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作品

《红楼梦》:书中惊鸿一瞥的全球贸易

曹雪芹开始写作《红楼梦》的时间,根据现有的资料推断,是在乾隆九年(1744)或乾隆七年(1742),最迟不超过乾隆十四年(1749)。

这个时期,被称为“四口通商”时代。中国通过四大港口“粤海关,闽海关,江海关,浙海关”,接受中外商船停靠贸易。仅1736年到1754年这18年之间,仅东印度公司的商船就来了76艘,带走大量茶叶瓷器,也送来大量白银以及其他产品。

不仅如此,当时的清朝还在今天外蒙和俄国边境展开恰克图-买卖城贸易,俄国商人在这里和山西商人交换茶叶和皮货,生意规模一年比一年大。同时,还接受俄国国家商队来北京贸易,每次带来大量皮货,堆积如山,以至北京市场经常消化不完。

这个时代的中国与西方贸易额之大,永远的影响了俄国和英国,最终使得他们成为比中国人更爱喝茶的民族。(俄国和英国的人均茶叶消费量今天仍然高于中国)。

而另一方面,西方与中国的大量贸易,也改变了18世纪的中国,改变的迹象我们甚至在《红楼梦》中也可找到吉光片羽。

《红楼梦》中的“皮草价格革命”

《红楼梦》中讲到了很多的皮衣,比“银鼠褂”、“灰鼠披风”、“狐腋箭袖”、“天马皮褂子”等等,在这个时代,在华服上镶一小块皮毛是从东北到广州富人的时髦。

中国富裕阶层普遍喜欢上穿皮毛服饰,正是从乾隆这个时代开始,而原因则是俄国商队不断输入的大量西伯利亚毛皮,让市场价格不断暴跌。

据记载,仅1727年来北京的俄国莫洛科夫商队,一次就带来了5.2万张貂皮,6.6万张红狐皮,55.6万银鼠皮,以及140万,张灰鼠皮。而这种大型商队俄国每两年就派出一支,每次人数均有数百人,驼兽近千。

乾隆初期年间,如此这么大规模的毛皮商品“倾销”,连广阔的中国市场都逐渐饱和,比如1716年北京市场的皮货价格,比起15年前就下降了50%,而这种皮毛市价的下降,甚至使得原本作为奢侈品的毛皮服饰,逐渐的让一些靠近富贵的普通商人,服务人员都穿得起。

巨额的俄国毛皮输入让大观园都穿上了皮草

《红楼梦》第五十一回袭人母亲过世,袭人临回家前来见王熙凤,凤姐见她穿着“青缎灰鼠褂”,便说:“……但这褂子太素了些,如今穿着也冷,你该穿一件大毛的。“

袭人的收入在大观园丫鬟里属于最高的,和姨娘们一个档次,例如:

王夫人想了半日,向凤姐道:“……拿出二两银子一吊钱来,给袭人去。以后凡事有赵姨娘周姨娘的,也有袭人的……”。

当时20两已经足够刘姥姥一户农家全年消费。而袭人的月收入是二两银子加一吊钱(乾隆初期钱贵银贱,一两白银只能换850枚制钱),相当于每月三两有余,比不上每月20两的王夫人,但比起一般丫鬟500文到二两的收入算是比较高的,所以她也穿得起较便宜的“青缎灰鼠褂”。

18世纪前期,俄国毛皮占领了中国市场,但到18世纪后期,俄国毛皮的市场地位遭到了来自美洲毛皮的竞争。

当时除了英国以外,法国是向中国派出商船最多的欧洲国家,来到广州的法国东印度公司的商人报告了如下情况:

“由于广州的气候缘故,冬季风大寒冷,但屋内一般都没有诸如暖炉或壁炉的取暖设施,因而人们都喜欢穿皮衣,尤其是水獭皮,但是其非常稀有和昂贵。自从美洲大陆发现后,这种毛皮就显得很普遍了,价格也随之大幅下降。在广州售卖的毛皮柔软雪白,应该是某种类似白鼬的山猫皮”。(清史研究-清朝广州贸易中的法国商馆)

鼻烟盒—贾宝玉手中的欧洲商品

红楼梦第五十二回:晴雯受了风寒,发烧、流鼻涕、咳嗽。隔天宝玉叫麝月“取鼻烟来”,让晴雯嗅一嗅。

这个鼻烟盒“金镶双扣金星玻璃的扁盒,里面有西洋珐琅的黄发赤身女子,双肋又有肉翅”。

十七、十八世纪西洋的鼻烟盒,珐琅彩绘的“黄发赤身女子”,“两肋”还有“肉翅”,明显是巴洛克宫廷风格里有翅膀的美丽裸体天使。

贾宝玉手中的正是欧洲富人常用的鼻烟盒

盒子外观描写完,才讲到 “里面盛着真正汪恰洋烟”。让晴雯接连打了五六个喷嚏,眼泪鼻涕直流。

吸鼻烟是一项从明代后期到清朝中期流传很广的习俗,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到清末则完全衰落了,只是在北京还有流传。

《红楼梦》写作的乾隆年间,正是鼻烟在中国最普及的时期。鼻烟几乎完全依靠进口,而红楼梦中讲到的“汪恰洋烟“,在周策纵先生的《汪恰洋烟考》中,被认为是Virginia(北美弗吉尼亚)地区或法文Virgin(处女)的译音。

各种史料一般都认可,鼻烟是在明万历年间由意大利或者葡萄牙人带入中国,一直只流行在宫廷和官宦之间,民间不见使用,如清初汪灏《随銮纪恩》记载:

“皇太子赐鼻烟一玻璃瓶,此烟草生海外奇岛,西洋人以香药调制之。”

而到了乾隆中期,鼻烟的使用普及到民间,如沈豫《秋阴杂记》云:

“鼻烟壶起于本朝。其始。止行八旗并士大夫,近日贩夫牧竖无不握此壶。”

当时的人认为抽鼻烟有“明目,辟疫”的功效,所以哪怕在平民阶层里也很普及,但是贾宝玉的鼻烟却很不一般,因为他用的是“鼻烟盒”。而非民间更普及的“鼻烟壶”。有可能是外商特别进贡或卖来的欧洲原装货。

在中国更普及的鼻烟壶

当时的欧洲各国和中国使用鼻烟的习惯有所不同,其一就是欧洲人喜欢把鼻烟存放在各种形状的鼻烟盒中,而在中国,由于康熙皇帝更喜欢玻璃包装,于是在康熙三十五年聘外国人在北京设立玻璃厂,专门制造盛装鼻烟的小型玻璃壶。所以在中国更常见的是鼻烟壶。

赵汝珍《古玩指南》载:“康熙之时,虽起始特制烟壶,然为数有限,传世不 多。及雍正之世,对于制造烟壶乃为注意, 产量较前大增,式样亦较前新奇……及乾隆之时,鼻烟壶之产生尤为繁多,数量已不可 屈计。风习既已养成,以后各皇帝亦无不努力,制造精巧,虽逊于雍、乾,但数量仍日益增加也。”

由此可知,由于康熙雍正乾隆三代皇帝带头,鼻烟壶的制造在乾坤年间发展到极致。鼻烟壶工艺发展到了顶峰。乾隆以后则呈现衰落的趋势。

王熙凤使用的西方药品

红楼梦第五十二回:在用过宝玉的鼻烟后,晴雯觉得“通快”很多,只是头还有点疼,宝玉就说:“越性尽用西洋药治一治,只怕就好了。”想起王熙凤头疼时常贴的西洋药膏“依弗哪”,就叫麝月去要了半节,用火烤“和”了,贴在太阳穴上。

这个西药“依弗哪”也挺有意思,历史学家们翻清宫档案,发现这种药和雍正四年二月的清宫档案中的一种 “利翡讷”膏药音相近。使用方法也相同。推测可能是同一种药。

康熙是那个年代和西方传教士来往最为密切的中国君主。他曾患疟疾 , 后服用传教士洪若翰所献的金鸡纳(奎宁)而痊愈 ,所以康熙对西方医学较感兴趣,学过拉丁文及人体解剖学 , 西洋医药学及病理学 ,并亲手参与过西药制作。

洪若翰则于1701年返回法国 ,接替他的是传教士巴多明,而雍正登位后,对于康熙留下的大批贴着拉丁文标签的西药无法辨认,于是在雍正四年二月,巴多明奉命入宫辨识西药,在留下的纪录中,他两次发现了“利翡讷”膏药的纪录。这种膏药有可能在乾隆时期,在与皇室亲近的曹寅家也在使用,所以曹雪芹得见并写进了小说里。

在《红楼梦》书中隐约可见的西方事物,一直在提醒我们,在18世纪这个全球贸易已经形成的时代,不管我们是否接受,“天朝上国之梦”还是“红楼之梦”,破碎的时刻已经逼近了。

参考资料:

“依弗哪”与“温都里纳”等之档案查证

明清时期鼻烟文化的出现与发展

清代广州贸易中的法国商馆

“银钱平行”与“银铜并行”清前期货币制度的理念与实践(1644-1795)

中俄恰克图边境贸易述论

西伯利亚的毛皮贸易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