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作品

散落人间的文字:雨夜的花蕊

满山遍野的油桐花,为翠绿色的客庄山头增添一抹白霭霭的色彩。

雨夜花雨夜花  受风雨吹落地  无人看见瞑日怨嗟  花谢落土不再回

花落土花落土  有谁人倘看顾  无情风雨误阮前途  花蕊若落要如何

雨无情雨无情  无想阮的前程  并无看护软弱心性  乎阮前途失光明

雨水滴雨水滴  引阮入受难池  怎样乎阮离叶离枝  永远无人可看见

(《雨夜花》词/周添旺 曲/邓雨贤)

百年前的雨夜,这首歌故事中的女主角唱着流传到今天的台湾民谣《雨夜花》,想像,那晚的路灯是如何凄凉,她的心里是否同样凄凉?

那晚,细雨中响着三轮车寂寥的铃声,停在姑娘身旁,姑娘跨上三轮车告诉车夫:“阿伯,今晚不回宿舍,您载我随处逛逛好吗?”老车夫回头问她:“今天姑娘心情好,还是郁卒?”她拿下头上沾着雨滴的花布巾,迷濛着眼睛说:“我要唱一首歌给阿伯听。”阿伯脖子上的白毛巾在夜风中凉快着:“好啊,载姑娘好几年了,还没听过姑娘唱歌。”

车轮子慢慢滚动起来,她望着细雨斜织里的微弱灯光,轻声唱着:“雨夜花雨夜花,受风雨吹落地,无人看见瞑日怨嗟,花谢落土不再回。”歌声歇了一会,问阿伯:“好听吗?”老车夫将车子停了下来,抓起毛巾擦了把脸上的水滴:“这不是最近流行的《雨夜花》吗?”她伸手接着车篷外的水丝,心里一丝清凉,说:“酒场里一位周先生问了我的身世,觉得很感动,写了这首歌,还唤来游唱的手风琴师还有笛子伴奏,周先生现场唱了,歌声特别有感情,今晚唱给阿伯听,想要对那位周先生表示感谢。”老车夫转过头来:“纯纯在曲盘里唱得非常哀怨,姑娘唱的跟纯纯不一样。”然后,转头又慢慢踩动三轮车。

她望着遥远夜空中的星星,自语着:“我答应等阿郎回来,我要守着这个承诺,阿伯,我没读什么书,小时候在南部家乡只上过几年汉学私塾,老师告诉我们信义道德,是祖先传下来的宝贵财产,因此我了解信义比爱情更珍贵,阿伯,两三年来,我的心情都很平静很平和。”她将视线从星空中收回来:“我知道周先生写了很多歌,相信这首《雨夜花》会流传下去,希望我信守承诺的精神也能传下去。”轮子顺着车灯光慢慢滑着,老车夫说:“台北有很多好男儿,姑娘还年轻,会有美丽的前程。”水丝带着寒意飘过来,她拉了拉衣领,心里说着:“就是阿郎没有回来也要等下去,坚守承诺才是永远的美丽。”

“雨无情雨无情,无想阮的前程,并无看护软弱心性,乎阮前途失光明。”老车夫踩着三轮车,在细雨静夜里,她想起故乡的父母弟妹,想起阿爸在晨雾里下田耕作,似乎看见阿爸扛着锄头闪烁着曦光的身影。几年前,来繁华的台北城工作赚钱,阿弟阿妹上学时,书包里的饭包有否多了个鸡蛋,阿母每天一定还烧柴煮饭,在黄昏里等着父亲、弟弟妹妹回家,一阵寒冷夜风吹过脸庞,似乎看见屋顶熟悉的袅袅炊烟,飘过广阔的田野,消逝天空里。现在,她充满信心:“我要抱着那份信诺,那是祖先一代一代留下来的信仰,带着希望回到我的故乡。”

她忽然想起故乡的阿树叔,黄昏饭后抱着月琴在晒谷场上讲古老的故事,她还记得《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年》的情节,不禁浮起童心藏着的王宝钏坚忍的精神,在这个寂静的夜里特别有感受。车铃响了几声,似乎在寻求寂寞的对象;于是,她又唱了起来:“雨水滴雨水滴,引阮入受难池,怎样乎阮离叶离枝,永远无人可看见。”

两年前彼一日下午,阿郎带她去大稻埕市场边的“南国戏院”看歌仔戏,记得那天演的是《孟姜女哭倒万里长城》,走出戏院她还湿着眼眶。秋风里,阿郎拉着她经过市场时,水果摊前的一位阿婆正在叫卖柚子,她们选了两棵大的,阿婆装进竹篮里交给阿郎时,还用钦羡的眼光看着她们说:“你们会有好的将来。”她低头看着那两颗柚子,把欢喜藏在心里。

她们并肩漫步红砖骑楼,经过一家布庄时,阿郎停下来向她说:“秋了,天气转凉,你该添几件厚一点的衣裳。”进到铺里,柜里都是琳琅满目的布料,她看得眼花撩乱,阿郎却指着一疋米黄色的问她:“喜欢吗?”女老板将那块布拿了下来,俐落地摊开来,披在她身上,看着她说:“米黄色跟这位姑娘的肤色很适配,而且这块布可以做夹衣,再做一件外衫,可以从秋天穿到冬天。”

走出布庄,站在廊柱旁,阿郎把那块布交给她,握着她的手说:“过几天我要到海外打拼,不管成功不成功,一定会回来找你,你要等我。”阿郎手掌的温热,让她不断地点着头。抱着那块布,望着阿郎消逝长廊尽头,一直到现在,阿郎没有在廊道里出现。

“阿伯天亮了,回家吧,多谢您陪我一个夜晚。”她下了车将钞票交给阿伯,老车夫拿下脖子上的毛巾:“姑娘是个有女德的女孩,今天不收姑娘的钱。”她将花布巾系在头上,迎着晨曦向街尾走去。

“雨夜花雨夜花,受风雨吹落地,无人看见瞑日怨嗟,花谢落土不再回。”手机里,歌星江蕙的声音哀婉而凄凉;也是雨夜,窗外天空星星点点,百年前周添旺填词的《雨夜花》流传了下来,而如今,在这浊世红尘里,那首歌里女主角信守承诺的精神,已随着夜雨飘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