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作品

《欧也妮▪葛朗台》:从三个角度解读女主违抗父命追求真我的原因

葛朗台是个典型的守财奴:为挣大钱,盘剥外人;为省小钱,刻薄家人。临终时最后一句话,是叫女儿欧也妮看守财产,将来到另一个世界上去向他交账。

从小耳濡目染父亲守财之道的欧也妮,并没有遵照父亲的指示。从认识堂弟查理开始,欧也妮一改以往对父亲唯唯诺诺的姿态,大胆地违背父亲嗜钱如命的宗旨,三番五次为堂兄一掷千金。待父亲亡故后,欧也妮为教堂捐款,仗义疏财为很多家庭行善。用巴尔扎克在小说中的原话说:

这女子的手抚慰了多少家庭的隐痛。她夹着一连串善行义举向天国前进。心灵的伟大,抵消了她教育的粗鄙和早年的习惯。

欧也妮认识堂弟时23岁,在此之前,她和母亲一样,对父亲的刻薄逆来顺受。是什么原因让曾经惟命是从的“乖乖女”,触碰父亲的“逆鳞”?今天我将从欧也妮的家庭因素、爱情因素和时间因素入手,解读一下女主违抗父命追求真我的深层次原因。

01、 欧也妮的家庭因素:吝啬鬼父亲和善良的母亲,是对立的两股力量,形成内心的冲突。父亲唯利是图、刻薄家人的影响,形成了一股黑色的生命力,压抑在欧也妮内心深处。它充满攻击性和破坏欲,是促成欧也妮后来违抗父命的前提条件。

① 父亲像个敛财的机器,忽视了家人的感情

葛朗台是个箍桶匠,投资生意从没失败一次,收入颇丰,但是对家人非常小气。他严格控制家里的开支,连后厨的食品都要经过他的手,欧也妮和她的妈妈不能多拿一块糖,或者一块黄油。母女俩手里永远拿着女红活计,不敢有一丝怠慢。只有十一月初一到三月三十一堂屋里才会生火取暖,平时家里用上一根白蜡烛都会被葛朗台收走。葛朗台坐拥大笔财产,丝毫不肯把钱财用在改善家里的生活和提高女儿的见识上。欧也妮从来没有能看看外面的世界,窝在家里和母亲相依为命,周围的人觉得孤陋寡闻的欧也妮像个傻瓜。

等到欧也妮到了二十三岁生日的时候,来了几户人家想和葛朗台攀亲。葛朗台一边收着他们的礼物,一边打定主意绝不会把欧也妮嫁出去。为了避免财产被分走,女儿的婚姻大事从来不是葛朗台考虑的范畴。在他眼中,钱比女儿的幸福重要太多。

心理学家武志红说过:其实生命力只有一种,当这个生命力被看见的时候,它就会变成好的生命力;当你的这个活力没有被看见,它就会变成黑色的生命力。欧也妮就属于情感忽视下的孩子,她的喜怒哀乐,都如同投进了黑洞中,父亲毫无反馈,父亲眼里只有钱。

② 善良的母亲理解欧也妮的情感,但是她一辈子活在葛朗台的阴影下,自身难保

欧也妮的母亲和家里的唯一一个仆人拿侬一样,都是善良淳朴的人。作者巴尔扎克高度评价她们的品德,说她们都还不够懂得世道人心的败坏。

堂弟查理来到欧也妮家里时,欧也妮、母亲还有拿侬都真心善待他。她们冒着被葛朗台怒骂的风险,不约而同地尽自己最大的能力让查理住的舒适。欧也妮给他拿来了取暖的炭火,拿侬悄悄地拿了两个鸡蛋,两块糖。东西微不足道,但足以看出这三个女人心底是与人为善的。当葛朗台知道查理的父亲破产自尽后,恨不得马上把查理赶出去。欧也妮和妈妈却实实在在地为堂弟的不幸而流泪。

后来,母亲看出了欧也妮对堂弟的感情。但是葛朗台是决不会收留已经破产的查理,他必须要去印度挣钱。母亲明明知道女儿不舍,她能做的只是抱着欧也妮,陪着她流泪。

母亲虽然善良,但是软弱,她从来不敢过问丈夫的生意,对丈夫近乎变态地守财,也不敢提出任何反对意见。面对女儿的痛苦,她束手无策。

母亲的疼爱虽然微薄,对欧也妮来说弥足珍贵,足以让她度过了23年被父亲苛待的日子。同时,母亲和拿侬对人的情谊,和父亲葛朗台的冷血,形成鲜明的对比。不为钱财算计任何人,并且真心待人的品质也深入了欧也妮的心底。

这就是欧也妮的家庭环境,她有一个只爱钱不爱她的父亲,有一个爱莫能助的母亲。在欧也妮心里,对爱的渴望比普通人要强烈得多。

02、 堂弟查理的爱情因素:爱情给了欧也妮勇气,让她将心中曾被父亲压抑、剥离的情感寻找回来。她忤逆父亲,给了查理一大笔钱。这也宣告着欧也妮开始直面内心的情感需求。

① 对堂弟查理一见钟情,一掷千金,一生执着

欧也妮对堂弟是一见钟情的,从第一眼看到他开始,欧也妮就不能自拔地爱上了。她担心查理睡觉冷,偷偷地拿来木柴给他房间升温。担心他早餐吃不惯,一大早就让拿侬做点好吃的。担心他因为父亲离世,伤心过度,白天晚上都要来看看才放心。急查理之所急需查理之所需,欧也妮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

查理去印度做生意,需要一笔启动资金。欧也妮毫不犹豫地回到房间,拿出了多年来的积蓄。她一边打开钱袋一边说:

这是一个可怜姑娘的积蓄,她根本没有用处。

看到堂弟没有接收,她便双膝跪下,说道:

你不收,我就不起来。

查理收下了这笔钱去了印度,葛朗台发现女儿的金币不见了,他怒不可遏,把欧也妮关进房间,但是被关禁闭的欧也妮始终担心的是查理,无时无刻不在期待他的来信。

七年,欧也妮未婚嫁,她一直在等查理回来,时刻回味查理信誓旦旦说过的情话。终于,他等来了查理的消息,发现他已经回到巴黎两个月了,并且马上要和另一名女子结婚。同时,债权人也知道了查理回来的消息,他们要求查理替父还债。欧也妮果断地为查理还清了150万英镑的债务,让查理可以无后顾之忧地娶妻生子。

欧也妮后来迫于社会责任,和一个庭长结婚了。她对婚姻的要求是,庭长必须给她自由,因为她的一切都留给回忆了。

② 爱情是黑暗生命的一场救赎,我爱你,与你无关

欧也妮的一生都爱着查理。这份爱来得突然,没有青梅竹马的感情,也没有朝夕相处的陪伴,是什么让欧也妮无怨无悔地爱了一辈子呢?

从欧也妮对查理一见钟情开始谈起,爱情心理学家说一见钟情是存在的。但是来电,其实是童年的感觉。我们常常以为,看到一个人时,我们看到的只是容貌、神情和气质。其实,这只是意识层面上的看到,潜意识层面上的看到更加丰富,更加重要。当人们陷入爱河,并有着强烈的感觉时,可能是少年时代的憧憬强烈地被唤醒了。

查理第一次出现在欧也妮面前时,她看到了什么:

查理叫了一个理发匠把美丽的栗色头发重新烫过;衬衫也换了一件,戴一条黑锻子领带,配上圆领,使那张满面春风的小白脸愈加显得可爱了。一袭小腰身的旅行外套,纽扣只扣了一半,露出一件高领羊毛背心,里面还有第二件白背心。他的表随便纳在一只袋里,短短的金链系在纽孔上……

这样的打扮,只有一个第一流的巴黎人才能拥有。这样精致的打扮,只有被父亲宠爱的孩子才能拥有。

欧也妮看到了堂弟的精心装扮,她更看到了堂弟背后有她童年最渴望得到的父亲的关爱。这是她压抑在内心深处,从来不曾拥有的,她爱上了这个幸运的堂弟。

在堂弟面前,不曾被父亲关爱的欧也妮显得格外自卑,她甚至跪下来求着他收下他的钱。明明欧也妮是富家女儿,堂弟是破产公子,但是在欧也妮眼中,自己只是一个可怜虫,堂弟才是天之骄子。

爱情给欧也妮带来自卑感的同时,也唤醒了欧也妮表达内心情感的勇气。为了帮助心爱的人,欧也妮开始大胆地违抗父命。

堂弟显然辜负了欧也妮的一片真心,欧也妮等了七年,等来的不过是他和别人结婚的消息。

这个时候,欧也妮伤心欲绝,但是她依然为堂弟付出,给他还清了巨额债务。自己则抱着回忆过一生。

欧也妮对堂弟的爱,不同于占有的爱,它从头到尾都是一场救赎。欧也妮是一个从小被情感忽视的孩子,堂弟的出现,让她看到曾经最渴望的生活方式,她用一生扮演着守护堂弟幸福的角色,这份守候,让她相信,人间除了父亲最在乎的金钱,还有比金钱更高贵的爱。

03、 时间因素:七年青春,守望爱情。她没有等到堂弟,但是完成了情感的救赎,冲破了父亲重利轻义制造地伤害。三十岁的欧也妮不妥协、不将就,追求真我。

弗洛伊德提出的“自我”,是柔弱的,“自我”就像个雇工,会做事但却无发动权与执行力。卡伦▪霍妮提出“真我”乃是情感力量、建设性的精力、定向的与评判力之源泉。

三十岁的欧也妮经过时间的洗礼,变得更加成熟。她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她对周围的世故看得很清,对感情也不再有年少时的冲动和不切实际的幻想。

上帝把大把的黄金丢给欧也妮,而她根本不把黄金放在心上,只在向往天国,过着虔诚慈爱的生活,只有一些圣洁的思想,不断的暗中援助受难的人。

这便是欧也妮的故事,时间最终让那个在父亲面前惟命是从的女儿,在爱情里卑躬屈膝的女孩,蜕变成了一个拥有伟大心灵,敢于活出真我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