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作品

浅评《卖油郎独占花魁》中的市井意识和对“人欲”的宽容

《卖油郎独占花魁》是一篇以爱情为题材的小说,但它其另辟蹊径,不同于以往的才子佳人、英雄红粉之类的题材,而主角是市井商人和花魁妓女,在取材方面更加生活化、更具有真实性。小说中充满市井意识,且小说所描写的是普通小市民的市井爱情,不同于以往的夫为妻纲、从一而终、忠贞刚烈等封建礼教的思想主题,而是着重强调真情和人性,反映了新兴资本阶层的小市民的爱情婚姻观念和生活理想。值得一提的是,小说对人物进行了“双面化”的描写,使其在所描绘的市井爱情中体现了对“人欲”的肯定,这一点与以往同时期的爱情题材小说有很大不同。

小说主人公秦重十三岁从汴京逃难而来,母亲早丧,父亲在上天竺去做香火,将他卖给了卖油的朱十老,并改名为朱重。但朱十老却因听信了谗言,将秦重逐出了门外。秦重凭借自己的赤心忠良与老实赢得油坊的信任,挑了个卖油单子维持生计,凭着“忠厚不折本”的信念,收获了许多“回头客”。他的心中始终牵挂着父亲,于是在盛油的桶上一面大大写个“秦”字,一面写“汴梁”二字,渴求终有一日找到父亲,由此可见其忠厚孝顺、为人老实。而莘瑶琴,在与父母一起逃难时走失,被近邻卜乔卖到红楼,由九妈做主改名为美娘,教她吹弹歌舞,无不尽善。而后在九妈的哄骗下失贞,在刘四妈的劝告下开始接客,成为花魁。故事到此,可见主人公秦重和美娘的地位差别极大,但此篇一反常态的一点便是,他所描写的爱情故事一反同时代大多数小说所倡导的门当户对,而是表现了市井平民与烟花女子的底层小人物的爱情。在命运的推动下,二者坠入爱河,突破层层阻碍,终成伴侣,收获了美满的爱情与婚姻。

秦重本是个老实小官,不知有烟花行径,但见到容颜娇丽、体态轻盈的美娘时,不禁呆了半晌,感到身子酥麻,于是一反常态,独饮三杯。他虽忠厚老实,此时心中也不由得想:“人生一世,草生一秋,若得这等美人搂抱了睡一夜,死也甘心!”此种心理,便体现了普通人所拥有的情欲。以往的小说中抒发此种情绪较为含蓄,如此说虽然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但小说大胆的将其袒露出来,又何尝不是对“人欲”的宽容。秦重到底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一番纠结了自己的地位与经济实力后,决定愈加奋斗,攒钱去见美娘,于是昼夜辗转反侧,正所谓“只因月貌花容,引起心猿意马”。

秦重为了得到与自己一见倾心的美娘相处一宵的费用,辛苦攒了一年有余。之后,他又诚心诚意地等了几个月,才等到了醉酒的美娘。面对喜爱之人,秦重不忍惊醒,并照顾了醉酒的美娘整整一夜。第二天的美娘得知实情,心想:“难得这好人,又忠厚,又老实,又且知情识趣,隐恶扬善,千百种难遇此一人。可惜是市井之辈,若是衣冠子弟,情愿委身事之。”这样的心理活动其实是很贴合民众心理的,正像开篇所说的“有钱无貌意难合,有貌无钱不可”,且如此这般心理活动更贴近市井,使小说情节更具有真实性。于是美娘赠予秦重二十两银子,让其离开,但秦重的“知情识趣”,已在美娘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朱十老资本被奸人席卷一空,秦重不忘养育之恩接手卖油点,并给朱十老办了隆重的丧事。寻得力帮手之际,遇到美娘的亲生父母,店铺生意愈发兴盛。正所谓“曾观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秦重始终忘不掉美娘。那回从朱十老的坟上,打发祭物下船时,解救了蓬头垢面,被人欺凌的美娘,两人便私定终身,正所谓“真从良,乐从良,了从良”,一番争取后终得眷属。小说的结局是圆满的,美娘与失散多年的双亲团聚,秦重也找到了自己的父亲。人婵娟,共团圆,结局的美满是对秦重和美娘二人的姻缘的肯定,是对“好人好报”的市井价值的肯定,同时也是对人固有的“人欲”的肯定。

《卖油郎独占花魁》所描述的无疑是一篇充满市井意识的小说,它的市井意识在很大的程度上表现在它所描绘的市井爱情。秦重是市井小商人,而美娘是花魁妓女,二者经历种种后相识、相知、相爱,表面上是一个俗套的爱情故事,但却代表了同时代社会超前的思想意识和价值观念。在小说中,男女主人公因相互尊重、欣赏而喜结连理,它抛开了以往封建社会所讲究的门当户对,抛弃了以往因阶级地位而发生的强取豪夺和种种偏见,告诉人们现实生活中的市井阶层也有追求爱情的愿望,甚至这种愿望比某些达官贵人的爱情要纯洁可贵的多,这也恰如其分地表现了这篇小说中对“人欲”的宽容。在散发着凡俗烟火气的饮食世界,爱情是平等、自由的,爱情才是婚姻的基础,它不因阶级而改变。

小说对市井意识的展现还突出表现在人物所带有的市井思想上。小说的主人公都带有着市井思想,且人物的市井通常由人物形象的“双面性”表现出来。秦重为人老实忠厚,但在看见美娘后,一见倾心,心想着要是能与她同床共枕、共度良宵,此生也是无憾了。他也在内心纠结着,思虑着自己的金钱地位是否配得上美娘,但他选择了靠自己的努力攒钱,换取与美娘共度良宵的机会。在美娘醉酒之夜,他没有趁人之危,而是精心照料,在欲望和尊重间,他选择了尊重,同时也换来了美娘对他的尊重。后又救美娘于危难中,终于换来了美娘的倾心。作者并没有刻意将秦重刻画为压抑欲望的忠厚老实之人,而是告诉大家他也是有欲望的,但却又在字里行间表现出了秦重的自知之明和他的绅士风度,潜移默化的刻画了一个忠厚善良市井商人的形象。美娘起初宁死不从,但经历了失贞,在刘四妈的劝告下,她也开始和王公贵族打交道。一开始她也有些嫌弃秦重的身份低微,但最终被他的真情打动,两人喜结连理。在小说中市井小民是爱情的主角,描写了市井小民内心所有的欲望和讲求“门当户对”的小心思,但这些最终都败给了爱情,无疑是作者刻意的对“人欲”进行的宽大处理。

此外, 《卖油郎》中对俗语谚语的使用使得小说更具市井风味。如所谓“靠山吃山, 靠水吃水”不过是青楼老鸨对妓女利用与压榨的委婉说法;又如“一入侯门, 如海之深”化用唐诗人崔郊的《赠婢诗》,本为反映门第等级之差带来的婚姻悲剧,这里却用来形容青楼女子卖身后的心酸与无奈;再如用“放着鹅毛不知情,顶着磨子不知重”表示不知好歹之人……这些俗语谚语大多由小说中的人物讲出,或为劝解宽慰之语,或为自嘲之言;或出自经史典故,或取譬于日常人事。[2]这些简单通俗的谚语表现了市民阶层真实的的生活境况和普遍的思想意识,它们散布广泛,并且使用频繁,俗语中所附着的人生道理与现实意义不断增加,给市井生活增添了无限趣味,使小说内容更加生活化,也令小说的市井意识也更加突出。

由此可见,《卖油郎独占花魁》是一篇充满市井意识的小说,它的主人公取材于市井生活,故事情节围绕市井爱情展开,人物思想也不乏市井特点,对俗语谚语的使用也使小说更具市井风味。除此之外,小说内容对“人欲”格外宽容,他并没有将主人公神化,而是称赞他的同时,突出主人公凡人的“俗”,凡人应有的情欲,使小说内容不落俗套,更具真实性,并宣扬了新兴资本阶层的小市民的爱情婚姻观念和生活理想。同时,小说对市井爱情的歌颂和对人欲的宽容无疑是对个性解放、自由平等的追求,是思想进一步解放的标志,将这类事件以文本记录,给文坛提供了标新立异的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