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作品

史上第一本“图象小说"的迎头痛击 一如命运

对于一个出生在二十世纪的人来说,二十一世纪最奇妙的事情之一可能是漫画改编电影的大量出现,美国自然是大宗,日本也不少;其实如果九零年代在戏院看过电脑特效可以做出多神奇的画面(记得《侏罗纪公园》吗),大概不难想像漫画里的夸张华丽能够在真人电影中精采重现,但真正神奇的,其实不是特效(虽然很多人可能觉得是)。

漫画改编电影从前不是没出现过,特效当然没有现在眩目,但在那时也是令人掉下巴的尖端科技,那为什么从前漫画改编电影成功的例子没有现在多?

所以,真正神奇的是这个:现在的漫画改编电影,故事大多较好。

以往漫画常被认为是给小孩子看的消遣读物,就算电影公司已经想利用漫画改编电影来赚粉丝的钱,他们也不会把粉丝想像得多有头脑,所以就连大受好评的克里斯托弗.李维版《超人》,现在看起来剧情也很儿戏。但现在的漫画改编电影在这方面做了很大的改进,当然还是有夸张、不符现实的部分(钢铁人那样飞超过音速的话脑袋会被削掉),但在角色个性和情节转折方面,做了更多使其合理的努力。

会有这种改变,与二十世纪八零年代美国漫画遭遇的革命有关──看漫画长大的孩子们已经成了漫画编辑、编剧或绘者,他们认为漫画可以承载更多内容、讨论更深议题,他们认为,漫画不见得一定是画给小孩子看的。

另一方面,这种改变也与1978年的一本出版品有关。

这本书叫《与神的契约》,作者是威尔.埃斯纳。埃斯纳是从三零年代就开始发表作品的美国漫画前辈,画技纯熟、分镜灵活,整页设计具有巧思,视觉上相当享受;埃斯纳有自己的超级英雄角色、战争时期的畅销作品,1988年成立、被称为「漫画界奥斯卡奖」的「埃斯纳奖」,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

不过,《与神的契约》里没有超级英雄、没有战争场面,它是四篇短篇漫画的合集,故事之间没有明显关联,唯一有关的是主要角色居住或生活在纽约的「卓普西大道」──这条虚构的大道,其实是埃斯纳年幼时、经济大萧条时代的纽约缩影,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拥挤着比邻而居,彼此窥看着彼此的生活。这四个故事讲述笔调轻快流畅,但情节会在出奇不意的时候挥出一记迎头痛击,一如命运。

埃斯纳创作的《与神的契约》当然是漫画,但阅读起来的感觉像是某种笔法轻巧但主题深沉的高明短篇小说,它的故事讲得深入立体,它的画面构成是种艺术,但它并不摆出拒绝大家理解的姿态──它的形态是漫画,最有亲和力的说故事模式。

《与神的契约》被认为是第一本「图象小说」。

这个词目前还没有最严格的定义,有人认为它只是换个名词来讲「漫画」,但就算是这么认为的人,也无法否认「图象小说」是种选题更成人、更大胆、更暴力或残酷,但也更温柔与哀伤的漫画。这样的创作模式影响了后续的独立漫画及商业漫画,使得超级英雄们在五彩夸张的制服之外,获得利用超能力去反思、探索人性与世界黑暗的机会,也使得二十一世纪的超级英雄电影,找到与非漫画迷产生共鸣的故事。

文章来源:网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