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站着写文《难离》第67节

一瞬间的猜测,江雪青是不是喜欢自己,可很快就被自己否定了。也许就像雪青说的,只是权宜之计,是他亲手将江雪青推上风口浪尖,这件事情处理不好江雪青的名誉也会受损。可他没想过,江雪青其实完全可以把责任都推在他的身上,可他没这么做,难道真是因为他们是朋友,可为了朋友真的能做到这步?与其说当年的高瑛没想到,不如说是他不愿意去深想,自责内疚自卑各种情绪时时刻刻都在折磨着他,再加上江家和高家的压力,年纪轻轻的高瑛根本就没办法处理。

多年以后,高瑛回想起来就算看出一些蛛丝马迹也已经不敢去求证了,那时他和江雪青的关系已经到了冰点,一个月都见不上一两面的两人,走到这步再去纠结当年,求一个为什么实在太过可笑。可就是这样回避着,谁都不说,才使两人越走越远,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要不是江雪青提出离婚,高瑛从麻木心冷的生活中惊觉过来,他和江雪青可能还会继续如行尸走肉一样的过下去。

江雪青将双手**裤袋里,不知为何觉得手有些凉,指尖摩搓着才发觉是出汗了,紧张得出汗了。江雪青很想嘲笑一下自己,原来你也这么胆小。

“高瑛,我想吃糖炒栗子。”

意外的话语,高瑛一怔,下意识的反应却是去拿外套,拿了钱包准备出去买。

“这么晚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开着的店……”

弯下腰穿鞋的高瑛突然觉得后背一暖,江雪青从后面抱住他的腰,就像视频按了暂停,画面静止。直到高瑛反应过来,想转头却听见后背一声不要。

江雪青哭了。

高瑛慌了,想回头却被死死抱住,他急了,“雪青,你怎么了?我不问了,我不问了好吗,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很好了,我真的不求了,你不要这样,雪青。”

身体猛地被板正过来,一个带着咸湿的吻落在高瑛的唇上,高瑛的眼眶瞬间就红了。

“谢谢你,喜欢我。”江雪青低下头。高瑛捧起他的脸,用指尖抹去他眼角的水迹。

“我们好好的在一起,再一次好不好?”

“所以你们在一起了?”佟桉有些吃惊,吃惊过后有一种本该如此的感觉。

过了一个晚上,高瑛简直就像变了一个人,满脸喜气,走路带风,连带着周围的空气都热烈得让周围的人有些受不了。

高瑛晃着手里的高脚杯,“不用羡慕我,羡慕不来的。”佟桉切了一声,说实话,他心里有点酸。高瑛和江雪青和好了,作为朋友他当然开心,可想想自己……秦菲那个心狠的女人,是真的打算和他划清界限了。他现在连家都不敢回了,一回来他奶奶看他那眼神,他浑身都要冒火。

“那你们 Xi_ng 生活不和谐的问题解决了?”

噗……高瑛一口酒喷出来,佟桉得意的递了纸巾过去,“看来你还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啊。”

“我昨晚和雪青聊完天都亮了,你这人脑子怎么尽是这些东西,不怪秦菲不理你,我也嫌弃你了!”

佟桉很伤心,高瑛啊高瑛,你自己的事情搞定了,兄弟有难就忘记在脑袋后头了。

佟桉窝在沙发里,“不过当初江爷爷给你的第二个条件到底是什么?这么多年了不管我怎么问你都不肯告诉我。现在你和雪青守得云开见月明了,这么多年的秘密你是时候告诉我了吧。”

高瑛看了看时间,到点要回去了,雪青今天会早点回家约好了一起吃饭。

起身对他摆摆手,“做人不要那么好奇,我先回去了。给你找好代驾了,我城区还空了一套房子,你去住吧,密码是雪青的生日。你要是不想回家就去我家里躲躲。我走了!”

佟桉生气的用手指着他,临走了还要喂他一嘴狗粮!

高瑛出了包厢,手机上进来一条消息,江雪青说他已经回家了。高瑛笑了起来,刚要回消息,一个电话进来。高瑛看着上头的号码,脸上的笑意慢慢隐去。

接起来喂了一声,那头传来江雪松冷冷的声音,“来老地方,我们见个面。”

江雪青削着黄瓜皮,虽说高瑛让他别动等他回家再处理,江雪青还是闲不住。放在裤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江雪青甩了甩手上的水,抽了一张纸擦了擦,拿出手机,上头是一条高瑛的消息:公司还有事,我晚一些回来。

江雪青将手机放回口袋里,拿起削了一半的黄瓜继续未完的活。过了一会,手机又响了,江雪青眉头微皱,拿出手机是佟桉打来的。

“雪青啊,你替我和秦菲说说,我实在被我奶奶逼得没办法了。她就是配合我演一场戏也好啊。”

江雪青脸瞬间冷了下来,“演戏?你把秦菲当成什么了?如果你只是为了应付家里人,我劝你还是不要动心思了。”

佟桉简直是有苦说不出,“你们一个两个都要逼死我!那你们说我怎么办?难道真的把秦菲娶回家,我从来没想过结婚!”

江雪青想挂了电话,电话那头佟桉道,“你和高瑛不能和好了,就把我扔一边吧,说起来他应该回家了,和我喝酒喝了一半就急着回家给你做饭,我什么时候见过他这个样子。”

“你说什么?他之前和你一起喝酒?他没在公司?”江雪青觉得有些不对。

“今天他很早就从公司出来了,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和好了,向我炫耀了一路,我他妈狗粮都吃撑了,他人呢,在厨房里头当煮夫吗?”

江雪青道,“下次再说。”飞快的挂了电话,给秘书打了一个电话,“今天爷爷找过我?”

秘书道,“没有。不过,大少回来了,他的秘书今天来了公司,不过您已经回家了。”

“我知道了。”江雪青挂了电话,解下围裙,放下袖子,拿起外套。出门前给高瑛打了一个电话,能通但是没人接。

江雪青只能给江雪松打电话。江雪松的私人号码,知道的人只有江雪青。电话响了好一会终于被接了起来。

江雪松喂了一声,江雪青叫了一声大哥,无奈中透着一丝焦急,“高瑛在你那?”

江雪松沉默,不一会传来打火机的声音,“你跟得还真紧,怎么的?怕我把他扔海里?瞧你那点出息!”

江雪青打开车门,“大哥你在哪?我过来!”

江雪松眯着眼,眼神飘到对面的高瑛身上,“这是我和这小子之间的事情,你少来凑热闹!”

说完挂断了电话。

江雪青单手托着额头,又给高瑛打了一个电话,还是没人接听。江雪青发动车子,刚才他隐约听见海浪的声音。江雪青系上安全带,希望在他到之前,高瑛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

江雪松指着对面的沙发,“你坐吧。”高瑛没动,“您今天如果是劝我离开雪青,还是不要白废功夫。”

高瑛不卑不吭的看着江雪松,江雪松 M-o M-o 下巴,下巴的胡渣粗糙,他一回来就听说自己的宝贝弟弟又和高瑛搅合一起了。气得他赶紧给高瑛去了电话。

等到人来了,江雪松反而平静了,这么多年了他没少在暗里整高瑛,可这小子就像是打不死的苍蝇,死死跟在江雪青的身边。这样都折腾不掉,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和江雪青离婚,当时离婚的事情一拖再拖他就知道要出变数,果然……

江雪松点了烟,抽了一口,“我就想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