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作品

《平凡的世界》:一如作者路遥贫穷 绚烂 荒凉的一生

路遥1982年开始写《平凡的世界》第一部,1986年春天《平凡的世界》第一部创作完成。中篇小说《人生》的发表让他尝到了成名的滋味,他对《平凡的世界》信心满满,不料随后却连续遭遇知名杂志社拒稿、评论家批评的打击,他都不想继续写第二部了。此时生活困苦、精神沮丧的路遥,肯定想不到这部作品后来能获得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高的奖项“茅盾文学奖”。

一、 贫穷和失意如影相随

路遥能写出让读者感同身受、激励一代人的文字,恰恰是因为他短短的一生,贫穷和失意如影相随,没有离开过他。他家里十几口人,父母没能力抚养他,7岁时被过继给同门伯父,境况没多大改变,只是凑活着不至于饿死人而已,他用写实的角度形容少平的穿着:一身烂衣服和没有脚后跟的袜子,那也是他本人的真实写照。他的初恋林红当了工人后,纠结他的农民身份,和他慢慢断了来往,他把现实情况投射到自己的作品里,郝红梅喜欢上家庭出身好的顾养民,和贫穷的孙少平渐行渐远,还没有正式步入社会,少平就已经尝到了因贫穷带来的失意。

路遥成名后,亲生父母和养父母两边的亲戚经常上门求助和借钱,骨子里他深受农耕文化的影响,乡里乡亲代表着他灵魂深处热爱的故乡,他抹不开面子能帮就帮。一个人功成名就后,成长期的贫穷痕迹会带来两种结果,有人有钱后倾向于守住财富,担心财富溜走;有人因为少年贫穷,有钱后定要弥补以前的穷苦。路遥应该属于后者,他喜欢抽高档烟和喝咖啡,一个月的烟钱比工资都高,他像是豪情万丈的李白,极其重视自己的精神感受,李白潇洒随性,大笔一挥写出: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一副人生得意须尽欢的态度,路遥抽着高档烟,对朋友解释:抽高档烟不是生理需要,而是一种心理需要,这随性洒脱的话也可以看出,他贫穷也不足为奇。

二、风雨过后是绚烂的彩虹

《平凡的世界》里孙少平若没有果敢的执行力、正直善良的品质和默默奋斗的韧劲,他一个农家子弟也当不上煤矿工人,更不会有和田晓霞这段刻骨铭心的恋情了! 凭借着坚毅的品质和出色的能力,他取得了工作上的成就、赢得了周边人的认可。相比内敛的哥哥,他更大胆、自信,他正视自己喜欢晓霞的感受,一个农民出身的毛头小伙子敢和地委书记的女儿谈恋爱,这件事就这么不可思议地发生了!

少安勇于吃苦、头脑灵活,先是从老同学那里抓住了一次翻身的机会,去黄原拉砖,敢借钱买驴子,卖命拉砖给少安赚来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抓住改革开放建筑业发展的机会,他办起了砖厂;带动村民致富,给村民安排工作;甚至作为乡里的先进分子,去县里参加“夸富大会”,成了十里八村的有钱人。一个平凡的农家子弟,实现了人生的逆袭。

如小说里兄弟俩的奋斗历程,路遥的作品出版也经历了一番艰难的折腾,第一部完成后,不受外界肯定。他不甘心自己呕心沥血的作品不被发表、不为人知,开始降低对出版社的要求,只要能发表就行,尝试好多次,《平凡的世界》第一部由当时不算出名的《花城》杂志社发表。第二部完稿后,《花城》不愿和他续稿,因为第一部反响太一般。可能打击太多,他这次倒平静一些,继续创作第三部。他就像一个闭关修炼、练功走火入魔的世外高人,一旦投入写作,谁也劝不住他,抽烟喝酒、熬夜,身体健康严重透支。但他拖着病痛的身体,用一种虔诚的宗教信徒般的精神完成了三部曲。1988年三部曲正式完稿,真可谓呕心沥血之作,还未完稿时,他的作品受伯乐叶咏梅赏识,在电台播出,全民追听,三年之后的1991年,这部长篇巨作获得第三届矛盾文学奖。

三、 荒凉是人生的底色和宿命

歌曲《真心英雄》有这么一句歌词: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是啊,风雨过后见彩虹,可是相比经历过的风风雨雨,彩虹出现的时间太短暂了,好多人穷极一生追求的彩虹是虚幻短暂的,荒凉才是人生的底色和宿命。

少安和秀莲经历事业上的初次失败,苦心经营的砖厂砸了,村里少数关系好的人会同情安慰一下,大部分人抱着幸灾乐祸的态度,人们内心可不希望自己认识的熟人超越自己,世态炎凉才是人生常态!在农村小型愚昧的环境里,一个人一旦得势赚了钱,身边各种心态的人都有,敬佩你、要向你学习的是少部分人,大部分人会纠结、嫉妒、甚至希望你出丑。沉寂一年多,他重新贷款、重建砖厂,第二次创业盈利滚滚而来,眼看着生活在朝好的方向发展,秀莲却罹患肺癌,秀莲和他白手起家一路同甘共苦,数年来疲于奔命,两人追求财富的过程透支了秀莲的身体,前半生奋斗,结局却如此悲痛。

少平失去了心爱的晓霞,经过了很长一段的恢复期,在心情渐渐平复之时,他在矿井干活为救人受伤,术后他的脸上留下了一道又长又丑陋的伤疤,再也没法恢复,小说结尾是他从省城出院回到煤矿上,带着伤疤过活。他为煤矿工人这个身份而自豪,在火车上却遇到列车员只针对他一人查票的歧视行为,他不甘于留在农村,为了留在城里,为了这份体制内的工作耗尽心力,但好多城里人是看不上这份体制内的工作,他游走在乡村与城市之间,我们这些融不进城市、回不去农村的年轻人像极了他,渺小的个体被时代的风浪裹挟着往前走。

路遥写作需要准备大量素材,看报纸了解新闻、下煤矿了解矿工的工作日常、去农村了解农作物生长习性,常年不在家,婚姻里他没有尽到丈夫和父亲的责任,虽然很爱自己的女儿,偶尔补偿父爱,但长期缺席家庭生活让他和妻子的感情出现裂缝。吵架、冷战的日子让他对家庭生活失去信心,转而更加投入到创作中,如此恶性循坏,他的妻子林达曾数次提出离婚。生活不规律(早晨从中午开始),缺少感情慰籍,他的病越来越严重,去世前三个月他和林达彻底离婚。在病床上想见女儿又不敢见女儿,受病痛折磨,生命最后的时刻无比荒凉。1992年11月,路遥在西安过世,还不到43岁。

任你是知名作家、凡夫俗子,有过多少辉煌的战绩,也逃不过一种叫做宿命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