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梦一世铅华碎一地硃砂 回望看不到姻缘如诗如画

靖帝要想废后,前前后后足足想想七年,追凶20年的萌妃换了又换,可无论是性格蛮横霸道的妃、精明能干的淑妃還是心思细腻的贤妃,都找不到王后的分毫错漏。

王后隋忆,是隋大元帅的庶女,虽为将门之后,却生得霞姿月韵、骨秀清妍,容颜言行举止皆是书香世家的清雅溫柔,是老人眼里极佳的儿媳妇候选人。并且别人才貌皆修,君子六艺、女绿茶道,乃至连烹饪技术也会,常常做素点心亲身送至皇太后的斋堂,引来皇太后赞叹不已,孝敬贤良淑德的知名度早被她博了实至名归。

隋忆进宫七年(靖帝废后的思绪起源于立她为后以前,当时因隋大元帅军权在握,而他才称帝没多久,在朝中未有可仰仗的心腹,只有为此套近乎)尽管爸爸手握着军权,她品性却温文尔雅温和,言谈举止从来不涉及到朝廷,连后宮事项也聪明谦恭地求教皇太后和比她较早进宫的德妃,因而这些废后需要的“罪刑”,靖帝任是决胜千里很多年,也安不上她的身上去。

再聊子孙,隋忆入宫第二年,便产下嫡皇上睿君,小皇上聪明伶俐俏丽,她也教引来当,睿君年纪轻轻言谈举止已经是皇室风采,虽高雅却不骄纵,连严格的太傅都赞扬能加。作为王后,别人该做的都干了,简直一点缺陷都没有,废后之途确实漫漫长路其修远。

“皇帝,那样好啦,您别着急立太子,王后着急之中定会露出破绽,在语言间督促您,或私下另想法子,写密信回隋府商量对策。介时您便可说她对您不敬,去信娘家人也是妄图干.政……”贤妃贴在靖帝耳旁,奉上计谋,自上年产下三皇子浩君,终获圣宠后,她出谋划策更加勤劳,做事工作作风也更加娇奢骄纵,常常在妃子眼前冷嘲热讽隋忆,饶是那样,也没可以把隋忆气得与失仪,遂前不久又斟酌了一招。

按本朝的沿袭制,嫡皇上满五周岁便会册封为皇太子,现如今睿君的生日已过几个月,靖帝却无一点儿立储的含意,朝中声响渐异,隋忆竟依然维持着她的良好的心态,在凤宫的庭院,陪着睿君做纸鸢。

“母后,大家画龙吧。”小编君取出金黄的色浆。

“龙样子的纸鸢将会不大好飞哦,画鹏鸟吧,大鹏展翅恨天低。”隋忆抚了抚睿君的前额,柔声讲到。

呵,还简直谨小慎微、步歩防备,怪道这么多年也找不出纰漏。但是日久见人心,看着你能放到何时。

“王后好劲头啊,看这悠闲自在的情况,明天的宫宴定是筹划好啦。”靖帝踏过母女两所属的石桌,到庭院假山一侧的石块上坐着。

隋忆和睿君站起施礼,两个人皆从从容容,看不到迷失和忐忑不安,更沒有外露想和他挨近的直接了当奉承之欲。

“回皇帝,早已分配好啦。”问一言一,是她一贯的对策,尽量地防止一切不便。

靖帝没法,只能再次套语:“没错,轩辕嵘的妻室,有入宫拜访母后和你不?”

“回皇帝,轩辕嵘之妻还未封诰,故此次宫宴,沒有给她设座。”隋忆宁静地表述着,她了解靖帝的眼光正紧抓着自身,仍镇静得似平湖秋月,看花开花落:“皇太后一些在意那女人的庶女真实身份,说也要再考虑一段日子。”

“轩辕嵘这几年在战场频繁有功,妻室当然能妇随夫贵。”靖帝负下手,嘴角吹拂心怀不轨的倾斜度:“朕也了解,这封诰给你来发确实一些刁难。”

“谢皇帝迁就,臣妾确是不愿拂逆皇太后之意,但是皇帝既感觉行得通,臣妾待会就要慈云宫向太后秉明。”

“王后不愧为将门之后,常常借力打力,既是这般,你就要和母后讲吧。”靖帝内心冷哼一声,这次大戏他早已等了很久,岂能错过了。

“是。”隋忆低下头施礼,一阵暧风拂来,她颈间漾起几声叮铃轻响,是那长命锁上的小铃铛。

成亲那天,隋忆颈上的长命锁便造成了靖帝的留意。按本朝风俗习惯,老人赐给的长命锁表明福分连绵,很多人 都是配戴到结婚以前,再换掉结婚时所赐之物,但隋忆却固执地在王后独有的凤凰来仪八宝赤金璎珞上,再次悬着她的长命锁。更让靖帝厌恶的是,隋忆配戴长命锁的方法,她不象其他人那般,外露锁面的图案设计,只是将“长命富贵”四个庸俗的粗字在许多人眼下呈现。

“皇帝,您说王后那块长命锁是否有哪些注重呀,难道说是在神殿前祈过愿,因此再俗她也坚持不懈戴着?”

不仅一个妃子和靖帝讨论过,听得多了连他也刚开始半信半疑,怪道她的后宫之途一直顺心如意呢。可他并不愿张口去问这等琐事,好像自身对她很留意一样。但是之后淑妃对他说,隋忆的长命锁从她小孩满月起便刚开始配戴,“长命富贵”的字眼是她已过世的奶奶所写,遂一直戴着留着留念。

“不确定是她奶奶为她求的平安符,也不知道在哪儿得的,那么很灵,弄得臣妾都想给皇帝求一个来到,让您事事顺心。”淑妃撅着嘴,靖帝顺手捏了捏她的桃腮,眼光却没凝在她脸部。

他对“友军”的心态向来如此随心所欲,也亏他们这般拼命,终究凤冠的引诱很大,极具标准的嫔妃都想尝试名震。

因此,此时靖帝又起驾前往贤妃的寝殿,告知她明天宫宴有大戏看,要勤奋扇风点火,让大戏越来越激烈。

“她们久别相逢,不知道会是如何的情况,还简直希望呢!”贤妃掩口而笑,眸光莹莹:“皇帝,宫宴以后并不是还会继续去御花园游赏么,要千万别给他造些机遇?”

“非常好,你介时随机应变。”

原先轩辕嵘从小就拜隋大元帅从师,一身武功皆由大元帅所学,并且从幼时到青少年,他绝大多数岁月都会隋府渡过,和隋忆两小无猜、郎骑竹马来。长大以后当然升高为两情相悦、两心相悦。在靖帝谕旨传入隋府的前一刻,隋忆与轩辕嵘都坚定不移地觉得,相互会是携手并肩一世的夫妇。

可是,谕旨三五行,便砍断了俩人承诺的天长地久。

靖帝不了解隋忆,也不愿去掌握,但废后的思绪动得多了,会禁不住遐思。不知道隋忆当时接到谕旨时是如何的情绪,憎恨、意外惊喜或焦虑?她和轩辕嵘是如何话其他,会像深爱的人听见自身无可奈何的立后决策时,凄切啜泣、泪眼婆娑吗?

那温文尔雅却冷漠的女人,确实难以想像,她抽泣的样子。

靖帝紧皱眼眉,三年前,轩辕嵘要赶往战场的情况下,他便推行过让两个人久别相逢,为此留有把手威协隋忆的方案,可是没能取得成功。

“明天精兵就需要启航了,本次鄢国与越国(结)盟,两(军)汹汹,形势令人担忧。待会轩辕嵘来辞别,惦记着他恰逢华年,朕内心真是一些愧疚。”他郁郁寡欢地为她发牢骚,暗示着她惟恐是最后一面,有话就赶快想法子说,别留缺憾。

殊不知,她竟绝情在轩辕嵘面圣以前,全身而退告退,并且走的是另一条路,连见面的风险都首先避免。

但是,据追踪的小太监回家禀告,两个人好像仍在冥冥中维持着一丝姻缘。

“皇帝,王后出了未央宫,说暑热太盛,让从南面的竹苑绕回来,她一行在上汉白玉阶时,轩辕大将恰好回来,但王后早已快走入竹海,因而他也没在乎,立即由内官引着进了正殿。”

“你确定两个人都没在乎吗?”

“这……丫鬟不可以明确,有一种、讲不清楚的觉得。”小太监思考了一会,总算想到适当的描述:“如同、文人墨客说的那句‘只能意会不知其所以然。’”

呵,来看她们还挺能玩的,朕当然要奉陪到底。

靖帝原惦记着,轩辕嵘若是昔日恋人难以忘怀,选定妻子容颜应当和隋忆较为类似,终究他当时决策娶庶女为妻,还和爸爸妈妈胶着了很久。

怎料,客观事实和他的猜想大相庭径,坐着轩辕嵘身边的女性,在百花争妍的宫宴上,宛如一株素雅的芸草,提心吊胆地存活。她不是怕轩辕嵘,只是怕宫宴中全部的一切,如同大部分自小就受欺侮、没见过世面的庶女般,谨小慎微、心气高。

轩辕嵘为什么会娶那样一个女人,难道说正由于她与隋忆没什么共同之处,防止触景伤情,睹人思人吗?

贤妃紧密地注意着隋忆,一双凤眼满是摩拳擦掌的激动,谁成想宴席一半以上,却把自己弄得心浮气躁起來。由于,隋忆从始至终,都没朝轩辕嵘看。

靖帝这里的情况也一样,轩辕嵘与同事们客套言谈举止,乃至还提示周围的妻子喝酒,却一直不向高台子上看。唯一仰头的一次,是开宴时自身把酒言欢,与臣子共饮的那一次。

“轩辕爱卿,本次全胜鄢、越两军,你不容忽视。韩内官,将朕的龙泉驿区酿给轩辕大将斟上一杯。”靖帝只能主动进攻。

轩辕嵘站起谢恩,只仰头与他对望了一眼,便低下头下拜,压根沒有偷看的空隙。

靖帝只觉眼下红色光一闪,轩辕嵘早已归坐,而隋忆那里,也是连双眼都未曾抬,垂眸看见玉盘中的水晶桂花糕,纤纤玉指固执银匙,轻轻地转动上边的桂花树,拼成半弯月亮。

轩辕嵘与向他套近乎的诸臣点点头言谢,那道红光便再次闪耀着,一会儿投射在镂花金柱上、一会儿闪动在硫璃屏风隔断间……早已变成他的标示。

“这是我第一次上战场时的留念,伙伴离开了,全都没留有,唯剩这颗从长矛上坠落的绿宝石。”

他每一件衣服的衣摆,都存着镶绿宝石的部位,年深月久,已变成胸脯的朱砂痣。

这般念旧,隋忆就没留些钗环珠玉、愁丝红绫,使他深深地眷念、深情没忘记?殊不知,他七年前派遣的暗卫已完全窥视过,轩辕嵘的的身上、小书房、寝房,就连学武的庭院也没有一切异常的东西。

靖帝由不得瞥向隋忆,以她的心计,决不能,“此后为王后,故来相决绝”。置身于危机四伏的宫廷,多一个痴心大将做主心骨与棋盘,这般好时机,她怎并不趁?但是,现下两个人连目光都不对,又怎样心意相通……

“皇帝,臣妾感觉隋忆并不是性格冷漠,只是深藏不露。”深爱的女人如果是点拔,他更觉隋忆为自己备着圈套,就如同华丽花草植物下掩藏的致命性沼泽地,稍不留神,便掉入谷底。

隋忆觉察到靖帝的眼光,略微侧头,也是那叮铃碎碎的的清妙响声,可他听在耳里,却像嗤笑。长命富贵的笔迹,于她是祈福,于自身,确是闹心的詛咒。

殊不知,她一点也不在乎他厌恶的神色,低下头再次吃她的水晶桂花糕,在轻咛的响声中,本来端静娴柔的微笑乃至还流露一些酣畅,好像有一种对付的思绪——了解你过的不太好,因为我就舒心了。

“皇帝,臣妾看那隋忆的神色言行举止,更加古怪了,这几年她压抑感得长时间,不知道会斟酌出什么之计来……”

靖帝正欲张口,却有内官来报:“启禀皇帝,皇后娘娘请您到清韵阁饮茶,还说、望您不必拒绝,尽量前往。”

“呵,来看她早已按耐不住了。爱姬安心,朕先去qq附近的人情况,回家大家再商议计谋,朕定让大家母女宠爱过度,坐享兴盛。”

靖帝远远地便看到隋忆正坐在亭子中,啜着一盏清茗,茶烟萦绕间,一双秀眸萦绕着迷濛的晨雾,不知道在相寻哪些。蓦地风过,她学会放下瓷盏,抬腕轻拂颈上的长命锁,手指尖抚弄着小铃铛,靖帝再度皱紧眼眉,他一直觉得,这响声是她对宫廷的冷蔑与嘲讽。

“见过皇帝。”她行了礼,不一靖帝督促,便直截了当。

“皇帝不愿立睿儿为皇太子,我对于此事并无一切建议。要是皇帝张口,我明天便可让太医院为睿儿医治,肯定他人体单弱,必须长时间休养,不宜为皇储。”

“你什么意思?”

“本朝废后非死即疯,我觉得守候睿儿长大了,也觉得沒有过失,不容易让自身可怜地断送生命。何况,当时是皇帝选了这条道路,必须承担的人是您,而不是由我要担负不良影响。我明天便同皇太后秉明,后宮四妃可再加设一位,由于此嫔姬是未来皇太子的母亲。”

“你……如何判断的?”靖帝尽可能控住神情,不许诧异和灰心丧气的小表情表露。自身的戏明晰做得非常好,诸臣和妃子都把眼光盯在贤妃和三皇子的身上,竟然被她猜来到自身真实的目地。七年来,自身窥视着她的一举一动,惦记着虽然她心计低沉,但仍在自身的把握当中,怎料還是小看了她。

“在这里宫廷里,最深刻爱的,当然藏在心里,提心吊胆,害怕殃及。”隋忆看见绿荫,茫茫一笑,直接便正了神情,再三地和靖帝对望:“瑶姬和二皇子辉君,是皇帝心房上的人,我与睿儿决不能去争这一席之地,也望皇帝,能保大家安全。”

“也好,朕回来和瑶姬商议,过几天再告之你。”

瑶姬坐着卧榻边,溫柔地看见孩子的睡颜,听完后靖帝得话,柳眉紧拧,连给孩子掖被角的柔荑也停不住地发颤:“皇帝,臣妾好害怕……”

“怎么啦?”靖帝赶忙拥住她的削肩:“隋忆既肯作出妥协,大家便省了很多事,虽然不可以立你为后,但辉儿当上皇太子,你母凭子贵,在后宮影响力比隋忆更、”

“但是皇帝,臣妾总感觉这件事情好诡异啊。”瑶姬将面颊贴在靖帝的衣衫,好像听着他的心率才可以踏实:“隋忆是将门之后,心计又深,朝中许多人、膝前有子,怎会甘愿忍让?这在其中,不容易有哪些阴谋吧……臣妾确实担忧,更何况现如今隋忆已看得出您最在乎的实际上是大家母女,她是否先用一席话让您释放压力防备,随后筹备着对辉儿着手?”

瑶姬越想越怕,缩在靖帝怀中,引来靖帝本来学会放下的石块又重重的压上心中:“来看,还得另想它法。”

“皇帝,臣妾瞻前顾后,其他方法都不能指责隋忆,還是要在轩辕嵘的身上着手,才可以将她归罪。”

瑶姬打听过,轩辕嵘与敌(军)交(战)时,胸口曾被另一方名将所刺,差点伤到生命,创口迄今未好,遂心生一计,决策驱使轩辕嵘在隋忆眼前使出苦肉计,介时隋忆在惊慌之中做贼心虚,奸情即定,大获全胜。

那天,轩辕嵘的妻子入宫向太后和隋忆谢恩,她心下怯懦,怕自身难登人生巅峰又恐说口误找麻烦,故要求轩辕嵘相陪。皇太后在意轩辕嵘的情面,甚为和悦地谈了一番,靖帝也带著几个妃子前去奉承,应情地在御花园设了个简易的看花宴,宴上氛围和睦。

唯隋忆在这里假心的祥合中,闻到了一缕阴翳的气场,她眉黛微蹙,一些躁动不安地按了按颈上的长命锁,然后再次执起玉爵喝酒。

靖帝紧抓她的神情,那一瞬间又修复的温雅坦然,到底是源于如何的自信?一道红色光闪出,是轩辕嵘在无意间地扫去袖子上的花朵,依然沒有一切沟通交流,却又仿佛,冥冥中现有定数。

“不好了,大皇子溺水了!赶紧来人呀!”伴随着婢女的狂叫,许多人手足无措地往河边赶。

睿君在湖里区打抖着两手,比他小一岁的辉君先哭为强:“呜呜呜……不干我的事,是皇兄说玉饰掉到湖里区了,要去拣……”

恼羞成怒,哪还能等护卫赶到,轩辕嵘立刻跳进湖内,托着睿君,往地面上游。他胸口的创口撕破,鲜血涓涓而流,水面转瞬间被染了一圈猩红,襟前的绿宝石仍闪耀着,似诡艳曼珠沙华的滥情。

瑶姬和靖帝对视了一眼,轩辕嵘的行为比她们预期得更为激烈,殊不知却不曾激出隋忆的一点儿响声,她面色苍白地跌坐着河边,皓齿咬着樱唇,左手紧紧握着长命锁,任是不许自身喊出来声。

简直个狠心的女人,内心惦念的還是富贵荣华。靖帝见瑶姬的筹备再度成空,面色阴郁得太丑。

轩辕嵘才成功便昏厥了,睿君面色苍白地扎入隋忆怀中,语调惊惧:“母后,睿儿沒有不乖、睿儿是被、”

隋忆赶忙摆头,提示睿君住嘴:“睿儿没事儿就行。”

“母后,这名大将以便救睿儿,不容易、不容易去世了吧?”

“不容易的,不容易的……”

一个月后,大皇子睿君、轩辕大将的病况与伤情皆已渐愈,但二皇子辉君自那天惊吓过度后,却起了毒斑,太医院数十名御医轮流医治,仍看不到转好。

“二皇子到底是啥情况?”皇太后皱眉头道。

“回皇帝、皇太后,二皇子身体康健,脉诊稳定,仍未有何不妥,仅仅脸部的身上皆长了毒斑,一些危害……容颜,怕讨人争议。”御医忐忑不安地回答。

“皇儿,近期朝中嗡嗡响声渐起,虽然是妄论是是非非,但也是无风不起浪。”皇太后甚为心寒地看见靖帝,似对睿君溺水恶性事件拥有她自身的猜想:“睿儿满五周岁,本就该立为皇储,你却拖至现如今,那样有悖祖先之规,故引出来减损其他皇上福禄的蜚语、”

“母后,您如何也讲出这类话来?朕就搞不懂,朕和隋忆的争夺,您为什么立在她那里!”靖帝气冲冲道。

“哀家不帮着隋忆,难道说还帮着瑶姬不了?”皇太后摆摆手:“你讨厌隋忆,哀家也没有什么建议,但你竟然喜爱瑶姬,且放任她作出这等祸患,哀家当然不可以置若罔闻。”

靖帝愣了愣,这机缘巧合的语调,难道说当上王后的人,都那样温文尔雅冷淡,慎重考虑,看透爱意。

“皇儿,你不是说瑶姬敦厚贤淑,所做之事皆因护子急切吗,那便和哀家打个赌,怎样?”

因此,皇太后传瑶姬到慈云宫,告知她自身感觉二皇子病得不祥之兆,决策使他前往领地。

瑶姬听后立刻哭倒在地,泪眼婆娑地要求起來:“求皇太后开恩,辉儿才五岁,就要千里的领地,臣妾做妈妈的确实割舍不下,此时仅仅想一想就已心若泣血,之后的无数昼夜可如何熬……”

“唔,说的也是,那哀家就例外恩准你一同前去,照料辉君。”

“但是、皇帝……”

“你只要安心,皇帝除了也有三千佳丽,辉君可就唯有你。”皇太后耐人寻味地睨着低头相寻的瑶姬,嘴角牵住一丝嗤之以鼻:“辉君病得这般不祥之兆,不要说是皇太子之职,能做下有领地的亲王已属不容易,你做为妈妈,该无比规劝照料才算是。”

“臣妾是皇帝的嫔姬,還是该伴在皇帝身旁。”瑶姬绝情仰头,作出了决策。

“呵,那样是不是,你对皇帝还简直痴情一片,只可是,这工作作风哀家瞧不起。”

“就是你给辉儿下了毒,对吗!”靖帝拿过隋忆手上的玉盏,砸得破碎。

隋忆在他狠厉的眼光中,淡淡的一笑:“皇帝安心,还不直到领地,二皇子的毒斑就会更好的,更何况也有瑶姬照顾,她们母女定会安全富裕,仅仅不可以再兴风作浪而已。”

“你……”

“不是我沒有忍让过,但退无可退时,只有以攻为守了。”

“朕绝不会放过你!”

“如何,皇帝还想要嵘亲哥哥下功夫么?可是我俩早已两千元七百九十三日沒有说过话了。皇帝这欲加之罪,惟恐找不着说词。”多年后,总算又喊出来那亲昵的称呼,隋忆的秀眸立刻凝了一层冰雾,惘然投射着两小无猜、岁月如诗如画。

顺元十一年秋,靖帝重病,隋王后及皇太子睿皆守候在病榻旁,但除开母女对望时的温暖以外,诺大的城堡,低沉如水。

靖帝又一次从黑暗中昏聩转醒,迷惘看见金柱上红色光闪亮,应是大臣候出外殿,在其中当然有轩辕嵘。

这两个人到底是如何传输爱意的?

隋忆叹了一口气,抬腕将颈间的长命锁翻了回来,龙凤呈祥的样图正中间,竟像疤痕一样,缺了一块。

是轩辕嵘衣衫上的绿宝石。

原先,立后谕旨下发的情况下,两个人连难过的時间也没有,只赶忙想到这不留痕迹的沟通交流。

你是我心中心中硃砂,你是我心中眼眸疤痕,一生一世的犹豫与挂念。

“在这里宫廷里,最深刻爱的,当然藏在心里,提心吊胆,害怕殃及。”

清妙幽然的铃铛声摇漾,那道红光总算能照射到她的脸部,她展颜而笑,似幽柔轻暖的蓝天,被红色光3D渲染后,倾洒满天红霞。

靖帝闭到了双眼,他同她干了很多年夫妇,直至离逝这刻,才知道,她一笑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