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作品

《素书》:一个人的智慧 取决于顺应天道的程度

《素书》:一个人的智慧,取决于自身的行为合乎天道的程度。

01:

合道而行,让万物各归其位。

一个人的智慧,取决于自身的行为合乎天道的程度。

在天地之间有一种规则,一个人对于这种规则的认知程度,决定了自己人生的上限,更决定了自己人生的结局。

不管身处于何处,是什么样的起点,能够认知这种规则,那么人生结局都不会差,这个规则就是《道德经》中所说的“道”与“德”。

道是事物的规律,德是道的延伸规则,一个人的智慧就是对于道与德的认知。

举一个例子:“道”有一个规律,除了无为之外就是“常变”。

这世间的一切都处在无限变化之中,佛家认为,世间所呈现的一切都是因缘和合的状态。

在生活中也常听到这样一句话:没有什么是不变的,唯一不变的就是一直在变化的规律,这就是”道“的规律。

而我们面对人生的一切际遇时,应该做出的态度就是一切随缘。

在这一切的变化之中,有我们想看到的事物,也有我们不想看到的事物,不但要以发展的眼光看待问题,还要以接受好和坏的心态,来迎接所有已经出现的事态,并且接受他,尊重他,顺应他。

即便生活中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也不要过于沮丧,不抗拒所有已经发生的事情,这就是对于天道的尊重,也是一种更好的认知。

《素书》之中有这样一句话:

道者,人之所蹈,使万物不知其所由。德者,人之所得,使万物各得其所欲。

所谓道,就是人走出来的道路,它使万物不断处于运动变化之中,却不知道它们运动变化的由来。所谓德,就是人的所得,就是让世间万物各得其所,得到他所希望得到的。

“道”是事物的原始规律,“德”是使事物各得其所的延伸力量,两者相辅相成。

如《道德经》所说:天下有始,以为天下母。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复守其母,没身不殆。

天下万物皆有原始,始是天下万物之母。既已得其母,就可以得其子;既知其子,又回复守其母,终身就不会有危险。

02:

所有成就伟大事业的人,对于人生规则都有一种清醒的认知,他们的智慧可以顺应事物变化的规律。

曹操就是一个例子,曹操生性多疑,野心很大,但是在军队中留却留下一个美名,而这个美名则和断发代罪的事情相关。

在一次麦子成熟的季节,曹操率兵打仗,沿途的百姓因为害怕士兵,吓得躲到村外,没有人敢回家收割小麦。

曹操知道之后,就派人告诉老百姓和各处官兵,说:“现在正是麦子熟的时候,士兵如果敢践踏麦田,就要斩首示众。”

曹操的官兵听了在经过麦田时都下马,用手扶着麦秆,小心的过,没有一个敢践踏麦子,老百姓看见都无不称颂。

就在这时,有一只飞过的鸟惊吓了曹操的马,马一惊,就踏入麦田,踩坏了一片麦子。

曹操这个时候就要求治自己的罪,因为自己的马践踏了麦田。

下属官员就说:“我怎么能给丞相治罪呢。”

曹操说:“我自己说的话,如果不遵守,何以服众呢,我以后怎么统领上万士兵。”

随即就要拔剑自刎,这个时候众人慌忙阻拦,这时曹操就在众人的“阻拦”下,留下了自己的性命。

后来,曹操传令三军说:“我践踏了麦田,本来应该斩首示众,但是因为我身负重任,所以我要割掉自己的头发来替罪。”

于是曹操断发的事情就传遍了军中上下,一时之间成为美谈。

曹操有没有大仁大德,是不是以诚待人,这些问题我们暂且不论,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曹操一定懂人心,他懂得掌控人心来操控事情的规律。

如果其他人遇到这种情况,要么真的具备秉公执法的意志,直接拔剑自刎,要么囫囵吞枣,将这事情搪塞过去,保住自己的性命,但是曹操选择“断发代罪”,使自己在免受死刑的同时,还赢得了军中上下的钦佩,这就是极高的智慧。

我们提倡的并不是以虚伪狡诈的伎俩来赢得人心,但我们钦佩则是那些通过自己的智慧顺应人心,符合规律的智慧。

得人心者得天下,顺规律者方可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