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作品

在我们有生之年,可能会看到自己信仰的一切崩解?

如果你今天只能读一本书,那就读《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Sapiens ,From Animals Into Gods: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吧!这是本让人毁三观、开脑洞的好书!

《人类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用了和一般大历史不同的观点,试图从根本破解人类这个物种最独特之处,为这个物种立传。简单来说,我们智人这个人种,在七万年前产生了认知革命,能够集体相信虚构事物的存在,自此脱离生物历史,进入一个全新世界,建构出我们现今熟知的文化、经济、政治、国家等想像的共同体。

《人类简史 : 从动物到上帝》有很多高度启发性的思考,在欧美极为畅销,也翻译成多国语言的版本,哈拉瑞乘胜追击,再接再厉地出了令人期待的《未来简史:从智人到智神》(Homo Deus The Brief History of Tomorrow),挑战正常历史学家不会去碰触的议题──探讨人类的未来。

既然人类世界有诸多虚构的想像,从金钱到政府都只因我们的相信而存在,那么想像一下人类的未来,又有什么不可以呢?不过,如果单纯想像未来,那和所谓「未来学家」的想像或者科幻小说家的天马行空,又有何本质上的差异呢?

未来学家或科幻小说家即使将未来想像成反乌托邦,仍都把科技持续发展当作理所当然,但尤瓦尔·赫拉利

却进行一个反思。这几十年来,饥荒、瘟疫、战争还能不时搏些版面,因为饥荒、瘟疫、战争也能成为「新闻」。过去由于饥荒、瘟疫、战争,所以人类拼命向神灵祈求,可是人类掌控了自然的力量后,赫然发现原来神明都不靠谱,我们人类本身就是真神!

对尤瓦尔·赫拉利的读者和潜在读者生活的所谓文明的社会中,无论信奉什么宗教或自以为无神论,「人定胜天」是共同信仰之一,顶多有些人在天灾时偶尔吐槽或反省,然后继续享受科技的便利。虽然仍有人活在饥荒、瘟疫、战争的阴影下,但许多这类在人类历史上持续几万年的悲惨事件,我们用科技花了几十年就解决了,我们这样不是好棒棒吗?但,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凡事都是双面刃。现代的科技生活也带来各种前所未有的挑战,《未来简史》这本书中,尤瓦尔·赫拉利就提出人类从今以后将要面临的各种机车挑战。

和《人类简史》这本哈拉瑞显然蕴酿很久的旷世好书不同,《未来简史》看起来比较像是尤瓦尔·赫拉利出版《人类简史》后进一步的见解和思考,以及面对读者和媒体一大堆提问后整理出来的心得;《未来简史》的上半部基本上是用另一些例子重述《人类简史》的核心论点,仍很值得一读,但不建议没读过《人类简史》的读者先读本书。

尤瓦尔·赫拉利要挑战的,是人类社会的根本信仰,科技发展到让我们能够活得便利,暂时免于饥荒、瘟疫、战争的危胁之后,我们还相信什么?不再相信什么?有什么是我们现在还信的、但在可见的未来会分崩离析的?我们现在相信的,或未来将被迫相信的,会让我们更幸福还是更悲惨?还是我们根本连自己是更幸福还是更悲惨都搞不清楚?

尤瓦尔·赫拉利说智人要成为智神,所以得先讨论宗教。他认为宗教不仅是信仰或迷信那么简单──他认为宗教最在乎秩序,而科学最在乎力量,所谓科学昌明的时代不过是用力量去取代秩序。和过去人类几千年历史相比,所谓的现代社会,相信的不再是像欧洲中世纪那样的神权,而是人文主义的教条,所以他阐释科学和人文主义之间的现代契约,并且在《未来简史》最后一部解释这项契约为何瓦解,未来又可能会有什么样的新契约。

尤瓦尔·赫拉利指出,过去几千年来,人类的经济发展基本上是停滞的。不会有人因为今年的生产力和去年一样就想推翻政府,连上个百年和这个百年的生产力变化,放在现今的眼光下,变动恐怕比所谓新兴国家最旺的一年还不如──例如现在某大国为了政权稳定,还得要设法保八、保七,但大多数已开发国家对此的感觉并不明显。我们是怎么进入一个经济发展不进则退的局面?如果经济不成长,为何社会上一大堆的制度会一个个跨掉?为何只要有政客胆敢说拼经济没必要,几乎确定要滚下台?又为何过去几千年都没人在在乎?

除此之外,在征服大自然让资源可以愈来愈富足的同时,我们也不再认为”宇宙有个伟大且神圣的使命而让生命有意义“。但是人类生而寻求意义,于是人文主义兴起,我们开始从内在经验寻求人生意义,而非靠宗教教条给予官方指导。虽然还是有人虔诚地信仰宗教,可是社会整体而言已经不是由宗教决定是非对错,所以宗教人士一旦试图以宗教教条来影响法律或教育,社会大众总认为莫名其妙,知识份子甚至会开炮围攻。哈拉瑞从伦理、政治、美学、经济、教育等领域,告诉我们人文主义已渗透至现代社会的所有层面。

我们真的就这样相信人文主义的一切、直到永远吗?作为一个哲学性探讨人类未来的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挑战我们相信的一切,在最后一部指出我们自己创造的未来如何让现在相信的一切崩毁。首先他指出神经科学先破坏人文主义对自由意志的信念,行为经济学和心理学又补上一刀,指出我们连自己为何会做出某些选择,都会无形地受其他因素控制而完全不知不觉。

在科技的进步下,过去我们相信每个人独一无二、各有价值的信念恐怕也要崩解,因为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可以取代太多过去身而为人才能完成的工作。在资本主义的现实环境中,利用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来加强企业竞争力,几乎是完全无法逆转的趋势。未来社会将会有一大批人在经济生产力和军事上,可能是毫无价值的;我们可能会把脑袋很多功能交给演算法,脑袋空空过日子,也有可能只有少数人提供机器人或人工智能不可取代的工作,进入少数精英统治广大群众的世界。

无论科技再怎么发达,我们的脑子仍会追寻所谓的人生意义,尤瓦尔·赫拉利提出,未来的新宗教,可能是科技人文主义或数据宗教。科技人文主义认为,我们可以升级人类身心以达成新的体验,但尤瓦尔·赫拉利认为,我们还没有足够判准来决定应该满足哪种欲望。哈拉瑞另外提出直接断开人文主义的数据主义,数据主义并非只是大数据,而是一种新的世界观,把生物当作演算法,生命不过是资料处理,并且还有新的价值观,相信资讯自由。数据主义发展下来,人类不再是世界的中心,资料才是!

在有生之年看到现代信仰的一切崩解,可怕吧?这可能像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时,人文主义的兴起让中世纪的神权秩序以及人们相信的一切神话崩解一样。

《未来简史》会是一部预言书吗?以人类科技日新月异的发展速度,有人能在二、三十年前料想到世界现在的光景吗?无论其预言是否会成真,《未来简史》仍是本思辨性很强的好书,即使无法同意其大部分论点,仍非常值得一读。

文章来源:网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