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提线玩偶》第一卷 第十四章相似的人

第十四章。

男人口中的帮忙路人甲不明白,不过对方也没等路人甲思索,声音落下,他又看向冥千溪“老七,你最是不守规矩,说好我们之间各自不干预,你坏了规矩。”

冥千溪耸了耸肩,对此倒是无所谓。对外对内,他都是这副态度,只按着他的喜好来,没有克制。

那少女这时已经整理好衣服,冥天云见状,哼了一声,带着那少女转身离开了。

冥家青年一代有七人,未来将会继承冥家最重要的七个板块。冥千溪排名第七,路人甲遇见的男人,冥天云则是排名第四。

男人领着少女动身离开,冥千溪没出声,看来他只是遇见了对方在做‘好事’,特意来打断一下。

路人甲反应过来,虽然冥天云所做之事有伤风化,但是冥千溪做的事同样是恶心人的行为。心中对他的行为不屑,不过她倒是没说出来。

冥千溪心思玲珑,见路人甲神色转变明白她心中所想,伸手捏起路人甲的脸,随后抿嘴轻笑着“呵呵,我在帮你。”

人家亲热,你打扰,还说是在帮我,脸皮可真的是厚。

路人甲心中吐槽,她却是没理解冥千溪的意思。见状,他叹了口气,只能将话说的明白些“冥天云和洛羽关系不错,他要是愿意帮忙,你想变回男人就有了几分可能。”

这话让路人甲想通冥千溪帮自己是什么意思,他故意惹对方,是想对方做点什么报复回来。冥千溪花了精力将自己变成女性,对方将自己变回去,那么这确实是一个报复冥千溪的好手段。

“你这不是……这不是……”

将自己变成女性,又惹别人不痛快,让别人再将自己变成男人,这不是咸菜蘸酱多此一举?

路人甲没将话说全,要是对方不高兴,拿自己撒气,就犯不上了。

“笨!”

冥千溪没有生气,倒是嫌弃了路人甲。敲了一下她的脑袋,见她吃痛抱住脑袋,如此才心情畅快继续着“我选中了你,想占有你,无论是你的男性还是女性,我都想占有。”

替换些词汇,再稍加润色,也不失告白良句。可惜冥千溪和路人甲不是情路,这话只是让她生气不已“你在想屁吃!”

对路人甲的火气,冥千溪只是斜眼看了眼就不在理会,她气急败坏宛如小猫反应,他看见反而是开心呢。

好心情不见,路人甲也不想再闲逛。按着原路返回,正好是舞台上有外来明星在排练。找到一个不错的位置,路人甲想看会表演转变一下心情。

坐好之后,路人甲眼角瞥见身边的男人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他开心路人甲就糟心,沉声着“笑什么呢?”

冥千溪心情不错,耐心的回应路人甲着“看舞台。”

顺着对方的手臂看向舞台,一瞬间路人甲愣住了。台上有两名妙美少女在表演,一人跳舞一人唱歌,相互配合之间默契完美,让看的人觉得赏心悦目。只是这不是惊住路人甲的事情,惊住她的是,刚才撞见一少女和冥天云亲热,现在她正在和搭档一起表演,因此路人甲心中怎么看怎么不是滋味。

“你看见那个,叫许秀秀,唱歌的那个是叶媛媛。声明一下,两个人可是情侣呢。”

冥千溪喜好异于常人,路人甲也反应过来他为什么会感兴趣。一对百合,其中一个人背叛了两个人的情感,这种事情虽然不是好事,却是一件饭后谈资。

台上两人,跳舞那人身子轻盈妙曼,唱歌那人声音清脆悦耳。路人甲离得近,能看见些许两人神色,两人稍有对视,神色尽是满面柔情。两人年纪不大,和自己相仿,看起来是在读生出道。这种年纪会选择公示的百合恋情,两个人之间肯定是真感情,只是为什么,一人会背叛呢?

心中纠结,路人甲没了心思看下去,尽管两个人的表演很是默契完美。正是这时候,她小巧耳朵感觉到有温热气息吹打,想避开拉开距离,身边男人的话让她止住了这想法。

“她们是我家名下的歌手,确实她们是一对公开的情侣,也是真心相爱。可惜年纪轻轻,前一阵那跳舞的女孩嗓子出了问题,两个人唱歌的组合少了一个人。在现在快餐时代,一个月的时间都会让小众明星淡出公众视线。冥天云知道这事之后,见了那跳舞的许秀秀,愿意帮忙让两个人在公司内转型。当然,这种事情,是有条件的,我们不是撞见了么。那许秀秀也是舍得牺牲,为了让另一个人能继续表演,她答应了下来,而且这事她没和另一个人说哦。”

缘由从冥千溪口中知道,这事他没必要说谎,相信了的路人甲心中只觉得胸口发闷。为了对方而委屈自己,这种付出实在是太愚蠢了!

“这太愚蠢了!”低声着,愤愤着。心中替两个人不值,又只能做一个旁观者,这感觉可不好受。

自己心情不好,身边的男人却是轻笑了起来“呵呵,这就是现实,都想给对方最好的,即使是委屈自己。”

“可是,可是……”

路人甲话说不出来,不是自己的事情,她又有什么资格说什么。明明相爱的对方,却为对方委屈自己,这种事情,实在是让人太过窝火了!

“还说别人呢,你为了三小,不也选择陪我了么?”

正在气头上,耳边的男人又出了声。一下子愣住了,男人的话她想反驳,只是他话说得对。自己为了三小委屈了自己,许秀秀为了另一个人能继续表演也委屈了自己,自己与她是相似的,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评论她的选择?

沉默了,路人甲没了之前的闷气。由冥千溪陪着,看完了一场排练表演,有粉丝给台上的两人送礼物,看着两个人喜悦的神色,尤其是许秀秀,她似乎没有受委屈的事情影响。

“得了,我们也走吧。人家做的选择,是对是错当事人觉得值得就好,我们就别跟着瞎操心了。”

被冥千溪拉着起身,路人甲心中有些觉得,他是说给自己听的。有些被说动,当事人觉得值得,就可以了。

与少女的缘分本以为就此到头,却是不想晚上时候,路人甲想领盒饭吃过对付一顿的时候,冥千溪拉着她去了演绎社独立出来的一件间息室。重点提及这里,是因为这里是冥家‘七杰’以及洛家那两位‘双骄’专用的休息室。被强迫着带进这里,她见到宽敞的餐厅里面已经有不少人落座,而其中能看见之前见到的冥天云和那名嗓子坏掉的许秀秀。两人对视发现对方,立刻错开了目光。

“能进来这里的,除开我们九人,剩下来的就是我们九人邀请进来的。”

七加二就是九人,那自己这是被冥千溪邀请进来的?低头看了眼被强迫抓住的手腕,路人甲不由得嗤鼻。

随着冥千溪找位置坐好,菜还没上齐,等待的功夫路人甲看向冥千溪口中那个,拥有能将自己复原的男人。

说是男人不妥,对方的身姿容颜,与女子无异。作为对方表演时的背景板,她不时能近距离的观察对方。舞台上,每每见到对方路人甲都会感到惊艳,惋惜对方不时女生。自己已经是长的阴柔偏向女性,而对方则干脆是生成了女性的模样,一颦一瞥,举手投足之间女子特有的气质涌现,看的路人甲心中不住感慨这哪里能叫做男人,如果不是一直听说对方是男人,她心中绝不会将对方当成男人看待。

洛家两者为双胞胎,一左一右在冥家长子身边,文静为兄长,落落大方的则是弟弟,后者也就是路人甲才观察的那人。对方也注意到路人甲在看他,微微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和对方平淡没有波澜相比,路人甲表现得有些紧张,她还想求人家帮忙。

“我可是在帮你,你看现在你不是见到了他么。今天混个面熟,明天就成朋友,再让他帮忙不就容易很多么。”

耳边响起的话语说的轻松,路人甲白了他一眼没回,真要是如此简单自己也不用纠结了。

却是路人甲没注意到的,同样和她不属于九人的那名少女,见路人甲没有看向自己心中松了口气。而冥天云见少女松口气的模样,神色带着玩味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少女神色见红,垂着头一直没有说话。

九人虽然是各自认识,然而相互之间没有打招呼的意思。直到菜肴全部送上来,作为长子的冥天宇发话,众人才是开动。如此路人甲也看出,自己身边这男人对长兄还是很顾忌的。想他平日里面行事我行我素,也有害怕的人,实在是少见。

如冥千溪所说,这次带路人甲来蹭饭,真的是带她来认识洛羽的。饭后趁着洛羽歇息的时候,冥千溪甚至是帮忙支开了冥天宇,让路人甲有机会和洛羽搭上话。

“你,你好,我叫路人甲。”三个人坐在一起,路人甲心中有压力,说话间都有些不流畅。

主动打招呼,那两兄弟却是没有反应,作为兄长的少年眼观鼻鼻观心没有动静,作为弟弟的注意力更多的则是在他兄长身上。气氛尴尬,路人甲如坐针毡不安了好一会儿,就在她想离开的时候,洛羽终于是收回精力回了路人甲。

“真是没定力。”

原本是想起身离开,听到这话路人甲更是尴尬。好在是洛羽继续出了声,没继续晾着路人甲“我哥性子内向,你不用过多理会他。至于冥千溪做的事情我知道,也知道你想求我帮忙。”

愣了神,反应过来后,路人甲已经不纠结他为什么知道,而是目光有神的看向洛羽,等着对方的下一句话。洛羽没吊着路人甲,呵呵轻笑了两声,继续开口着“我能帮你,不过你自己最好是想好,是否真的要变回去。要知道,塞翁失马,福祸难料。”

对方愿意帮忙,路人甲对后半句话没细听,连忙出声生怕晚了对方反悔“我要变回去!”

“你想好就行,还有几天要开始表演,结束之后你找我,我会将你恢复原样。当然,希望你能保密,这种事情我希望别传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