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作品

他们推荐的2019年好小说 你可能一本都没听说过

南都图书榜·2019好书精选 之 小说类

《南都都市报》阅读周刊邀请全国29位学者、作家、书评人共荐2019年好书,亲撰评语。以下是入选小说类的10本。

推荐人:班宇 陈学勇 郭爽 林贤治 吴琦 曾园 赵瑜 朱白 (以姓名汉语拼音为序)

《罗马》

虹影著,重庆出版社2019年9月版,75.00元。

这是虹影的最新长篇小说,这部作品里,让人喜欢的是虹影对罗马这座城市的细节的刻摹,漫不经心,却又生动可触。酒店、街道以及广场的样子。那些走在街道上的人,吃的食物,都是让人相信的。只是故事却有些通俗:一个去罗马结婚的中国女孩,意外地在飞机头等舱里遇到了一个地产精英王仑。虹影的叙述方式很好,她用深情的双线叙事方式,用一条线索将燕燕在重庆的生活轨迹给素描了出来,而另外一条线是燕燕的现实。这部作品,可以当作是一部风光电影来看。如果以日本女作家森茉莉的标准——如果一本书没有好吃的食物,我就不看——这确实是一部好吃的小说。(赵瑜)

《去洞庭》

郑小驴著,十月文艺出版社2019年5月版,45.00元。

这是一部可以打上“技术派”符号的作品。除了小说主题上对中国当下的社会问题有所提问之外,这部作的结构,充满了电影的叙述方式。作为一个少年老成的传统文学作品的操作者,郑小驴熟悉中国当下的网络现场,且对网络的偏见和传播规律非常了然,他的经验大多来自于网络上的沸腾与退场。《去洞庭》,在通俗的杀人案的背后,作者努力想要撕开一页中国的底层矛盾。他对失意者的关注,也有了小说以外的深意。这部作品的好,在于作者叙述技巧的成熟,他用多重线索将一个充满了谜的故事一点点打开,又一点点地缝合,给读者展现了一个小说家的掌控力。这是一部八零后对中国当下发言的作品。(赵瑜)

《星辰书》

蔡东著,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9年4月版,46.00元。

作者以她波澜不惊的笔墨,真挚、深入地体悟生活,有别或追逐跌宕情节或宣泄个人情感的诸多作品,思索现代社会里普通民众人生中无问题的问题,表明作者人性关切、人文关怀的创作态度,每个短小形制却见出分量。而较之“五四”时期名噪一时的冰心等前辈们的问题小说,它脱尽那时艺术上的幼稚,体现了百年来现代白话小说进展达到的艺术水准。这些小说在乎立意,以意谋篇,但意融化于形象、生动、细腻的人物心理描述,且耐人咀嚼。作者文字讲究,从容,蕴藉,素雅,艺术魅力或曲高和寡,芬芳则不言而喻。(陈学勇)

《梁金山》

鲁毅著,四川文艺出版社2019年8月版,32.00元。

当文学越来越被窄化、等同于小说,这个门类已经开始不堪重负,不成比例地诞生着希望与失望之书。冷不丁地读到鲁毅的小说,多少有点拨乱反正的意味。把他归入“新小说”一派的写作并不是错误,但这种归类常常意味着更丰富的讨论的停止。以晦涩难读著称的法国新小说,在这位中国作家的笔下,反而比其他风格流派日益抽象、纠缠、远离读者的变化,更能显现出文学的纯粹,保住了一双透明的眼睛。这本书的语言质量具有启发性,不动声色,又深具野心。看起来是立体主义的手法,本质上却极端写实,如果我们拿出作者那样的情感和智力强度,来凝视我们正在经历的一切,完全会达到延宕生活的效果,甚至推翻表面的生活。这也开阔了我们对现实主义的讨论:作家要做的,不是发现现实,而是发现小说。(吴琦)

《送行》

袁哲生著,四川人民出版社2019年8月版,68.00元。

袁哲生这本作品集藏着一个丰富与新鲜的主题库。他自己说:“文字像是中药,虚不受补。文字是补药,不是解药。”如果读者价值观混乱扭曲,看小说于事无补;当他意识到自己需要强壮起来,小说才有用。集子的后半部分类似于卡夫卡的极短随笔,我觉得有可能就是作家随手记下的思考。在这些短随笔里,我们能看到他思考的方向,他的观察、天才与局限。以《雪茄盒子》为例,这几乎像是从短随笔长出来的小说,这种背水一战、犹如学生作文的写作方式,其实是对其他作家的挑战,而他的杀手锏就是主题。(曾园)

《嫉妒》

张玲玲著,上海文艺出版社2019年10月版,39.00元。

青年写作者在登场之后,往往总要背负着一点什么。是什么呢?也许关于地域、性别或者身份等等,说成是原罪有点过火,说是包袱又过于轻盈,仿佛可以随时丢掉,但事实上十分艰难。在这个层面上,《嫉妒》是个不错的榜样,玲珑且丰富,至少让人不太好去定义,并适时展示出一点优雅的决心与耐心。很难在这些小说里发觉一个共通而明确的暧昧时刻,对于仓皇、悲怆或者痛苦这类普遍感情,通常有着非常审慎的处置原则,亦非遮蔽或者埋藏,而是将之内化在更广阔的叙述空间之中,而同时它又是现实主义的,几乎立足于此刻,重拾琐屑,接纳动荡,像是一座灯塔,孤单照耀,探寻着废墟与海。(班宇)

《重逢》

(英)弗雷德·乌尔曼著,吴永熹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9年4月版,42.00元。

作者弗雷德·乌尔曼是德国犹太人,1933年希特勒上台时流亡巴黎。作为幸存者,他选择了忠实的记录。小说《重逢》,叙写两个少年人的友谊,他们短暂的相处和长久的离别。他们分属不同的种族,霍亨贾尔斯(教名康拉丁)是贵族的后裔,而汉斯则是“小犹太佬”。随着纳粹统治的到来,汉斯被父母送去美国。三十年后,他收到母校亚历山大中学寄来的请求为二战期间死去的同学建造纪念碑认捐的信,和一本死者名册。他依次读名单,有意避开字母“H”,小说最后写道:“我稳住了自己,虽然还是打着颤,我翻到了字母‘H’的地方读到:“冯·霍亨费尔斯,康拉丁,牵及刺杀希特勒计划。被处决。”小说至此,裂帛般戛然而止。所谓“重逢”,却是天人永隔,遗恨无穷。(林贤治)

《2081:冯内古特短篇小说全集》

(美)库尔特·冯内古特著,中信出版社2019年4月版,168.00元。

冯内古特的短篇小说跟他的那些充满预言性和荒诞性的长篇小说相比,并不算高产和高质量。但这样一套把冯内古特历年短篇小说重新梳理,且还有的放矢地重新编辑,对于经典作家来说,算是一件功德圆满的事情。本书的编辑打破时间线性,用主题来为“全集”中的近百篇小说分类,这个做法虽然见智见仁,但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八个主题“战争”“女性”“科学”“浪漫”“工作伦理与名望”“财富”“品行”“乐队指挥”和“未来”,尽管看起来有点粗暴,但对有效进入冯内古特小说来说有一定的帮助。(朱白)

《我爱迪克》

(美)克丽丝·克劳斯著,李同洲译,上海三联书店2019年6月版,46.00元。

2019年中文世界出版的最重要的英语小说之一。关于爱、性、个体的边界、与他人的关系……诸多私密但关键的当代困境。《我爱迪克》像一场拆掉美术馆墙壁的行为艺术,但作者足够聪明,拆解的同时预设了跟当今世界等大的一座隐形“美术馆”作为整个文本展演的场所。“现实”与“真实”的关系因而被重构,并将读者的道德感及困惑卷入其中。克丽丝·克劳斯在这本书里面对并探讨的,是人和人之间脆弱、危险但真实的关系,何谓“我”,何谓“你”,何谓“我和你”。立意上劈斧般的力度和勇决,让人想起哈罗德·品特以戏剧的形式进行的尝试,他也带领读者一次次逾越边界。在价值失落的年代,或许需要问的只是:还有什么是不能的?(郭爽)

《寻找帕依提提》

(玻)罗德里戈·阿斯布恩著,杨晓畅译,人民文学出版社2019年7月版,39.00元。

出生于1981年的阿斯布恩曾与智利作家亚历杭德罗·桑布拉同时入选《格兰塔》“西班牙语最优秀青年小说家”。后者近年在中文世界译介更多。《寻找帕依提提》里呈现的南美洲年青一代作家对历史、政治、个人命运和情感的思考,并不亚于桑布拉小说《回家的路》里所示范的优美与纯粹,在更当下的性别权力议题方面则走得更远。小说将一个德裔家庭在玻利维亚“后殖民”语境里跨越几十年的悲欢浓缩为多声部的诗篇,故事在时间和记忆中回旋。作者以轻盈、疏淡的笔法贴合着不同叙事人的声调巧妙铺陈,让尚未走远的20世纪动荡记忆熠动重现,深邃、沉静、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