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烟锁画楼红颜消瘦 情恨千劫逐水流

引:

传说故事去日本平安时代,是一个人们和妖精相互日常生活的阶段。在那时候的日本京都,每到夜里大街上都空无一人,此刻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妖精会相继出現,好像庙会图片一样在街上流荡……

^_^本系.列是引入《百鬼夜行》里的原形,空架写的小故事哦,情况是我国古代哈~

百鬼夜行の屏风隔断窥

翠帐红深闺,一对恋人相爱遣倦,立过承诺:“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做连理枝。”可最终小伙变了心。被叛变的女人心里满是憎恨,在以前的红深闺整天抽泣,破口大骂小伙的无情无义,这一切都被七尺屏风隔断看在眼中,浓浓怨气使它化为妖精——

“湄娘,决不能让那青楼女子进大家袁家的门!”偷欢病榻的婆母已甚为苍老,但语调却格外坚定不移。

“您安心,我明白的。”她点点头闻声,便觉如芒在背。一双曾给过她脉脉温情的双眼,此时竟射出去尖刀一样的眼光,直刺心头。

她学会放下布幔,嘱咐丫鬟无比服侍以后,细声退了出去。袁思然阴郁着一张脸,抢步向前,一手撑在廊柱上,遮挡她的去向。

“就别想要亲娘得话压我,姈奴我非娶不可。正妻又怎样,但是一纸休书的事!”

她抬起头,在袁思然的眼瞳中见到自身惨白薄弱的影子,宛如一片碎纸,悠悠坠落旧梦的浮尘。

弃捐箧笥中,养育恩中道绝。

“思郎,哪个姈奴到底好在哪儿?”她最后一次那么唤他,甜美柔情似水的召唤,竟能越来越这般苦味。

“还用说吗,自是啥都好。”提到那狐(媚)诱人的女人,他嘴角激起得意忘形的倾斜度,言语间还没忘记嗤之以鼻:“燕雀乃知鳳凰之姿?”

“即便她在你带回家的点心里放了玫瑰花,让我没了小孩……也都不在乎吗!”她禁不住低泣着轻喊,泪眼婆娑中,她见到同自身定好相守之约的小伙一点点地粉碎。

“给我闭嘴,一而再再而三说姈奴低贱,自身却用更卑劣的方式诬蔑她,你真认为我不敢休了你!若不是你、呵,实际上就是你固步自封,自以为是技艺高超。”袁思然嗤笑着扬眉:“却不知道这天下第一的绣艺,早就并不是你呢。”

让袁思然惊讶的是,她并不象想象那样勃然害怕,都没有逼问那个人到底是谁,依然一副怠倦悲寒的神色:“你坚持而为,因为我无甚可说,仅仅进袁家后,我同意了婆母2件事,第二件既没法保证,那第一件便誓要保证,也不负婆母与我母女俩一场。”

“待我绣成百卉梦蝶瑰彩卷,你再让那个人进门处。”

姈奴断裂了手上的玛瑙石簪,眩目的太阳从窗格照进,手心好像两条凄艳的血痕:“她如果十年八年、一辈子都绣不了呢!要我躲在这里角落耗光青春年少,直到油尽灯枯也不可以顺理成章,真真是吃人不吐骨头……”

袁思然看见玫瑰花泣露的娇美丽人,痛怜不己:“姈儿安心,我也不回府了,这里陪着你。”

“这如何行呢?姈儿怎能让夫君身上大逆不道的唾骂……”姈奴握着袁思然的手,晶莹剔透的泪滴落在他手指尖,相寻了一会后,又嫣然而笑:“夫君,姈儿想起方法了。”

蓝田很喜欢姈奴,若说喜爱到哪些程度,他感觉假如必须,他想要为姈奴努力生命。

可是,他仅仅锦鸾绣庄的一个绣工,姈奴并不一定他的命,连钱也不用。

姈奴是怡红院的青楼花魁,卖艺不陪睡的品牌在镂花扇窗上挂掉七年,任是多少风流韵事富少、纨绔少爷竞相青睐、一掷千金,也没能取下。更难能可贵的是,她的容貌好像有魔法一般,数年如一日的妩媚动人(妖)娆,清波散流、烟脂唇勾,小小姿势就是万千风情,故青睐她的小伙从没有过厌烦一说。

青楼花魁这般,引来城中心小伙痴迷、女人生怨,姈奴却美目盼兮,说自身的品牌并不会太难摘,只有一个标准。

“娶我。”

十年一觉扬州市梦,获得青楼薄幸名。

众顾客来怡红院只不过是寻欢作乐、灯红酒绿,一掷千金的洒脱、浓情蜜意的烂漫、清歌妙舞的沉醉……就算落个薄幸知名度的吐槽,也全是风流韵事一种,但娶青楼女子回家了,那简直个多大的段子,谁也不会那般傻。

偶遇以前,蓝田一直据说着姈奴的小故事,倒不是他冥冥中已察觉到到这一段缘份,只是由于绣庄的秀娘们太爱嚼舌。

“县令的大少爷昨晚也捧了姈奴的场,摆手便是一袋金锭。”

“都说她的双眼能勾.人,被看上就逃不掉,执迷不悔似的朝圈套里投钱。”

“不是说她常常到山上去拜狐仙么,难怪一副狐(媚)模样,妩媚动人的……”

他们妒忌而不甘心,乃至能够 说成讨厌,缘故非常简单,他们整日辛勤地做着绣活,以致双眼头昏眼花、手指酸痛,一个月出来也但是几两银钱,而那青楼女子一颦一笑间,就是他们一年的钱,这般天悬地隔的差别,使他们就算素未谋面也仍然恨得万般无奈。

但是任他们怎样言过其实,蓝田也仍未沾上怨恨。他品性向来清和淡泊,不太可能莫名其妙去憎恨一个女人,并且他极有刺绣图案技能,热衷于在绸缎锦缎上绘绣出一幅又一幅漂亮图卷,并不是作为维持生计的活计来敷衍了事乃至难熬。

他与姈奴的缘份,便起源于刺绣图案。

那一天,一乘粉缎小轿停在绣庄门口,丫鬟还未及掀帘,已经是一阵缭绕花香。下轿的女人一袭红裳,媚而不妖、艳而不俗,一双星眸宛如侵润在广州天河中的星空,光辉灿烂,令人移魄忘魂。

店家看得恍了神,一时辨别出不来是千金大小姐還是豪门贵妇,迭声嘱咐兄弟奉好茶叶、呈绣样。

“这种绣样全是大家最出众的老师傅绣的,您看一下喜爱哪样款式?”

女人细心看过一番,最终将那玉葱一样的手指头点在一幅缎绣上,蓝田日暖玉生烟。

“这名老师傅在吗?”娇喉莹莹,宛如空谷莺啼。

蓝田被兄弟找了回来,他隔了两步站定,任是低下头,也觉那灿烂的明亮美的令人移不睁眼。

女人让丫鬟付了两颗金锭,一双美眸凝着蓝田:“还请老师傅明天到家里一叙,我真细细地告之刺绣图案所需。”

“好,不知道女孩想绣什么东西?”

“婚纱。”

“大家据说了没,这次真被那姈奴钓上乘龙快婿了,便是彩凰绣庄的袁少爷!听说被她迷得如痴如醉,发誓要娶她呢,已经为她赎了身,按置在市郊的庭院,简直家门不幸!”这话一出,秀娘绣工们一片啧啧声。

“但是啊,袁夫人果断不同意,并且彩凰绣庄全依靠她家少夫人的绣艺,才足以坐稳城中心第一绣庄的部位,于孝于利,袁少爷那么做都太天真了。”

“怎么讲,只有说姈奴拜了这么多年的狐仙,总算显灵了……”

蓝田在一片酸言恶言中整理好刺绣和针线活,向店家打过招乎,按女人给的详细地址寻去。

成北往北,是市郊吗?他内心已过一过,却不肯瞎想,直到赶到庭院,见佣人们已经挂灯笼,大红灯笼上豁然写着“袁”字。

蓝田也说不清楚自身是何思绪,只觉嘴角涌起一丝寥落的笑靥,想来也是,那样妩媚动人绝世的女人,才当之无愧青睐与妒嫉的青楼花魁之名。

夏初的熏暖气温,姈奴在家里并不盛放,只着了一件珊瑚色锦雪纺裙,如墨的愁丝才洗好,似飞瀑般散着着,丝绸一样的光泽度,依稀可见身影。戴着立体双环玛瑙石镯的皓腕轻轻地一晃,红晕转瞬间迷了蓝田的眼。

“我与夫君好不容易才走到最后、结成夫妇,故我觉得请天下第一的绣艺老师傅为大家制喜服。”

“谢谢你们女孩器重,我定会尽己所能保证最好是,仅仅这天下第一的绣艺,我实不敢当。”蓝田作揖道。

姈奴愕然,樱唇一撅,于冶丽妩媚动人中外露一些娇娆,蓝田的心灵好像被她的纤纤玉指挑逗着,意乱(情)迷。

“老师傅为什么这般谦虚谨慎,别因这些大绣庄的名号减损斗志,你的手艺相比彩凰绣庄的镇店之宝,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姈奴让丫鬟用来画轴,将画轴在桌子进行:“这是我绘图的企密安样云和百鸟朝凤,请老师傅依着样图刺绣图案。”

蓝田早就为姈奴的容貌所乱倒,看过画轴后,也是被她的才华所钦佩,反应神后忙深深地点点头:“女孩安心,我定全身心不遗余力,不负女孩这高超的画技。”

自此,蓝田每天都去成北的庭院,为姈奴缝纫婚纱喜服。姈奴刻意给他们布局了一间恬静的房子,拉开扇窗,便可见到香熏草暖的庭院,她在哪拂琴绘画、看花散散心,一举一止,皆成景色。

有时,还见到她和袁家公子哥花时共饮、月夜共语的相爱场景。他内心由不得感叹哀叹,今此如花美眷,却被凡俗所伤,只有躲在方寸角落白头偕老,不可以鸣不平。

一见倾心,再见了倾心,可我除开绣艺,全都给不上你。只盼前些给你绣成婚纱,做人世间美丽的新嫁娘。

殊不知,十几天后,姈奴突然赶到他屋子里,翠玉般无暇的脸孔上,泪痕斑斑。她看见快竣工的瑰艳婚纱,星眸恍然一痛,如意体态宛如被断裂的枝丫,颓然跌坐着地:“为什么那样待我……我到底做不对哪些……”

“姈奴女孩,不知道出了任何?”蓝田心痛不己:“我若是能帮上忙就好了……”

因此,蓝田被袁府的恶奴引着,进到内院,去见哪个辱蔑姈奴自尊和感情的女人。

“百卉梦蝶瑰彩卷,是袁祖传了多代的梦,蓝老师傅若不相帮,她是断不太可能取得成功的。”

“但是,刺绣引群蝶,这殊绝的手艺,因为我没有什么掌握、”

“蓝大少爷!敬请你为姈奴试一试,好吗?”姈奴泪水冰莹的眼眸、娇媚的要求,就算再多烦难,他亦随着点点头。

蓝田心之所想皆是姈奴,看到袁少夫人时,耳旁仍缭绕着她的抽泣与要求,由不得紧皱眉梢。

“少夫人,它是现如今城中心最有名的绣工,蓝老师傅。”恶奴详细介绍道。

蓝田这才反应神来,意识到自身脸色不对,担忧会露出破绽,妒妇的窥视本领向来出众,对于此事他颇为掌握,赶忙一改神情,尊敬地仰头。

殊不知,女人压根就没朝他看,只是低下头理着绣架子上的数十色线丝。

“少夫人、”

“我明白了,你去吧。”女人的响声浅淡不景气,似峡谷间即将流干的山泉水,幽咽泉流冰下难。

蓝田默然着等她张口,隐约感觉氛围一些不对,自身对她虽然带著偏见,而她,对自身好像也并无好感度,瘦削的人体一直侧冲着他。

“你的手艺是在锦鸾绣庄所教?”

“是的,少夫人别以为大家绣庄称号不足洪亮,实际上大家、”

“不,不是我这个意思。”女人摆摆手,轻叹了一口气:“你用锦鸾绣庄教的手艺,为大家彩凰绣庄法律效力,那样……好么?”

蓝田愣了愣,原先她顾忌的是这一层,也许抛开风流韵事,她是讲道理且知礼的人。

“我最开始的手艺的确是绣庄师傅所学,但这几年的刺绣针法,皆是自己所作,师傅说我随时随地都能够拜师,因而您不必担心。”

女人略微颔首,却依然若有所悟:“但是绣成以后,对你的身名会减损吧,公子哥将你详细介绍回来,是顾不得大家绣庄的信誉了,你嘞,也不害怕深陷无情无义的流言蜚语吗?”

“少夫人无须生性多疑,刺绣以你之名就是,我不过是个助手,难道说还规定像名人绘画那般题上署名不了。”蓝田掂量一会儿,便立刻回答。先前他还真没相寻过这种,姈奴宛如他平平淡淡生命中倏然出現的一道虹光,华丽绚丽间,他已遗忘全部凡俗烦恼。

以便那道虹光能始终绚丽多彩,他想要在普普通通淡而无味的生活里再次,要是能有时候见到她的似花笑容,足已。

“这如何行呢?与我无关的,我不能要。”女人摆头拒绝,切断了蓝田的心绪。

“可以的,还你要干万别介意,由于、我是有一定的图……”蓝田着急起来,害怕女人不同意。细想之中,百卉梦蝶图是否会是她的计谋,让姈奴深陷漫无最深处的等候?

女人似感受到蓝田的痴心,强颜欢笑道:“为什么都那么傻,但是最傻的、還是我……”

她摇摇手,提示不愿再听蓝田表述:“方可恶奴说你叫、”

“在下蓝田。”

“蓝田,既是这般,那么就现在开始。”女人回过头来,再三地同他点了块头,像盆友间的协作、大神间的较量。

蓝田一些哑然,他从没被那样看待过,是卑微的技艺老师傅,难能可贵获有的重视。

他连忙还礼,仰头后才认清她的脸,眼光由不得停了一停。

她比自身预期的更年青,也更漂亮,眉头内眼角皆看不到嫉怨之色,只是一种暗然的忧伤,紧颦的眉黛下,深谷一样的双眸旋着涡旋,望得久了,惟恐会对她的情意深有体会。

蓝田将眼光收了回家,自身已被虹光所迷,沒有思绪去看看那潭底中的暗黑。但心里却禁不住哀叹。

她不是被折在瓶中的枝丫,静候凋落;也不是被绣在屏风隔断上的花案,身不由已;只是被遗弃的鬓边花瓣,忧愁迷失中,仍摇荡着溫柔轻暖的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