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作品

吕亦涵作品《向海深处》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今年会更好吗?”

“大概并不会。”他停了一会儿,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快乐,比去年快乐。”

“你也是。”

“晚安小宝贝。”

“晚安老宝贝。”

微信关掉后,想来也不可能真的去“晚安”,毕竟时间才晚上十点,闽南人的夜生活刚刚开始。我关了手机,继续看阿加莎·克里斯蒂——真是越长大越无趣,事实上大年初一、初二、初三的晚上,我都在看阿加莎·克里斯蒂。他大概在关了微信后出了门,或是赴哥们儿的约,喝啤酒、吃大排档,又或者同前阵子在飞机上认识的漂亮小姐姐出去看一场午夜电影。下一次我们再联系,大概会是一个星期以后——在阿加莎的剧情里找破案的关键点时,我在心里估计。

果然,初八的时候他说:“该出来散个步了吧,你一整个冬天都在家躺着算个什么事?”

“姐姐体弱,不宜出门。”

“体你妹的弱,滚出来!”

好吧,两个多钟头后,我洗了头、洗了澡,在“和Ken出去化什么妆好累”与“万一遇到前男友呢”,以及“万一遇到Ken的前女友呢那岂不是害他很丢人”诸如此类的心理斗争中挣扎了一番后,又半身不遂地化了一套全妆。初八的夜晚,和这个仿佛认识了大半生的人,一起到文化宫附近吃了一顿火锅。

“真糟糕,仿佛身边所有人都有了对象,生儿育女了。”我夹了一块涮羊肉。

“然后,”Ken接下去说,“能在大年初八出来吃火锅的,剩下我们俩。”

这正是我想说的话。

倒称不上默契,不过是这一类的对话彼此已经进行了好几年。进行到最后,只消一记眼神,我们便能领会到对方想说的话。

这就是我的闺密。掐指一算,相识十年,我见过他被人甩以及甩过人十次;一同在深夜的风里喝茶抽烟超过一百次;他来看我的签售会两次;他给我介绍过对象一次;被彼此当催婚时的挡箭牌无数次;试图改变现状、从好友升华成为男女朋友却又迅速失败过……一次。

后来,就成了现在这种不化妆穿着睡衣和拖鞋也能在半夜一起去吃路边摊的样子。

写修订版《伦敦》的时候,我对他说:“我打算把一本旧书重新写一遍,连剧情、人设和主线都改了的那种重写。”

“那太好了,把我写进去吧,快!写成男主角。”

我说:“你这样的花花公子,不适合当情深义重的男主角。”

“哦,那给我安排成男配,巨帅、巨贴心的那一种!”

后来修订版出来后,我给他拿了一本,Ken在看完后发微信给我:“姓吕的你个浑蛋,一开场就把我写死了啊?”

“咦?你怎么知道那个死了的就是你?”

“英俊、贴心,关键是对女主角好上了天,不是我还能有谁?”

啧,百年如一日的自恋,倒也是该君的风范。

吃火锅的时候我们想起了小A,当年一起旅行、喝茶、吃火锅的主,如今嫁了人;又想起小B,曾与他交往过,如今已老死不相往来;想起我弟,结婚时组了一桌“前女友桌”,未婚前任们磨刀霍霍,我和Ken在一旁边看边笑:“你看,交往过的,最终都成不了朋友。”

是啊,剧烈爱过的人,后来又如何当朋友?

就像所有太过剧烈的丰盛的疾速的感情,总是凋零得最轻易。

“像我们这样的,才能当一生的朋友吧?”

“也未必吧。”

“怎么说?”

“我结婚后,先生一定不会允许我和你走得太近。”

“没事,未来我和你先生、你和我太太都会成为好朋友的。”

“为什么?”

“不是说了三十岁的时候一起环游世界、六十岁一起报夕阳红旅行团、八十岁一起住养老院吗?”

哦,是了。

如此幸运,这一生得此挚友。从二十岁到八十岁,身边总有这么一个人:不曾剧烈相爱过,始终相互支撑着,住在灵魂深处的……老友。

不知不觉,一生一世。

内容简介

女主角许连心不远万里来到罗马,攻读法医学,只为寻找幼时走失被拐的姐姐。

男主角傅宇轴的父亲十五年前出海时遭人劫船下落不明,他毕生所愿是找出父亲失踪的真相。

在罗马初遇,傅宇轴一眼认出了那年在仇人身边见过的一模一样的许连心,便开始了一场有目的性的接近。她斡旋于双方势力之间,两度交锋,两败俱伤。

多年后再遇,连心已成为一名优秀的DNA鉴定师,在完成自身工作之余,也致力于帮受拐儿童寻亲的公益事业。同时,小时候走失的胞姐给连心传来了线索,傅宇轴亦再度走进她的生活,本以为即将拥抱幸福,没想到命运再次开了一个玩笑……

作者介绍

吕亦涵,闽南女子,爱格签约作家。

已出版小说:《江海不渡》《伦敦星光不散场 修订版》《阮陈恩静》(以上均已签约影视版权)

已出版合集:《有故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