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

  • 《雪中悍刀行》的魏晋风流——兼议网络文学与传统的关系

    一《雪中悍刀行》是网络文学作家烽火戏诸侯的作品,初刊于“纵横中文网”。从2012年6月起始,于2016年8月结束,后又有若干番外篇...

    2020-02-15
  • 王占黑:去大润发(节选)

    我就这样坐着,想自己毕业前的欢脱劲头,可以经济独立啦,还可以和男友同居。然后呢,分手了,谈了一个同事,又分手,于是被另一...

    2020-02-15
  • 文珍:小孩小孩

    外婆二十岁嫁到武昌城,唯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小林喊舅姥爷的——一直留在黄陂老家,后来子女也就一直没离开王家河。舅姥爷“...

    2020-02-15
  • 鸽苏拉《万人迷》第204节

    人中。西莉幽幽转醒,踉跄地站起来。尽管她四体健全、肤色白净, 但仍然给人一种苍白、虚弱之感,这种虚弱是一种精神上的脆弱, ...

    2020-02-15
  • 鸽苏拉《万人迷》第205节

    如何都够不着的,他们也就偃旗息鼓了。内心快活的古雄看到镜中出现如同黑色幽灵般的一团影子。当他看清那是一件黑色的斗篷,看见...

    2020-02-15
  • 鸽苏拉《万人迷》第206节

    “干嘛?!”吉尔斯道:“不好看!”“不好看?”苏试 M-o M-o 自己的脸,“不存在的。”吉尔斯也不管他,就是给他把头发拆了,...

    2020-02-15
  • 鸽苏拉《万人迷》第207节

    店的老板,他对金钱的 Y_u 望,正好与查理纸醉金迷的渴望相得益彰。“不要害怕别人的 Y_u 望,了解这种 Y_u 望,驱使这种 Y_u 望...

    2020-02-15
  • 鸽苏拉《万人迷》第208节

    如果有一天,少女重新降临法兰西,他希望她不必去拯救国王,而只是在一个和平的统一的法兰西,幸福,安稳地生活。“……”眼中的...

    2020-02-15
  • 直面疫情|一双棉鞋(小小说)

    在地铁里像沙丁鱼般挤了将近两个小时,出了地铁站,穿过两个街道,Rachel终于回到了这个始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居民楼。打开屋门,...

    2020-02-14
  • 穴鸟

    公元2074年,由于资源及种族的争端,地球上爆发了空前规模的战争。战争投入了空前的巨大的兵力,超越了之前的恐怖的第三次核战。公...

    2020-02-14
  • 花井花子《与雪女开出的花是百合吗》第37节

    口说下小学时期的事!?」凉花强行扯开抓住她肩膀仿佛随时都要扑上来的娜丁。解释说没有听到全部以后,娜丁虽然觉得有点奇怪,还...

    2020-02-14
  • 花井花子《与雪女开出的花是百合吗》第38节

    自己为交到娜丁以外的朋友而兴高采烈,没有考虑娜丁的心情就在那高高兴兴地说。高高兴兴地说自己和对娜丁有偏见的人相处得很好,...

    2020-02-14
  • 花井花子《与雪女开出的花是百合吗》第39节

    冬相遇后过了差不多三个月。从时间上说是一年的四分之一。但凉花度过的这三个月,可是浓密得难以单纯用时间来计量。是雪代真冬,...

    2020-02-14
  • 花井花子《与雪女开出的花是百合吗》第40节

    「嗯,早上好夏纪。在等人吗?」带着优雅光芒的白金色头发划过秋日凝重的天空与清澈的风,娜丁在原地转了一圈,张望四周。「还准...

    2020-02-14
  • 花井花子《与雪女开出的花是百合吗》第41节

    样一阵麻痹。凉花微微提起腰,揉搓屁股。往外面一看,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了。本来就古老又被厚重窗帘给封闭了的这个充满尘埃的教室...

    2020-02-14
  • 老学究

    老学究住廖大伯菜园子后面的一间茅草屋中,小小的茅草屋平时都是关着的,探头望去,屋子黑暗不清,根本不知道屋里有人没人。但是...

    2020-02-14
  • 雪谷真情路

    大雪纷纷满天飞,除夕将近人难归。燥燥在心急如焚,凌怜游子何时回。1距离除夕还十六个小时,整个城市都笼罩在大雪的覆盖之中,...

    2020-02-14
  • 喊山【微型小说】

    一“阿大——”“——大。”“阿姆——”“——姆。”喊声,沿着山峦,掠过树梢,又倒流回来,甜妹子怀疑道:“亮叔公,是不是阿...

    2020-02-14
  • 麦子熟了

    一他乘着公交,行驶在家乡的路上,他让自己不带任何感情的去观察周围的一切。他假想自己是个小说家,并以这个视角观察着从他身边...

    2020-02-14
  • 错爱(小说)

    这是一个寂寥的夏夜,一阵阵清凉的风从窗外袭来,阳台上米黄色金丝暗花的薄窗帘轻掩着,时而飘起,后又垂下。一缕柔柔的、清冷的...

    2020-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