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作品

苏迅小说《进城》节选

小胡在摊位上有点坐不住了,这一天一百多元的成本有点吃不消,他决定抓紧时间深入“考察”一下古城的市场。小胡拜托老人帮助照看摊位,自己抬脚往广场旁边的古玩市场里走,想到无时无刻不在累计着的成本,脚下不觉加快了步伐。一圈走下来,小胡有了整体印象,古玩市场里一两百家店铺,分布成几条小街巷,都是统一搭建出来的低矮平房,每户十几平方米的样子。

这样的酷暑天气,石条路面都快冒出白烟了,店铺三三两两开着门,有的店主把躺椅在门口凉棚下一横,闲人免进的架势,有的干脆直接埋头伏在柜台上,小电扇哐哐转着,好像是特意赶到店里来补昨夜所欠的好梦。本身就是个懒散的行业,也没什么好惊怪的。

他终于捕捉到一个鲜活的人了。一个穿着白棉老头汗衫、圆口黑布鞋的胖子,蹲在店门口洗西瓜,他的动作很有力,哗哗溅了一地的水,宣泄出过剩的精力。那个翠绿的西瓜在他肥厚的掌心里滚动,玩一件有趣玩具似的,小胡觉得他是在这个死气沉沉的午后最有生机的一道景象了。胖子回头望了一眼,看见站在影子圆心里的小胡,难民似的一个,倒笑起来,小伙子做什么的?摆地摊。小胡回答得很简洁,他想在这种天气攀谈,最好直奔主题,谁也没有足够的耐心跟你迂回曲折。进来坐坐,主要做什么生意?胖子再看了一眼这个外地人,果然伸出了橄榄枝。收到什么做什么,我们那里老货多。

小胡跟他一步跨进了店铺,看到了满橱满柜的古旧器物,他的弦外之音很明确,自己可不是个简单的贩子,他是跑第一线上铲货的。胖子听出了小胡的口音,你们那里出好木雕哇。对!这次我就带来一对难得的精品大号牛腿,戏文人物,金丝楠木的。小胡提起这对牛腿掩饰不住的骄傲,这木雕是值得他说道一番的。哦?卖掉了没?胖子果然来了劲头,切开半个西瓜,推过来两片——好沙甜的大红瓤!有戏了!小胡自踏进古城以来,终于第一次感觉到点激动的情绪了,他两三口啃完西瓜,舔着恢复潮润的嘴唇,一搓手,我去收拾摊子,拿实物给你看!

小胡一路小跑到广场上,却见管理处的老头在补收摊位费,好说歹说少付了五元,向旁边摊位的老人道了谢,归置起东西连背带拎重新往胖子店里奔。

胖子擦着汗,把两大袋货看了一遍,只对楠木牛腿感兴趣。俯身趸了一下手头,拿出块湿毛巾在平整处来回揩几把,深褐木色中泛出绸缎般的金黄荧光来,他拍拍散发着暗香的木雕,坐回椅子里,这对牛腿什么价?

小胡在地摊上连着两天都开价四千元,没一个还价的,今天他得抓住机会,不能再落空,否则这一趟眼看就白跑了:底价三千五百元!

小伙子,你抢钱呢?就是大成坊古董店里也只能开这个价!胖子先声夺人了,对付刚出茅庐的乡下新手,他有的是办法。诚心想出手,就说个实在价!

老板,咱们有缘,我才报的实价!我在地摊上一直是开五千元。小胡看胖子有意砍价,心知这笔生意有门儿了。行话说,褒贬是买主。看东西只怕你不说话,一个劲说“东西不错”“是个精品”的,十有八九生意歇火,对方如果追着嫌弃东西不精、价格太高,则准是心动了。我小胡也是混过几年江湖的人,这点会不明白?

胖子切开剩下的半个瓜,匀过来三片,看小胡吃完,才开口:小伙子,做生意要懂得灵活运用,价格上你松一松!乡下收上来不过仨瓜俩枣的价,生意成交才叫作赚,钞票落袋才是你的!说句痛快话,最低多少?

小胡看他倒是个急性子爽快人,知道也不能绷得太紧,道,我们能够相识也是缘分,今天认你这个朋友,再让三百元!可是一分也不能再少了,再少就到肉里去了!

三千二百元?就一分不能让了?胖子朝门外望了望,空空荡荡的,连只活物也没有。再让点,我一口价:两千八百元!讨个好口彩,大家发发!

小胡知道答应得不能太爽快,否则显得过分得计了,他愁苦着脸不应口,诉说着铲下这对精品委实费了老大的劲,赶了这么一趟长途,弄到最后却没有赚头,这一回算是白忙活了。胖子等着他说“成交”,看他嘴巴动个不停,似乎确实十分地无奈憋屈,一把握住小胡的手说,好了,小兄弟,今天我们有个良好的开端,今后有好东西你直接送我店里来,咱们争取长久合作。你也看到了,这市场里哪有个客户,都是在压货,也不知道何年何月能卖出去呢。小胡看火候到了,便也顺风落篷,也使劲一握胖子的手,说,第一次生意,这回给老兄你面子。以后合作,你老兄要记得多照顾我小阿弟哟!胖子把一对木雕摆放到柜台上,哪个角度看都是一幅绝好图画,很是满意。唰唰唰点出了二十八张崭新票子,笑吟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