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作品

《红楼梦》中的邢岫烟: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

宝琴和岫烟都是在第49回出现的人物,都是访投贾府的亲戚,但二人的境遇与心性却是天差地别。

"岫烟"这一名字,在《红楼梦》中已显得与众不同,既无"宝"字,也无"玉"字。岫,山穴也,"岫烟"二字便有山穴中轻烟缭绕之感,让人联想到中国画的意境,以及陶潜《归去来兮辞》中的 "云无心以出岫"。曹雪芹给了她如此出尘的名字,可见青睐之目光。岫烟此人在大观园中也是一个另类的存在,她和宝琴一起进京,宝琴是个完美的人设,深得贾母疼爱,而她作为邢夫人的侄女,是跟随父母于贫贱无奈之中投奔贾府,邢夫人自私而毫无人情味,她又被凤姐推到了懦弱的迎春房中。她在繁华的大观园中也实在显得可怜,宝玉这样爱惜女子,也常常忽视了她。

第四十九回当邢岫烟一行人进了贾府,与众人见过,宝玉冲回怡红院向袭人等道:"你们还不快看人去!谁知宝姐姐的亲哥哥是那个样子,他这叔伯兄弟形容举止另是一样了,倒象是宝姐姐的同胞弟兄似的。更奇在你们成日家只说宝姐姐是绝色的人物,你们如今瞧瞧他这妹子,更有大嫂嫂这两个妹子,我竟形容不出了。老天,老天,你有多少精华灵秀,生出这些人上之人来!可知我井底之蛙,成日家自说现在的这几个人是有一无二的,谁知不必远寻,就是本地风光,一个赛似一个,如今我又长了一层学问了。除了这几个,难道还有几个不成?"竟没提岫烟。可以说,宝琴一出场就伴随着众人的称赞与疼爱。

如果说宝琴是全场最闪耀的焦点,那么岫烟就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她与宝琴一起出现,在众人被宝琴所惊艳时,只有丫环们提及她的模样,不过这也是和其他三人(宝琴、李玟、李琦)一同被提及的:"你快瞧瞧去!大太太的一个侄女儿,宝姑娘一个妹妹,大奶奶两个妹妹,倒象一把子四根水葱儿。"贾母"欢喜非常"地让宝琴和她一处安寝,顺道也就留下了岫烟:"你侄女儿也不必家去了,园里住几天,逛逛再去。"然言语间也并非长留之意。邢夫人对岫烟是"不大理论"的,王熙凤也只是敷衍地把她安排到迎春那里,后来看她为人可疼,才多疼她些。她与宝琴宝玉同一天生日,却并无热闹可过。第五十七回中,岫烟的当票被湘云捡了,众人竟不知是何物,薛姨妈将原故讲明之后,湘云黛玉竟说:"原来如此,人也太会想钱了。"

所谓人生的辛酸,似乎尽在此了,贫穷似乎就是原罪吗?有时候就是如此,五十二回里平儿和麝月谈话,说她的镯子那日洗手时不见了,后来发现是宝玉的丫头坠儿偷的,但一开始"我们只疑惑邢姑娘的丫头,本来又穷,只怕小孩子家没见过,拿了起来也是有的。再不料定是你们这里的。"可见贫穷不一定是罪恶,却常常是偏见的来源。

而面对这样的处境,岫烟的态度却令人钦佩。和迎春同一屋檐下,她却懂得如何与牙尖嘴利的妈妈丫头们盘旋:"二姐姐也是个老实人,也不大留心,我使他的东西,他虽不说什么,他那些妈妈丫头,那一个是省事的,那一个是嘴里不尖的?我虽在那屋里,却不敢很使他们,过三天五天,我倒得拿出钱来给他们打酒买点心吃才好。"

她虽没有美丽的衣裳和过人的才华,却也没有孤僻的习性,和众姐妹们一道作诗下棋,探春给她玉珮,她也坦然戴在身上,宝钗见了,向她说明道理,她又很快了然于心。让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四十九回里,众人踏雪:"宝玉便邀着黛玉同往稻香村来。黛玉换上掐金挖云红香羊皮小靴,罩了一件大红羽纱面白狐狸里的鹤氅,束一条青金闪绿双环四合如意绦,头上罩了雪帽。二人一齐踏雪行来。只见众姊妹都在那边,都是一色大红猩猩毡与羽毛缎斗篷,独李纨穿一件青哆罗呢对襟褂子,薛宝钗穿一件莲青斗纹锦上添花洋线番(羊巴)丝的鹤氅;邢岫烟仍是家常旧衣,并无避雪之衣。

一时史湘云来了,穿着贾母与他的一件貂鼠脑袋面子大毛黑灰鼠里子里外发烧大褂子,头上带着一顶挖云鹅黄片金里大红猩猩毡昭君套,又围着大貂鼠风领。"这里细细描绘了众人的华服,独岫烟是"家常旧衣",她却并不因此苦恼,次日仍一同作诗去了。岫烟"温厚可疼"、"端雅稳重",是个"钗荆裙布"的女儿。

下雪时,众姐妹一色大氅与斗篷,独岫烟穿着家常旧衣,没有避雪之衣。她被邢夫人盘剥,要省一两银子给爹妈送去,被刁奴欺凌也并不理论,只偷偷典当衣物度日。然而她并非怯懦,只是寄人篱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倒都歇心"。她是知进退,懂得息事宁人的道理。宝琴本性聪敏,芦雪庵联诗,她和黛玉、湘云抢对,其咏红梅诗还被推为三首之最,"新编怀古诗"一事又被写入了回目,可见她不同凡响的才情。

岫烟联诗、题诗虽不及宝琴出彩,但她却是唯一知道如何合妙玉之心的人。宝玉不知如何回妙玉的帖子,岫烟就告诉他:"他常说:'古人中自汉晋五代唐宋以来皆无好诗,只有两句好,说道:"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所以他自称'槛外之人'。又常赞文是庄子的好,故又或称为'畸人'。他若帖子上是自称'畸人'的,你就还他个'世人'。畸人者,他自称是畸零之人;你谦自己乃世中扰扰之人,他便喜了。

如今他自称'槛外之人',是自谓蹈于铁槛之外了;故你如今只下'槛内人',便合了他的心了。"可见她的才情是深藏不露的。在岫烟交代自己与妙玉做过十年邻居,有半师之分时,宝玉如听了焦雷一般,茅塞顿开。宝玉的反应为什么激烈呢?

也许此前,岫烟的温厚退步让他忽略了这位姐姐,但妙玉与岫烟的旧情让他意识到,如此毫不起眼的岫烟绝非普通的女子,她有着不争的豁达境界,所以才恍然大悟,感叹岫烟"超然如野鹤闲云"。

岫烟的可贵之处还在于对婚事的态度上,薛姨妈取中她的为人,将她许给薛蝌,这按理是个好归宿了,可岫烟却毫无得意之心,"蝌岫二人前次途中皆曾有一面之遇,大约二人心中也皆如意。只是邢岫烟未免比先时拘泥了些,不好与宝钗姊妹共处闲语;又兼湘云是个爱取戏的,更觉不好意思。幸他是个知书达礼的,虽有女儿身分,还不是那种佯羞诈愧一味轻薄造作之辈。"仍本分处事。宝钗待她极好,她"心中先取中宝钗,然后方取薛蝌",婚事虽都是旁人做主安排,但岫烟如此想,或也是不得已中的一种智慧。

"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这是曹公给岫烟的诗句,隐含着岫烟对自身的认知,她能如此淡然处之,不卑不亢,一切源于她内心的自信和通透。在大观园的众多富贵儿女中塑造这样一个形象,我想这可能是因为作者想更全面地展示闺阁中的"历历有人"吧,这些女子的宝贵之处并不是未经世事的天真单纯,也有经历了贫穷、曲折或是劳苦,而依然有自己的那一份宝贵和坚持,如岫烟,如晴雯,如湘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