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小说)骂功(二)

在你自己的故事中,“你”始终是个旷世英雄,即使在别人的版本中,你早已成了一个无不耻之徒。 ———题记

第二天一大早,我刚一进办公室,韩大姐就气喘吁吁站在门口,黑着脸问我:“哎,小陈儿,我问你个事哈!”

“韩大姐,您说。”我把包顺手放桌上,连忙拉出一把椅子,让她坐,她却根本不睬我,只自顾自说得起劲儿:

“我昨天下班路上一直在想,回到家又想了一晚上,硬是一晚到亮都没睡着,你看我今天黑眼圈好重!我左想右想,前想后想,想来想去,就是咋个都想不明白,咋个都想不通,所以我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就骑着自行车奔办公室来了。我心心念念就只想问你一句:小陈儿,你昨天一直学我说的那句粗话,究竟是啥子意思呢?”

我心里戈登一下,遭了!早就听同事讲过韩大姐的好些爆笑糗事,”逸闻趣事”:

这韩大姐吧,特别特别爱美,特爱穿”透光”的直筒白裤,穿就穿呗,谁让那时流行呢,你把内衬穿好不就得了。可韩大姐偏偏爱在里面穿条花内内,天啦!只要她一在前面走,穿着高跟鞋扭动着她那肥美的臀臀时,一群小年轻就在后面捂着嘴小声滴咕:“快看,快看,韩大姐的小内内是黑底红碎花儿的呢嘿嘿嘿……”

韩大姐不仅爱“靓”出花内内,还特别喜欢大半夜地敷着面膜“昼伏夜出”。

一天晚上,因为加班,好些同事就在单位宿舍歇下了。半夜,起夜的同事看见一鬼影从主任房间“飘”出来,吓得正待尖叫,“鬼”已近前,借着昏黄的路灯光一瞄,原来是敷着面膜穿着睡衣的韩大姐,同事倒吸几口凉气儿。我的亲娘唉!亏得没叫出声儿,这要叫出声儿来了,日后指不定得穿韩大姐多少小小鞋呢!吓得同事赶紧低头钻进厕所,妈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什么也没看见,没看见,没看见……

唉!我这说话不过脑子的臭嘴呦,严重影响了韩大姐的美容觉,真是罪该万死呀:“大姐大姐,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这说话不过脑的臭嘴(我连自己自损的’低级趣味’也不敢说呀),害您昨晚没睡好,我道歉我道歉。您别多心,我真没别的意思,我只是单纯觉得好玩儿。我不只学您,其他人说荤话我也学的,真的真的,我发誓我发誓!”

我又顺手拉过就近的一把椅子:“大姐,您坐您坐;消消气儿,消消气儿;都是我不对,都是我不对!”我想故作友好,伸出手去扶她,她猛地反手一抬,把我的手挡开,那狗爪打得了手臂生疼。

早就听同事悄悄嘱咐过我,说这韩大姐可是个”厉害”角色,让我多加小心。

可我从小就是个心直口快,说话不过脑子,想说啥就说啥,爱胡说八道的主儿,这若要我在说话之前,把要说的话先在肚子里慢慢悠悠转上三圈儿,再委婉曲折地“端”出来;还得把女高音调成女中音,慢条斯理,高贵优雅,柔情似水地说,哎呀浑身起鸡皮疙瘩,难受死我了!那还不如杀了我呢!

而我却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说错了多少话,让韩大姐如此地记恨仇视我!

其实,刚到单位不久,我就领教过韩大姐的厉害了。

有一次我找主任签个字,因为要得有点儿急,我拿起笔正欲递给主任,希望他快点儿给我签了。哪知韩大姐不知什么时候已神不知鬼不觉地站在我身旁,猛地打掉我手上的笔,打得我手生疼生疼的。

我猛一回头,看她满脸褶子千堆笑,咧着那参差交互的“犬牙”,声音低沉而凶狠地对我说道:“皇帝不及太监急!”

我当时心里恨恨骂道:哪里钻出来个母大虫!我招你惹你了吗?

这算是于我当面施威吧。

而我才来单位一年工夫,已经不止一次遭遇她的“幕后”黑手“侵袭”了:

(此篇对话中韩大姐语言最好用四川话念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