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作品

《呼兰河传》与《城南旧事》阅读对比

《呼兰河传》与《城南旧事》都是回忆性的小说,可以算是作者本人的自叙传,两者都是以自己幼年的记忆,自己亲身经历以及自己身边的一些可怜人,可怜事,以独特的儿童视角真实地描绘出世间的人情冷暖。尽管都是以女性的眼光来描绘,有一些相似,但也有些不同。

笔者认为《呼兰河传》与《城南旧事》这两部作品都是以人物全知的视角来描绘生活中的每一个人物,作者回忆她们所听到的,所看到的,甚至是亲身经历的生活场景。虽然是以儿童的叙述笔调和口吻来写,但是也包含了成年后作者现在认识的眼光,幼年的视角与成年后的回忆视角,明显形成了一定的张力,时间的沉淀,记忆的过滤,残留在作者脑海中最深处,表达最真挚,最深沉的情感。

作者采用的是儿童的叙述,由于儿童受年龄的限制,把一些在成年人看来本是不可能的东西变成了可能,此外儿童认识本身就带有懵懂,不谙世事,所以比较真实,保持原汁原味的叙述,没有特意的截哪个片段,但是也保留了成年后的作者对笔下人物的同情与反思。

《呼兰河传》与《城南旧事》都是以女性的立场叙述,所以也显示出女性作家细腻敏锐的观察力,以及独特的视角和优美的散文叙述笔法表达作者内心最深处的情感。《城南旧事》与《呼兰河传》都是描绘作者心中事,眼中泪,关注底层的人们,如《城南旧事》中的宋妈,疯子秀贞,妞儿,《呼兰河传》提到的小团圆媳妇,王寡妇,有二伯,冯歪嘴子。

《呼兰河传》与《城南旧事》感情基调是不同的,《呼兰河传》显得更深沉,凄凉。笔者认为主要原因在于作者的亲身经历不同,萧红的童年是孤独寂寞的,所以她在《呼兰河传》的叙述中给人一种凄凉落寞的感觉。在《呼兰河传》中,处处可见萧红的影子,萧红虽然出身在没落的封建官僚旧家庭衣食无忧,但是在精神上,萧红是空虚。

《呼兰河传》描写的总是给人一种缺乏家的温馨,作品中的我是孤独无依,父母亲,祖母不喜欢她,不疼爱她,在这种毫无家庭和谐气氛的家里,给作品中的我心灵上无疑留下了深深的伤痕,童年的无情,可以看出这个童年的不愉快生活萧红留下了很深的创伤。

在《呼兰河传》的叙述笔调不像《城南旧事》是明朗欢快的,而是蒙上了一层层浓重的感情色彩,给人一种凄凉的感觉,这都是因为幼年的她缺乏父母的疼爱所致。

《呼兰河传》也有丝丝温情,那就是萧红与爷爷的祖孙情,爷爷给了萧红很多的关爱,祖父是萧红知识的启蒙者,他温暖了萧红那颗被冷落的心,在《呼兰河传》这幕温情往往会感动这无数的读者,这是人间独有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爱,萧红父母亲对萧红的冷漠引起了我们的关注与思考,其实主要还在于传统的封建思想,处于官宦封建大家庭,重男轻女的传统思想植入人心,祖父没有经济实权,在家庭中地位不高,和萧红都是处于弱者的形象,祖父成了萧红唯一的依靠,随着祖父的逝去,萧红愉快的童年也即将终结,在这个没有人情味,没有亲情的家庭,萧红是孤独寂寞的。

除了萧红孤独寂寞,笔者觉得萧红在《呼兰河传》塑造的一系列人都是寂寞的,小团圆媳妇是寂寞的,小团圆媳妇没有坚强的后盾,没有人能够理解小团圆媳妇,《呼兰河传》这部小说里,笔者认为更多的是人性丑恶的一面,因为人们似乎没有人间的亲情,冷淡,从人们对待小团圆媳妇的态度,小团圆媳妇的婆婆极力维护自己的权威,不把小团圆媳妇当作人看,把她等同于买卖的牲口。

她要小团圆媳妇绝对的服从,折磨小团圆媳妇,动用迷信跳大神,硬说小团圆媳妇是鬼附身,用滚烫的开水烫小团圆媳妇,尽管一些人知道这是迷信的做法,但是始终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替小团圆媳妇说话,大家都是看客,都是一副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态度,看到小团圆媳妇昏倒不行,也很冷漠,对于小团圆媳妇的死,也很冷淡,仿佛死的不是一个可怜人,而是一只让人随便宰割的小动物。

小团圆媳妇被虐待致死,是萧红记忆印象中最深的,每一个场景都是那样触目惊心,她虽然是以童年的视角,无法理解别人的做法,但是她是唯一了解小团圆媳妇的人,对于小团圆媳妇,她饱含了同情,也饱含了对于人情冷漠的指责与反思。对于小团圆悲惨生活的描绘,体现了人类人性中最丑陋的一面,人之初,性本恶。

除了小团圆媳妇是寂寞的,不幸的,除此之外有二伯,冯嘴歪子也是寂寞,不幸的,有二伯迫于生存而偷东西,几次想要死都没有死城,虽然作者叙事笔调带有戏谑,但是更多的是对有二伯的同情,关于冯嘴歪子不幸生活写照,笔者觉得作者笔下的冯嘴歪子似乎不是一个人,而是苦难的符号与象征,也因为在社会的任何一隅,也有着和冯嘴歪子类似命运的人,冯嘴歪子的媳妇难产死后,自己独立辛苦的养活两个孩子,尽管生活艰辛,两个逐渐成长的生命带给了他无限的慰藉。

而《城南旧事》少了《呼兰河传》悲剧深重感和厚重感,尽管也有浓重的悲剧色彩。秀贞苦等爱人,致疯,那个为了让弟弟读书不得已偷别人东西的贼,王妈不幸的家庭生活,也道出生活中的无奈,命与运不可逆转。《城南旧事》叙述笔调欢快与悲痛相结合,

欢快的叙事笔调主要在于作者的童年经历,作者截取了小英子生活中的几个片段,着重写小英子感受,由于小英子生活在一个充满温馨的家庭中,深受父母的宠爱,所以她在叙述的时候往往带有童真童趣,如妈不会说“买一斤猪肉不要太肥。”她说:“买一斤租漏,不要太回。” 宋妈是顺义县的人,她也说不好北京话,她说成“惠难馆”,妈说成“灰娃馆”,爸说成“飞安馆”,[①]作者也极力保持纯洁的童真,以原汁原味的叙述方法叙事。

但是《城南旧事》也带有淡淡的悲剧色彩,叙述笔调也有悲痛,其中秀贞的悲剧最为典型,她时而清醒,时而神智不清,满心期待自己的爱人能够回来,被送走的孩子能够找到,她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小英子同情她,帮她找到了女儿妞儿,在风雨交加的夜晚,她带着妞儿要去找思康,注定了要漂泊,故事随着英子的发烧,暂停了记忆。

此外在作者的记忆深处,还有关于那个贼记忆的残留,在作者的童年记忆中,她不懂得什么样才是好人,什么样是坏人,她认为在自己的印象中,那个偷东西的人是好人,但是作者有意无意地写出了自己内心深处的自责,由于自己年幼无知导致这个善良的贼被抓的间接凶手。

对于兰姨娘,作者极力用小孩子的口吻描绘出小孩子天真无邪的世界,极力撮合兰姨娘与德先叔叔的婚姻,而对于宋妈不幸遭遇,作者也表明了爱憎分明,描绘出缺乏物质生活亲情的冷漠,宋妈的丈夫对自己的孩子不管不顾,导致小栓子死亡,甚至还把自己的女儿送人,与小英子一家人幸福的温情,宋妈对英子及英子的弟弟妹妹的疼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宋妈的美好愿望,在现实生活中破灭了。

最后一节,笔者认为写得最生动和感人,英子的爸爸因肺病离开了人世,留下孤儿寡母,英子作为家中的长女,深深地体会到了自己要撑起一个家的责任,弟弟妹妹还小,自己要帮忙母亲撑起这个家,只有经历过死亡,才能让一个人成长,文章的末尾,小英子说出了自己的心声,认为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已经成长了。

通过林海音的《城南旧事》与萧红的《呼兰河传》对比,我们了解到两部作品都是作者多年之后,回忆自己童年的一段往事,两虽然者始终包含物是人非事事休,未语泪双流的那份凄苦,经过了时间的淘洗,内心最深处的感情越发的深沉,凄凉。但是也展示了女性作家不同的感情基调以及作家不同的生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