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民间香医(6 破迷幻)

 

可能我们跑的太快,身边的小树不停的向后倒去,而我们身边却升起了浓雾,我们的脚步一刻都不敢停留,生怕我们一停下来就会发生一些我们难以估计的事情。

我向身边望去,道路的两边似乎开始长满荆棘,他们生长的速度很快,要是我们的速度再慢一点,我们可能就会被这些荆棘藤满给绊倒。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因为我没有听外婆和母亲的话,他们在和我开玩笑嘛?还是我真的做错了什么,内心纠结的我,甚至开始责怪自己不应该如此的莽撞,不应该一时贪玩逞英雄,把外婆和母亲的话抛之脑后……

“不行,我一定要从这里回去,我不能连累身边的小伙伴。”我发自内心对着自己说道,我感觉是我害了身边的小伙伴。

“既然你是被选定的人,我倒是想看看你能坚持多久。”此次这个男人的声音好像没有被可以压制一般,声音一字一顿的传入到我的耳朵里。

我看像身边的伙伴,他似乎什么有没有听到,这个声音似乎就是说给我一个人听得一样。

我们脚下的步伐一刻都没有减慢,但是我们又迷路了,原本清晰的道路,现在已经被黑色的荆棘所铺满,地上的荆棘还不停的在蠕动着一般。

仔细看那些荆棘,每根荆棘上都带着倒刺,倒刺的足足有3里面长,每根倒刺的尖端都是鲜艳的猩红色,好像刚刚吸过鲜血一样。

我使劲的揉了揉眼睛,继续向前看去,此时我身边的小伙伴已经失去了意识一般,还是不停的往前走着,我看到那些荆棘在他的腿上脚上留下深深的划痕,鲜血在倒刺的尖端不停地往下流淌着。

此时外婆的声音仿佛在我的耳边升起:“当我们的肉眼在欺骗自己的时候,那我们可能身处在幻境之中,要是我们不能从幻境中走出来,那么我们有可能就会永远沉沦在幻境中无法自拔。”

当外婆和我说这个故事的时候,我还认为外婆在逗我玩,认为外婆都是在哄小孩子,为了就是让小孩子听话而已。

依稀还记得外婆说过,当我们遇到这个情况,千万不要慌乱,要镇静下来,不要胡思乱想,更不要被眼前的景物所迷惑,我们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

此时我再看向身边的小伙伴时,他的眼神已经陷入空洞,似乎外界发生的一切和他无关一般,尽管腿上的血肉已经皮开肉绽,他还是机械的往前跑着,我甚至看到了他腿上雪白的骨头漏了出来。

而我自己的双腿也和他一般,已经面目全非,脚上的鞋子已经不知道丢在了哪里。而我抬眼向前方看去时,内心更是一片慌乱,只见几个人形巨树挥动着手里的武器,就像吃西餐一样,一手拿刀一手拿叉,而我们就是他们盘子的牛排。

千万不能慌,一切都是假象。

我只感觉嘴中一疼,因为太过于紧张,牙齿已经把舌头给咬破了,鲜血顺着嘴角向外流。当鲜血通过嘴角滑落在地面上的是时候,那些舞动倒刺的荆棘竟然全部消失了,脚下原本一片模糊的道路也显出了它原本的模样,黑褐色泥土从来没有感觉那么真实亲切过。

就在我内心惊喜时,突然身边一闪,身边的伙伴被眼前的巨树藤蔓顺着脚被倒提了起来,藤蔓上全部是猩红的倒刺,此时鲜血顺着倒刺的藤蔓,向小溪一般汩汩的向巨树的根部流去。而巨树似乎很享受,在那里欢呼抽动着。

此时我没有在犹豫,用手指在嘴巴内一裹,带着舌尖流出的鲜血,在自己额头上胡乱一抹,手上的鲜血比较多,一部分顺着眼角尽然流进了眼睛内,眼睛一阵疼痛,泪水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眼睛内一阵剧痛,眼睛似乎受到了刺激,大蓬的光芒从双眼中激射而出,当光芒和眼前的黑暗相遇时,一切污浊的黑气都变的清晰起来,那些张牙舞爪的巨树也变回了原来的本面目。

当我再次看向身边的小伙伴时,他已经晕倒在地上,至于之前看到的血痕累累的模样都是假象,都是幻境,他还是他。

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至少没有因为我,而让我的伙伴受到伤害。

“没有想到,你的血液中尽然拥有……”还没有说完,就听见一声厉吓传来:“谁敢动我外孙,我看你是嫌自己活得太久了。”

“不好,我们的行踪被暴露了,快走,不然命就丢在这里了。”一个黑衣男子对着身边的人急忙说道,然后自己一个闪身已经向路边的黑暗跑去,而他的伙伴竟然没有比他的动作慢上一分,一个地打滚就闪入身边的黑暗中。

此时来到我身边的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姥姥和舅舅。

“你去看看能不能追上他们,留活口,我倒是想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动我的龙老兰的外孙。”外婆的声音中夹带着威势,也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强势,这个还是我的外婆吗?

“没有想到我平时给你讲的故事,你都记下了,。真是乖孩子。”说完外婆用手在我的头上轻轻的摸着。

“外婆,我……”还没有说完,我就已经倒在了外婆的怀中。

“好好休息吧,没事了,外婆在你身边。”外婆的声音那么温暖的传入我的耳朵,渗透到我的意识中。

我没有更多的意识,沉沉的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