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作品

庄子:用“自以为是”点亮一盏灯 照见的只是自己想走的路

一、

对于人生来说,“清醒”是一个极其奢侈的状态。

很多人自以为清醒的活着,其实只是活在了自己的执念和臆想之中,当他们被世间色欲蒙蔽内心时,用“自以为是”为自己点亮一盏灯,其实照见的,只是自己所想的路,并不是应该走的路。

就好像很多人只是活在了自己主观的世界里面,却从来没有抛开主观去看待客观的道理一样,只是被欲念和臆想控制而已。

《菜根谭》之中有这样一句话:人人有个大慈悲,维摩屠刽无二心也;处处有种真趣味,金屋茅檐非两地也。只是欲闭情封,当面错过,便咫尺千里矣。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慈悲之心,维摩居士和屠夫刽子手之间也并没有什么不同;人间处处都有真正情趣,金宅玉宇与和草房茅屋之间也没有什么两样。所差别的只是人性往往被欲念和事情所蒙蔽,错过了慈悲心和真情趣,虽然看起来只有咫尺的距离,实际上已经相差万里。

佛家有这样一句话: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一个恶魔只要放下内心的邪恶戾气,就能立地成佛,有人觉得这是对于恶人的纵容,其实并非如此,邪恶戾气与内心温和两种状态,看似只有咫尺之遥的距离,但实际上却有十万八千里。

看似是一念之间,实则是千里相隔。

正如人生的欲念,清醒和麻醉之间也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最后因为自己不愿意放下,而看不清应该看清的人生,结果活在自己的欲望的虚妄之中。

从前有一个妇女,已经生了一个儿子,但是她还想再生一个儿子,就去问其他妇女:“谁有办法能让我再生一个儿子呢?”

那个妇女就说:“把你儿子杀了,用他来祭奠天神,一定会生更多的儿子。”

这个妇女听了,就相信了她的话,而旁边有一个聪明的人就嘲笑她说:“你怎么糊涂成这个样子,儿子没有生下来,将来能不能生,还不知道,你反而要杀掉现在的儿子。”

有些人就是这么愚蠢,因为欲念的虚妄,早已经看不清真实的人生,总以为很清醒,其实只是被自己的念想牵引着往前走。

为了得到未来想要的快乐生活,就让现在的自己跳入火坑,甚至有人做着种种伤害自己健康的事情,用牺牲自己的现在去赌未来的人生,这样的人穷尽一生都不会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就是世俗之人被蒙蔽之后的常态,为了得到想要的生活,就牺牲现在的生活,将希望寄托在未来之中。

正所谓:天不设牢,而人自在心中建牢。

有理想和追求是好事,但是一个连现在都把握不好的人,即便给了你将来,你能怎么去掌握和珍惜呢。

目的是对的,但是方式是愚蠢的,只有放下欲念的遮蔽和内心的虚妄时,才能看见当下应该看见的人生,这才是真正的智者。

二、

《庄子》之中有这样一段话:

丽姬是艾地封疆守土之人的女儿,晋国征伐丽戎时将她俘获,她当时哭的泪水都浸透了衣服,后来等她到了晋国,进入王宫跟晋侯同睡一床,而被称为夫人,吃着美味佳肴时,也后悔当初不该哭的那么伤心。

人怎么知道那些死去的人不会后悔当初的求生呢,睡梦之中饮酒作乐的人,天亮醒来也可能会痛苦饮泣,睡梦中痛哭饮泣的人天亮醒来也可能会在欢乐之中追逐打猎。

一个人做梦的时候并不知道那是梦,睡梦之中还会卜问梦中吉凶,醒来之后才知是梦,人只有在清醒的时候才知自身是一场大梦,而愚昧的人自以为清醒,好像什么都知道,其实什么都不知道。

人自以为是的清醒,其实只是自己处在局限中,不知道自身所处的局限。

就好像一个人处在主观世界里面,他永远不知道从客观角度审视自己,只是被主观意念引领的傀儡而已,这样的人生就称不上清醒,一个人在梦中永远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

而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答案就是道家思想的“无心无为”,以无心去做事,以无为去作为,才能放下自己的自以为是,看清自己从未看清的人生,这是一个人活好当下的前提。

一个真正看清自己的人,才明白当下应该怎么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