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笙歌落尽心思荼蘼 遣倦恋情却换得你一盏痴狂

我与梅郎的初遇,皆因阿姊“商谈”。

梅郎来映月阁,只听阿姊的歌,阿姊虽是一等歌姬,却并不是许多人竞相青睐的招牌,但是梅郎不喜盲目从众,他赞扬阿姊清越滢澈的声线,宛如深涧泉流,能濯洗人世间杂尘纷杂。

“故友早中晚上灵台,赠我江南春色、一枝梅……”阿姊最经常给梅郎唱这首歌词,并且清滢的声线会越来越格外幽柔,痴心不改间,应是希望地等待他的回答。

可是,梅郎每一次都佯做听不进去,仅用他温和怜爱的响声,回着另一首诗:“凉月生秋浦,玉沙粼粼光。哪家红泪客,不忍心过瞿塘……”(阿姊在阁中的名字为“凉月”)

“呵,这种纨绔少爷,一边痛惜着红颜薄命,一边让佳人更加薄命。”打扫的阿婆将我在窗前打开:“之后别和你阿姊那样痴。”

是的,阿姊与梅郎的小故事,全是我还在窗前听见的,映月阁是王公贵族的雅致之岛,才不容易要我这小妞打搅劲头,而阿姊,并不一样我讲这种事,一直怜爱地抚摩我的头:“亲妹妹还小,還是别了解这种为好。”

许多人都道阿姊待我姊妹情深,只有我明白,这不是真情,只是多大的养育恩。我从小失父,和妈妈不离不弃,妈妈去世前,托隔壁邻居将我送去千里以外的一家远房亲戚,这就是阿姊家。

怎料运势凄苦,把我送至的那一天,阿姊的赌(鬼)小舅就要将她卖往映月阁,他立刻问前去接人的侍从,儿童需不需要?侍从摆头,说儿童难判断未来的容颜,映月阁有银钱买更靠谱的。那赌.鬼便同别人探听“门坎”低些的教坊,我缩在墙脚一脸懵逼。

这时候,阿姊走回来把握住我手:“你是我心中舅舅,你卖我,因为我只有只能认了。可这小孩就是我父族的亲朋好友,你为何卖?这小孩我想带在身边的,介时大家赏她口饭吃,就无需帮我分配婢女了。”

“唔,也成。”侍从累计着点点头,要我随阿姊到了牛车。

马车上,我叩头不己,哭谢她的大恩大德,她将我扶坐起來,哀然强颜欢笑:“自此大家便是姊妹了,一切、看命数吧……”

最初,我都害怕立即喊她阿姊,只是学着阁里其他小丫鬟的样子,称之为“小妹”。

“亲妹妹,你别再记住哪些大恩大德了,我将你带在身边,也是有分别心的,那样,我便并不是无依无靠的一个人。”她两手按照我的肩,真挚道:“我们都是互相借助。”

岁月若水,澌澌地淌了八年,凭借阿姊的花颜月貌与清越声线,我们在映月阁的生活还算不上太遇难。仅仅、前不久的阿姊,越来越一些怪异。

这夜,客散后已近五更,我赶忙帮着阿姊卸掉钗环妆面,让她快些安寝,殊不知她竟披上一头如墨的愁丝,怔怔地看见青铜镜发呆。

“亲妹妹,你说我美么?”阿姊褪了脂粉和粉色眼影,神情微一些苍老,但雪白的面颊依然宛如露珠晕湿的玉兰花,溫柔细致、楚楚有致。

“这还用问么,阿姊美丽了。”并不是我有意讨她欢喜,只是在我心里,她便是人世间最为温婉可人的女人。

殊不知,她愕然后仍未觉得是多少安慰,反抬起头凝着我的脸:“若简直这般,我怎就等不到回应呢……倒就是你,这2年更加出挑了,娘姨他们没和你在说什么吗?”

我心由不得一提,细心想一想,这几天娘姨们遇到我后,确是会多瞥双眼,难道说是感觉,也可以在我的身上寻到发财之路?阿姊很早就嘱咐过我,在这里风流之岛若要自我保护,便不可引人注目,因而我成年累月皆衣着色调黯淡的旧衣服,从来不描眉施粉,干瘦的影子,好像一直滞留在黄毛丫头的年龄。但是光阴荏苒,现如今的我,逐渐快有阿姊高了。

我虽未对答,担心的心思阿姊早已一目了然,她站起到桌旁,开启龙泉青瓷熏炉,拈了一小撮香灰,回身放进妆台的镂花银粉盒里:“你明天把这个抹在脸部,先安几天病。”

“但是阿姊,装一下病就能躲过去么?”

“我已有方法,你听我的就是。”

我聪明地点点头,房外巡夜的仆妇提示关灯,阿姊便熄灭了烛光,但她眼里的火花却沒有熄,一双碧秀幽柔的星眸,在阴蓝的夜幕中,漾着滟滟辉煌。

深更半夜,我做了一个冗杂的梦,被了解的影子引着走一条沒有最深处的暗路,不知道前往哪里,可周边一片黑茫,除开追随一片身影以外,别无它法。虽并不是多可怖的恶梦,却有一种厚重压抑感的觉得,令人喘不过气来。

发昏间,我欲挣脱着醒来时,却听到阿姊悠悠的哀叹。

“亲妹妹,你休怪我,拖到现如今,我是走投无路了。你的命就是我所救,梅郎也是那样温雅风流韵事的大少爷,你定会喜爱的……因此,为我博一局吧。”

它是何意?阿姊到底叫我干什么?

我闷在房内,装了几天的病,阿姊也把谎言说得很真正,乃至伤心欲绝拭泪,悲叹我命不好。阿婆和仆妇为我煎了些小偏方,阿姊要我挑着喝过一些,那样出来,倒真一些病殃殃的样子。

梅郎来的那天晚上,阿姊命我以内寝偷偷梳妆打扮,穿上她选择的藕色纱衫和赤红撒花轻绫裙,黑发也第一次挽了起來,是阿姊亲身梳的飞月髻,她还刻意从髻上取下一支成双的琉璃月发簪,为我簪上。

“阿姊……”我忐忑不安地看见青铜镜中的自身,惶恐躁动不安的漂亮。

“你不是总说要回报我吗,那么就给我搞好这件事情,只消这一件。”阿姊贴在我耳边细语,坚定不移的响声却像极了娇吟:“让梅郎对你有感觉,最好是、迷喜欢你。”

招客的婢女将梅郎请进家,阿姊拂开纱罗布幔,菁菁离开了出来。

她今晚的妆面也是用心相寻过的,在初遇时的丁香色镂金银花绸裙上,披上玉色真珠披帛,让一些惨白的容貌显出一些凄婉温和,青春岁月的浪漫记忆力与韶光渐逝的寂寥怜香惜玉相重合,一缕缕的遣倦与纠缠不清,誓要让梅郎陷入这漫漫长路情海。

屋内清静而动荡不安,我清晰地听见梅郎的吸气和自身的心脏跳动,而阿姊,她虽笑靥娴淑,但我明白,固执最终一枚棋盘的心,应是如何的苍凉泣血。

阿姊抱住琵笆,唱着那了解的歌曲,但此次还不等梅郎回应,她已抢鲜张口:“凉月一拖再拖等不到红梅花,遂倾情为梅郎折了枝壮丽杏花。”

“嗯?”梅郎疑虑地侧头,隔着若隐若现的纱幔,我第一次看到那骏逸风流韵事的翩跹佳大少爷,难怪让阿姊朝思暮想,忧怨不断。

阿姊来内寝牵住我手,将我送至梅郎身后:“亲妹妹,这名是……大家的梅郎。”

“大家?”梅郎笑如春風,眼光从阿姊脸部挪到我的脸部,一双星眸好像被阿姊的清波侵泡过,似金耀石般光辉灿烂。

我翕了翕唇,终归是不知道怎样张口,只低下头给他们添茶,缭绕的花香中,一朵变枯花芯在茶叶茶中挣脱摇荡,不知道会绽开還是去世?

云影一样的袖子里,外伸那纤长润玉的手,原以为他是要接到茶盏,没想他竟拢住了我略微发颤的手掌心,溫柔的温暖,好像在关爱弱不禁风的鸟儿。

“简直个俏丽疼的小女孩,怪不得你待她那样好,竟肯将我分到她。”梅郎向阿姊扬着嘴角,双眼则笑盈盈地看我,提示我坐着他椅侧的护栏上:“你叫什么?”

它是阿姊的情郎。殊不知,他再如何清俊温良、暖若春荣,我脑子里也只能这一想法,一遍又一遍……

“她就是我带回来的远房亲戚亲妹妹,这么多年我护着她,不愿给映月阁签卖身契挂名,今晚是她、第一次见客。可置身这风流之岛,自己都朝不保夕,又能护她多长时间呢,这几天是让她装疯卖傻,姑且消除娘姨们的想法。”阿姊抚着琵琶琴头顶的白玉雕花,晶莹剔透碎碎的的柔光灯在她眸中闪耀着,滴出一颗寒性的小露珠:“梅郎若愿折大家两枝孤苦双花,便给她赐个名字吧。”

花开两朵,却愿独香一枝。

梅郎是风流之岛的清贵公子,但终究在百花丛中留恋玩耍很多年,也并不是片叶不沾身,现如今阿姊倾心吐胆,将大家姊妹都尽付于他,他估量着这一份呕心沥血,总算点了头。

“叫什么名字好呢。”他的眼里,倒映在阿姊凄婉的微笑与我羞愧的侧脸,两个人发鬓上的半弯琉璃月皆摇荡着,传出心灵转动的轻音:“拥有,就叫缺月吧。凉月缺月,相随如夜。”

离去映月阁那一天,梅郎在她们公子汇聚玩耍的碧霄馆摆了酒席,阿姊弹琵琶唱曲,我倒酒行令……听着许多人调侃的“赞扬”。

“梅兄(艳)福不浅,得双花佳人相许,简直风月场上的一段美谈啊!”

殊不知,阿姊优美清妙的琵笆声也压不住那角落的细语。

“不知道是多少银钱?”

“仿佛只消三百两,一个佳人渐老、一个情窦未开,赎一赠一,划算无比。”

假若岁月停在前一夜,阿姊也许還是幸福快乐的,由于虽然被细声闲论,最少她能唤一声“梅郎”,如今,大家进了梅府院子的侧门,才知道在映月阁的八年时光,我们一起和这世间隔了过多的恩仇与浮尘。

“大家住这家房吧,平常无比弹钢琴练曲,庶出酒宴时才可以出色,若是不可以得客人欢喜,那养大家有什么用!”管用仆妇嗤之以鼻的目光一睨,我不由自主地躲进阿姊背后,却暗然意识到,自此,大家都已沦落家姬(怕‘女支’被和.谐,就用楷音了。)

行妾室之实,却无妾室之名份。

“阿姊,你……后悔莫及吗?”

“被喜爱的人玩耍,远比被任何人玩耍好些。”阿姊转动着琵笆弦,响声清湲若溪水,却悄悄地越来越黯淡无光苦味,由于她了解,自此的生活,惟恐也有一种更悲哀的境遇。

当众喜爱的人的面,被任何人玩耍。

我与阿姊学了琵笆,因为心怀愧疚,她一件事传道授业,可我却学得不是很认真,尤其是唱曲,我不愿将声线矫揉修润,仅用自身的本音独唱,愁肠爱怨皆融不进歌唱中去,只能一脉原始的凄凉,曲未果调,歌已是伤。

“那样下来,大家并不是被遗弃,便是变成梅、庶出风流韵事(史)上的一记笑料。”阿姊郁郁寡欢,却又说不出来责怪得话。

买来个唱哀歌的家姬么?我暗然看见她眉心的细痕,腐蚀她佳人花貌的并不是岁月,只是那忽视她欢心的风流韵事小伙。

幸而梅郎,实际上我不该那么叫法他,因为我压根没如此唤过他,仅仅幼年的第一印象,刻骨铭心在心而已。幸而庶出对我的歌声甚为令人满意,还夸我的声音像青草地上纯然的风,能扫去内心的杂尘。

我与阿姊互看一眼,嘴角皆牵住淡淡的倾斜度。

树林之泉、草芷之风,若能那样凑合维持相守,倒也罢了。

“哪些纯然,还并不是由于年龄轻。”妾室讥笑着细语,阿姊唇畔的漪涟立刻修复恬静。

“子濯。”主母离开了进去,在庶出身边坐着,她坦然的一声召唤,便将这里的妾室家姬统统撇变成落花落瓣,唯剩她一朵雅致绽开的庄重牡丹花。

候在两侧的妾室皆退了一步,阿姊的身型也颤了一颤,我虽沒有多少感受,但也了解低头低眸,静候嘱咐。

“待会萧家大少爷并不是要来么,就由他们2个弹曲陪席?”主母斜睇了阿姊一眼:“别人但是在王爷府侯门进出惯了的,不害怕他嫌大家勤俭枯燥吗?”

庶出意会,朝阿姊摆了招手,我垂着的头低了又低,低进阿姊暗淡的身影里。

丫鬟们又摆了多张圆凳,主母点了几个善歌舞表演的妾室合家亲姬围坐在回来,我不愿意找麻烦,自身先忍让到一角。

“喂,小女孩,是否给你阿姊抱屈?”一个妾室偷偷回过头跟我说。

“实际上她应当感恩戴德了,由于最少有一个整洁之岛过老。”

我确实吃不消这轻浮冷蔑的语调,不计后果地回了一句:“为什么如此尖酸刻薄,大家都是老的,不是吗?”

“谁叫她不老实,认输凋落便是了,还千夫所指地惦记着贪慕虚荣,现如今自身遭看不上,也怨不得别人。”

“不,阿姊她不是贪慕虚荣,她是重情义!”

“情?简直段子,情字是大家这样的人能讲的么?”

这话一出,他们几个不可置否,我却懊丧地连旋律都找不着。

待我反应神时,发觉许多人正看我,有别于庶出当时的溫柔与风流韵事,是一种云淡风轻的逸然。

许多人也发觉萧家大少爷的眼光,竞相侧目而视瞪我,我低下头轻拨吉他琴弦,也不想将这番责怪往内心去。

“梅兄,这名女孩一直不弹曲,应是一会用于重点的吧?”萧家大少爷执起高脚杯,笑靥着便将氛围越来越缓和。

我之后才知道,他叫让卿,真正人如其名。

“萧兄说成,当然便是。”庶出闻声道,立刻提示大伙儿停住琴瑟管笛,要我弹琵琶唱曲。

我只能调了弦音、转动吉他琴弦,只觉凝在的身上的眼光纷繁复杂,寻味、妒忌、鄙夷……唯那抹清怡之色似蓝天白云悠云,定住了我的神思。

就算再纯然的风,也并不是平白无故而起,皆因心里秘密的痛苦与挣脱的涡旋。我弹的是酒席上常奏的许你浮生旋律,可耳边却传出阿姊曾念过的一首诗,流传那就是与歌姬临别时的伤感之曲。

“月缺花残莫怆然,花须终发月终圆。

更能任何销芳念,亦有浓华委逝川。

一曲艳歌留委婉,九原芳草妒婵娟。

王孙莫学痴情客,自古多情损青少年——”

萧让卿听着歌曲,时常地解决着庶出的碰杯和侃侃而谈,但還是匀出双眼看着我,一次又一次,与过去一切大少爷公子哥皆不一样,就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的重视。伴随着弦音的凄凉,他眸光里的清怡恬和被沾染喟叹之欲,我虽只有颔首垂眸,但那腔爱意,却已映进心湖内,起起伏伏、潋滟悠悠。

“你叫什么?我之后还要听你的歌曲。”

“奴家缺月,谢谢你们萧大少爷谬赞。”我的声音很轻,只如初见庶出时的忐忑不安,但是此次并不是惊慌与羞愧,只是喜悦和伤感相融的分歧思绪。

喜悦于你的赞扬,却伤感着大家遥远的距离。

自此,萧让卿常常来赴约,每一次都点此为他唱曲,据下大家私语,他以前是没办法请的。

“呵,你以为你的运势来啦?来看你阿姊给你寻的杏花不做数呀。”家姬们鄙薄地说着玩话。

“仅仅不知道是好运气還是恶运,萧家是世家大族,搞不好更加遭罪,比你阿姊还惨,凉月凉月,苍凉如月。”

“到你这更强,苍凉变残缺不全。”

“诶,缺月,你到底想不想随那萧大少爷走?”

……

若是此生能被那清亮逸然的眸光望着,我是想要的。但是,走不动,我说了算么?

也有走以后的生活,我更讲过算不上。

也许,在看不到的角落偷偷凋零,比在歆慕的人眼前凋谢,要许多了吧。最少,不容易旧事不堪入目忆。

可情根既已深种,为什么不可以言明?情之一字,大家低贱的歌姬,终究一生碰触不了?

“窗纱不愿施红粉,徒遣萧郎问泪痕。”我相寻着,需不需要像阿姊当时对庶出那般暗示着,以他之名唱首歌曲?而我抚弄着吉他琴弦,那句提前准备好的词在舌头心中转圈,却一拖再拖倾诉出不来。

我觉得问一问阿姊,又怕徒添她的心碎,一直挨延着,直至那始料未及的别离,大家连一声“珍重”都不如说。

阿姊是被一个醉鬼带去的,不知道是心灰意冷還是早就认输,她沒有抵抗,仅仅任凭那醉鬼拖动着,出了院子的侧门。

那醉鬼,是主奶水娘的孩子。他到院子探看他妈妈,却出现意外瞧见阿姊在花坛里採摘茉莉蕊,混浊的双眼一瞬间一亮。

“呵,这女性一脸凄苦的样子,与我那病亡的婆.娘挺像!娘,你赶紧来看看,我娶了她如何?”

“不好,这女人是家姬,并不是清正女人……算了算了,你可以娶便娶吧,你这醉虫,我也不寄希望于你如何了,待我向小妹回明。”

“这一点琐事,乳娘自身作主就是,无需跟我说。”主母无私同意,如同撇落一抹浮尘般冷漠随便。

我扔下琵笆赶来的情况下,阿姊已被醉鬼拽到门边框,这世间常常有很多悲哀好笑的偶然,阿姊的身上恰巧衣着那丁香色的连衣裙,她和梅郎初见、定情信时的浪漫色调。而现如今,却像一块暗淡的毛巾,那被抛弃的荒芜时光。

“阿姊……”

她沒有回应,但从那滞销品的目光中,我觉得评分外明确,吾生吾爱,永葬浮尘——

我终于对萧让卿唱出了那首歌曲,却并不是等候回答的慌措心情,反倒是一种看穿红尘的哀茫。

萧让卿认真地听着,不象庶出那般风流韵事恰当地婉言谢绝、都不似别的贵胄大少爷那样寻味吐槽,更不像这些树立自身不太好美色的高尚之人般冷蔑厌恶。

他看我,好像在体会我的思绪,已过一会,才轻轻地张口:“缺月,你的眼里……没有期待。”

思绪被看穿的我,怔怔地看见他,却引来宴上一阵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哈,原先萧兄也是有招花惹草的情况下。”

“大家只当你是温润如玉,坐怀不乱呢!”

“既难能可贵起了这劲头,让梅兄相赠就是。”

庶出瞥了我一眼,依然是惯有的温雅风流韵事,沒有对阿姊的愧疚、沒有对往日的追念……一片空白,只有那以前可恋,现如今生厌的荒诞风流韵事。

“萧兄若不嫌弃,只要带去、”

我共盈拨断一根吉他琴弦,羞辱的心情,让我还在萧让卿眼前委顿下来,那一望而知的残缺不全结果。

殊不知,萧让卿淡淡的一语,任何人都惊诧不已。我还在许多人讶然的眼光中,才恍惚之间意识到,并不是自身的幻听症。

他说道,我下一次带契书来。

士族大少爷,肯下契书纳他人的家姬为妾,这算作卑微女人贪慕虚荣有史以来的,一大荣誉了吧?

这里的许多人,皆比我更加惊讶激动,她们亲眼看到着这出大戏开演,振作地猜想诸多因由与结果。

“果真,残缺不全的名份,還是换不到你红颜一笑。”他在我耳旁随意,情蕴意蕴绻绻。

“我能笑的,仅仅不肯在凡俗的冷蔑和嗤之以鼻里。”

他握着我手,温和的手指尖在我手心画了一个圈:“你安心,缺月终能圆。”

殊不知,我终還是没直到他的契书,也没能再看到他的影子。

梅府的酒席仍在再次,妾室家姬们低声细语、客人公子哥们赞叹不已,各种各样猜想揣测萦耳,却分毫未勾起我的怨恨。

“庶出,我想去找他。”这夜,我学会放下琵笆,仰头望着天上将要消退的残月。

“呵,姐妹俩都一样痴。”庶出再次喝酒,似见惯了女人的痴心狗血剧。

“我低贱一世,唯他,在乎过我的自尊与悲欢……”

“阿姊与我,并不是痴心,只是道歉,渴望这世间的一缕温暖。”

我情意已决,寻来到萧府的墙壁,幽幽唱出那天的歌曲,无论等待自身的是无情无义還是一望无际哀叹。

“快步走快步走!”一群佣人围上来驱逐。

“你是哪个的歌姬,竟敢来滋事!”

把我互殴着,缩到墙脚,心里的涡旋旋绕起一阵悲痛:“歌姬也有哪家的吗,歌姬几乎就未曾有间……”

恍然,许多人把握住我的胳膊,像阿姊当初那般,将我护在背后。但我明白,此次,不容易有那不离不弃的承诺。

“都住手,它是我家的,弯月姨娘。”他牵着我手,朝边门走去。

嫡妻进大门,良妾进边门,贱妾家姬进侧门。我还在映月阁长大了,这种老规矩当然了解。

“我、能够 么……”

“为什么不能?记得我以前和你觉得的吗?你的眼里没有期待,因此,我等着你摆脱凡俗来寻我。缺月历劫,最终成为弯月。”他深望着我,在哪云淡风清的景色里,我看到自身的笑容,慢慢绽开。

“只可是,这世间憋屈了你,自此的时光惟恐不容易。”它用手指尖轻一点我的笑涡,溫柔蔓延:“但也没事儿,我能一直陪在你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