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异世崩坏录》开篇 十七命令

随着一波又一波的震动,晕倒在地的我,也逐渐转醒过来。摸了摸被砸破的脑袋,是温热的血液,刺耳的警报声从未停止,破碎的钢化挡风玻璃碎片撒了一地,电线、电缆、铁架子,各种断裂的电子零件不时喷着火花,相当骇人。

“有人受伤吗?”我朝着舰桥下的指挥台喊道。

“没有。”

“没有。”

“还撑得住。”

“啊啊啊啊,我的脚,我的脚。”被一块巨大飞来的铁块砸断了右脚。鲜血从断开的膝盖处如喷泉般喷涌而出。

“来人,帮忙。”我拿起一根铁条,架在铁块的下方,“一二三,起。”艰难的把铁块翘起那么一个角,把伤员拉了出来。

“止血带,快。”我叫喊着正在赶来的卫生员。

“所有人员报告情况。”检查了一下耳麦,还能正常运作。

“战舰左侧,再次检测到高能崩坏能反应。”

“战舰下方,同样检测到高能崩坏能反应。”

“没完没了了是吧。”

“布洛妮娅,布洛妮娅,收到吗?”

夹杂着间断的电流声,我模糊地听到了布洛妮娅的回应。

“听着布洛妮娅,在你所处舱室的右下方又出现了大量突进级崩坏兽。”

“可是舰长,突进舱室内的骑士级崩坏兽还没清理完毕。”

话音未完,一阵强大的爆炸声覆盖了所有频道。

“布洛妮娅,布洛妮娅。”没有回应,只有嘈杂的雪花声。

“上千只突进级崩坏兽已经突破战舰甲板,进入舱室内部。”

“舰长,舰长。”是布洛妮娅的声音。

“没事吧,布洛妮娅。”

“还好,皮外伤。”

“听着,布洛妮娅,带着你的小队撤退到伽马舱室。”

“可是,舰长。”

“没有可是,执行命令,马上撤退。”

我朝着下方的工作人员下令,“一旦布洛妮娅小队撤退到伽马舱室,立刻引爆贝塔舱室内的所有炸弹。把阿尔法、贝塔舱的防护罩能量全部填充到伽马舱周围,伽马舱的舰身不能再被攻破。”

“舰长,我们已经撤退到伽马舱室。”

“带好你的队员,做好防御态势,准备迎接冲击。指挥台,引爆。”

随着战舰又一次剧烈的摇晃,休伯利安下方的前两节底舱因爆炸脱离出母体,滚滚浓烟飘上天空,在舰桥上也能清晰看见,碎成各式大小不一的铁片和着大量突进级崩坏兽的尸体掉入海中。

耳麦在我耳里响起通讯接入的信号。

“舰长,战舰左侧的突进级崩坏兽群已经清理完毕。”

“帮大忙了,芽衣。”

两声闷响,舰桥前方的甲板突然出现两个巨大的黑影,这黑影遮天蔽日,完全挡住了战舰舰桥内的所有视线。

一个发着紫光的眼睛正望向舰桥内部,恐惧的气氛瞬间笼罩着整个指挥室。

“这是,圣殿级崩坏兽?”我倒吸了一口冷气,“要到此为止了吗?”

“不,这是崩坏帝王和崩坏女王。全员回避。”

一阵寒光,数条光矛从底部直插入桥内,每留下一个洞口,都能明显看到数百米高空下海面的惊涛巨浪。

“船体被贯穿了吗?”我用胳膊挽着舰桥护栏,勉强靠在左边的扶手上才免于掉入海中。

数把蓝色的光剑,一只发光的猫爪,各仅用了一击,就把这两只庞然大物从舰桥前端击退到甲板中央。

“抱歉舰长,来晚啦。”琪亚娜元气的声音赫然出现在耳机里头。

“没事吧,舰长。”德丽莎接着担心地问道。

“死不了。还有,抱歉了德丽莎,把你也牵扯进来。”

“这时候就不要见外了,舰长,先把它们解决掉吧。”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又是一声巨响,不出数秒,整艘休伯利安向左侧倾斜。

不用情报员通报,我也猜到,左翼的崩坏能反应炉被破坏掉了。

“急报,左侧动力室已被突进级崩坏兽群突破,休伯利安号动力下降50%。”

“指挥室,指挥室,请求增援,请求增援,啊啊啊啊啊啊。”凄烈的惨叫过后,通讯被无情地切断。

“驻守左侧动力室的女武神部队全军覆没,重复,驻守左侧动力室的女武神部队全军覆没。”

“封锁A1到F1的所有舱门。”

“需要调派右侧的女武神部队前去增援吗?”

“不行,右侧失守我们就会失去所有的动力。”

“布洛妮娅,布洛妮娅听得到吗?”布洛妮娅断连中。

“舰长,我去吧。”芽衣自动请缨。

“打开F1到F3的隔离门,把“蚊子”引进舱管中限制它们的飞行空间。芽衣,剩下看你的了。”

我的视线尚未转回,一道十字金光却从甲板处袭来剥夺了我的所有视力。一段较长时间的剧烈震动,顺利把我从舰桥上重重地摔在指挥室的地面。

“前方高能,检测到律者反应,前方高能,检测到律者反应。”爱酱的警报语音意外的醒目。

肉眼所见的天空彼岸,一道金色的人影在空中悬浮着。耀眼的金光,使我无从分辨其身份,只能依稀看到在她的身体四周,包围着四把金色十字架。刚刚的攻击,就是由其中一把十字架进行的。

“祸不单行。”我不甘心地锤了锤地板。“已经,扛不住了,天命的增援还没到吗?”

此时,金光退去,休伯利安的甲板上突兀地出现了一个足以占据舰身三分之一的恐怖巨洞。

“舰长,撤退吧。”芽衣在耳机里说道。

“不能撤退,身后就是南禺市一千七百万人的生命,撤退大家都得死。”

“可是,仅凭休伯利安现有的战力,根本没办法抗衡啊。”

“的确,就算把舰上所有B级女武神都搭上,恐怕也阻挡不了几秒。”我拖着残破的身体,暂时分泌出来的肾上腺素让我感觉不到疼痛。

要用律者来打败律者,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我狠下了心,咬着牙,决定当一回恶人。

这时的甲板,琪亚娜和德丽莎在千钧一发之际后跳躲开了律者的攻击,那两只崩坏兽就不走运了,连渣滓都没得剩下。

“琪亚娜,听得到吗?琪亚娜。”我朝着耳机喊话。

“舰长,琪亚娜收到。”

沉默了片刻,我咬着的嘴唇不知何时流出了鲜血。

“琪亚娜,解放律者的力量。”我用的是命令的口吻,没有任何犹豫,不带任何感情。

“什么,舰长,你说什么。”第一反应的,不是琪亚娜,是芽衣。芽衣的声音里充满着困惑与不安。

这时,德丽莎也呆住了,从指挥室的窗口望出去,她惊讶的表情更像是恐慌。

“等一等,没必要让琪亚娜变成律者,舰长,一定还有别的办法,舰长……舰长。”芽衣也变得紧张起来,语无伦次。

“这是命令吗?舰长。”琪亚娜冷静地回复道。

“没错,是命令。”

“那就没问题了,交给我吧,舰长。”只是一刹那,琪亚娜又变回原来那位活泼的元气少女。

“琪亚娜不要,等等,舰长,求求你,收回命令吧,求求你,不要让琪亚娜变成律者。”芽衣已经带着哭腔,在哀求道。

“琪亚娜。”德丽莎倒是异常的沉默。

“没事的,芽衣,德丽莎,我一定会把她解决掉,然后回家,和大家一起吃烤肉。”琪亚娜竖起一个大拇指,自信与从容绽放于脸庞。

“听着琪亚娜,没必要跟她拼命,先与她周旋一会,等我的信号,只要能禁锢她数秒就行。”

“明白,舰长。”

“剩下的所有人听令,登上逃生舱,准备撤离。”

这一个反常的命令下达后,自然有很多人发出异议的声音。尤其,是芽衣和德丽莎两人,她们甚是不解。

“这是命令,我不会重复第二次,违者就地军法处置。”我以前所未有的强硬语气向全员喊话。

“芽衣、布洛妮娅、德丽莎,你们也是,上船,走啊。”

“我…我是圣芙蕾雅学园的学园长,我…我不听你的命令。”德丽莎弱弱地说了一句。

“只要人在休伯利安,我就是最高权威,管你是主教还是副教。上了我的舰,就得听我的话。奥托来了也没有面子给,上船,滚蛋。”我向德丽莎嘶吼着。

“不,呜呜呜呜,我不要,呜呜呜,我不要啊啊啊。”芽衣的情绪已经崩溃了。

“布洛妮娅,过去把芽衣带走。”说完,我切断了与芽衣的通讯频道。

回头看着指挥室的众人。

“舰长,我们不走,我们不能走。”

“是啊舰长,我们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况且,舰桥这里,还有控制台,需要我们操作的。”

“抱歉了各位,拜托大家了。”我以尽可能标准的姿势向他们敬了个军礼。

我不会做无谓的牺牲,也不会抛弃任何一个人。琪亚娜,你相信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