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作品

速读《教父》 比电影真实十倍的黑手党大佬成长记

《教父》, 连习大大都酷爱的电影,还需要多说吗?

原著比电影丰满一百倍!你们不是都喜欢大罩杯的吗!

所有想当带头大哥的、办公室主任和优秀班干部的……都来看看这本书,

别只盯着流血、性、帮派大战,

还有成长、责任、担当、爱与被爱!(活生生把黑帮书洗成心灵鸡汤的节奏!)

废话少说!杀!

意大利,西西里,柯里昂村。一个村民因拒绝屈服而杀死了本地的黑手党首领。

一周后,他的身体被散弹猎枪打得七零八落,连他12岁的儿子维托·安多里尼也上了黑手党的必杀名单。

小维托被母亲送去美国,在那里,他改姓“柯里昂”。

纽约地狱厨房第九大道,杂货店老板收留了维托,并安排他在店里工作,他们的儿子占科成为维托·柯里昂的好友。

18岁那年,维托娶了个16岁的意大利姑娘,她擅长烹饪,是个好主妇。两年后,他们迎来了第一个孩子桑蒂诺,朋友们亲昵地喊他桑尼。

当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弗雷德出生后,维托失业了。他在杂货店的位置被法努奇的侄子代替了。

法努奇是传言中的“黑手”——黑手党的一个分支,他以勒索为业,杀过人,杂货店是其收入来源之一。

家里有四张饥饿的嘴,都朝维托张着。维托第一次对凶悍的法努奇生出了冰冷的怒意。但他不动声色地寻找着其他活计,直到法努奇的勒索之手伸向他的口袋。

事情要从彼得·克莱门扎和忒西奥抢劫运送丝绸服装的卡车说起。这两人也是附近街区的悍徒,他们喜欢维托的做派,也知道他急需养家糊口,所以他们拉他入伙,请他做司机。维托不情愿,但还是接受了,事后他分到700块的酬劳,在1919年,这已经是一笔大钱了。

第二天,法努奇在街上拦住维托,告诉他这儿附近归他管,他要500块的“湿嘴费”。维托看着他笑了,笑容里透着刺骨的寒意。法努奇愣了两秒,降低了要求,300块。

年轻的维托在那时已经具备了许多领导者必备的品质,比如愤怒时的克制、决断时的果决、行动时的周密以及永远谦逊低调的态度。因此在被当街拦劫时,他能保持平静且谦恭有礼地应对。一个人只有一种命运,宿命在这一刻主动向维托走近一步。

勒索事件后的第二个清早,警察在法努奇的家门口发现他臭烘烘的尸体,共有三颗子弹袭击了他,两颗在胸前,一颗在脑袋上。

维托·柯里昂成为这片地区“值得尊重的人”。主持赌局的人愿意每周付20元换取他的“友谊”,他只需每周光顾两次赌场,让赌客明白这里受他保护;他帮助被小流氓滋扰的店主解决烦恼,然后得到报酬;很快他的周薪就达到了100块以上。克莱门扎和忒西奥成为他的盟友。

之后,维托决定与童年好友占科一起开展橄榄油进口业务,大部分本金由维托出,占科负责生意——他从小就积累了这方面的经验,克莱门扎和忒西奥主管销售。庞大的柯里昂帝国进入构建期。

接下来的几年,他们垄断了美国的橄榄油市场,那些拒绝被吞并的橄榄油批发商,要么仓库起火要么无故失踪。

经济大萧条使美国陷入困境,却将维托·柯里昂推向事业巅峰。为他效力的人越来越多,因为信仰政府和法律的人正在丢掉工作,而他的“员工”们口袋里塞满钱。

这一时期,维托第一次成为别人孩子的教父,众人开始称呼他为“唐·柯里昂”。在西班牙语里,“唐”是对贵族的尊称。

为了巩固柯里昂家族的势力,维护地下世界的和平,唐·柯里昂用了三年清理了纽约除五大家族外的所有黑手,之后他又带着他关于和平的理论,与洛杉矶、旧金山、克利夫兰、芝加哥等帮派商谈,经过他的斡旋,全美地下世界最强大的黑帮组织之间划清了势力范围,缔结了和平协议。

1939年二战打响,唐·柯里昂的世界却和平有序,与美国其他蓬勃发展的产业并驾齐驱。

唐对他的统治感到满意。

时间来到1945年的圣诞节前夕。

迈克·柯里昂和女友凯·亚当斯看完音乐剧后,准备吃块三明治后就抓紧时间去酒店房间做爱。进房间前,他在报纸上看到了父亲唐·柯里昂中枪的新闻。

整个事件是毒贩索洛佐和其身后的塔塔利亚家族设计的,因为唐·柯里昂拒绝为他们的毒品生意提供政治保护,于是他们先用计杀死了唐最得力的打手卢卡·布拉奇,然后在街上趁唐买水果时对他开了5枪,接着绑架了唐的养子,也是其家族的代理顾问——汤姆· 黑根。在黑手党的组织体系中,顾问是仅次于“唐”的人物。

枪手失准,唐未死。

迈克赶回长滩家宅时,桑尼与忒西奥已经列出暗杀名单。

另一边,索洛佐提出讲和谈判。

迈克是唐的第三个儿子,他从海军陆战队的退役,曾赢得过奖章。他继承了父亲的沉稳与头脑,但对父亲的事业有强烈的抵触情绪。约半年前在妹妹康妮的婚礼上,他远远地坐在最偏僻的角落,以示与家庭的亲疏关系。

但迈克身上毕竟流着唐的血,在家族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他展示了父亲遗传的天赋,他比大哥桑尼镇定,比二哥弗雷德勇敢,比唐器重的养子黑根更有气魄。他分析洛佐主动提出讲和只是为了拖延时间,他一定还会躺在抢救室的父亲下手。迈克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他去谈判,因为敌人对他会放松警惕,他可以伺机干掉对方。桑尼和其他首领们大笑,在他们眼里,迈克还是个刚毕业的文雅的大学生,虽然打过仗,但这跟面对面杀人是两回事,桑尼认为他还享受不了脑浆溅到脸上的快感。

黑根看见,迈克站起来反驳他哥哥的那一刻,浑身上下散发着危险气息,那模样像极了他父亲。最终,迈克的意见被接受了。

迈克赴谈判前,家族先处决了一名叛徒。桑尼通过查电话记录挖出了他。

迈克按照事先的设计,在谈判间隙打爆了索洛佐及受他贿赂并陪同他谈判的纽约警长的脑袋。桑尼安排弟弟逃亡西西里,当晚,一颗炸弹在长滩的林荫道爆炸。纽约五大家族向柯里昂家族开战。

迈克流亡西西里期间,理解了父亲关于“一个人只有一种命运”的理论。

他看上一个当地女孩,他以他父亲惯用的语气——平淡却不容拒绝的说服力,说服了女孩的父亲。

婚礼使他的身份和位置暴露,同时,他收到了大哥桑尼被枪杀的消息。桑尼在去往妹妹家的路上,被敌人截住,密集的子弹打烂了他的脸。

新娘怀孕一个月后,庇护迈克的当地黑手党头目托马西诺,转移他去另外的小镇。

迈克在屋里收拾行装时,年轻的新娘已经上了车,她对汽车很感兴趣,但发动引擎的一刻,汽车爆炸了。

炸弹是叛变的保镖装的。

愤怒让迈克变得异常冷静、思路清晰,他接受了他的命运,他对托马西诺说:“告诉我父亲,把我弄回去,我希望当他的儿子”。

迈克返回美国后的第三个年头,接管了唐·柯里昂的位置,同时也扛起了来自内外部的双重压力,外部塔塔利亚家族及背后支持他们的巴齐尼家族,在不断地挑衅并蚕食着柯里昂家族的基业,内部老首领克莱门扎、忒西奥对迈克的领导力并不信服,提出要自立门户。迈克请他们再跟他干一年,一年后是走是留由他们定。

这时的迈克,心里已谋划了一张无懈可击的蓝图,他具有伟人处事时的谋略、缜密与耐心,他需要一年的时间来布局,最后亲自揭开谜底。

这一年中,美国的地下世界发生了几件事:

唐·柯里昂心脏病突发逝世;

柯里昂家族整体西迁,迈克买下了拉斯维加斯的所有赌场,拒绝出售赌场的老板被发现死在了情妇的床上了;

给迈克车上装炸弹的保镖被找到并处死;

塔塔利亚家族的首领菲利普光着身子中了4弹;

巴齐尼家族的首领巴齐尼胸口挨了3枪;

最后时刻叛变的忒西奥被处死,他与巴齐尼家族勾结,准备对迈克不利;

还有康妮的丈夫卡洛,是他出卖了桑尼。他被巴齐尼家族买通,故意殴打自己怀孕的妻子,促使妻子打电话给桑尼,导致暴怒的桑尼冲动之下孤身上路,遭到早已潜伏在路边的枪手伏击。对柯里昂家族一直充满怨念的卡洛,在车座上被克莱门扎用尼龙绳活活勒死。

迈克·柯里昂,成为康妮孩子的教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