,却被孩子和家庭栓住,她曾尝试挣脱却在见到丈夫和孩子时放弃了反抗,野心和希冀也被她倾注到了女儿的身上。

莉迪娅是一个混血的孩子,在同伴间总是那样的与众不同,从小被带着嘲弄的眼光冰冷地关注,他没有朋友,甚至于连爱好都被父母的爱绑架,从五岁那年开始,她变成一台盛装父母希冀的机器,在她快要崩溃时只有哥哥能紧紧的拉住她,像绷紧了弦,一崩就是十年,哥哥的逃离让她绝望,她可能会溺亡在父母沉重的爱里。

父母送她的礼物只有书和无限的补习班,即便是偶尔的项链和裙子都是带有苦楚的暗示,暗示你莉迪娅该成为那样一个女孩――天才且善于交际,无人能及的优秀。

莉迪亚的痛苦他们看不到,也不知道莉迪娅在用一种自我毁灭的方式来爱,他们的爱不断地侵蚀着莉迪娅,哥哥和妹妹敏感地感受到她的痛苦,可他们也无法永远的将他拉回岸上,当莉迪娅决定以自己的方式去爱父母时,她的身体就已经沉到水下了,只有脸还在水面苟延残喘。

看到那条带着她痛苦的项链戴在妹妹的脖子上时,她愤怒,不为妹妹偷拿她的东西,而是父母那份沉重的爱像枷锁一样套在妹妹的脖子上。她狠狠的拉断了那条项链,告诉呆愣住的妹妹:“如果以后你不想笑,就不要去笑,记住了吗?”莉迪娅痛苦的笑着,那一刻知道了连笑都不能自主的自己,已经走向了死胡同,她不希望妹妹重蹈覆辙。

痛苦积累成一座山,她坐在山下,只等一个触发,她就会被埋葬在那座山下。

莉迪娅死后,父母开始疯狂的回忆,追查真凶到底是谁?

那些隐藏在他们的爱里,将女儿逼上末路的东西开始浮上水面。他们从不敢去正视的丑恶疮疤被风吹去了最后一块遮羞布。

父母、哥哥、妹妹的回忆里,莉迪娅的死因昭然于眼前,他们痛苦、逃避、疯狂,却又在冷静下来后明白了莉迪娅是在用她的爱把他们救赎。

她用无声的爱亲吻他们,告诉他们自己有多爱他们。也许想给的爱不是她想要的,也许你的爱对她只是负担,既然已无可挽回,他们也只能用苦涩的吻回吻,吻干她的泪,告诉她:“亲爱的,以后你不想笑,就别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