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站着写文《难离》第69节

高瑛满不在乎,“糟蹋。那我问你,你说了你没想过结婚,那你缠着秦菲干什么,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你这种行为,我要是支持你,那才是助纣为虐,天理不容!”

佟桉差点被气死,他满腹的委屈无处说,这段时间他真的憋闷死了。

“我这不是被逼得没办法了。你知道我奶奶都去她医院看她去了,我家传给媳妇的戒指都给她了。我就让她配合我演一场戏,她又没有损失!”

秦菲往地上呸了一声,“你真是无可救药。戒指我已经还给你了,我对你对佟家一点兴趣都没有,你还是找别人陪你演戏吧。就算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嫁给你佟桉!”

佟桉气死了,猛地站起来,“你以为我稀罕你!没了你,老子多的是女人!”

说完摔门出去,人一走,秦菲没了刚才的强势,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江雪青递给她手帕,“还是放不下?”

“我都已经放弃了,他怎么还是不放过我。佟桉到底有没有心,他以为我和他以前的女人一样吗?”

江雪青没什么好脸色的盯着高瑛,高瑛连忙摆手,“别这么看我,我和佟桉不一样,我对你一心一意,连看都没看过别人一眼,虽然我做了糊涂事,可我真的连那些女人的名字都没记清楚。”

“我去一趟佟家,把这件事情和佟老太太说清楚,你放心。”

秦菲趴在桌子上,哭的双肩颤抖。

“我去吧,我和佟老太太还算谈得来,你别搅合进来,我明天就去。”高瑛连忙接话。

江雪青也没拒绝,“我先把你送回去。你放心,你还有我们。”

一声我们,让高瑛乐开了花,恨不得现在就去佟家。

江雪青将秦菲送回家,坐回车里手机响了,是乔琛。

江雪青接起来,“出实验室了?”乔琛笑道,“是啊,一出来就给你打电话了,这么晚了,我还怕你睡了。我下周就要回去了,什么时候大家叫出来吃一顿饭。”

江雪青有些惋惜,“这么快。不再多留一段时间?”

“国内的事情处理完了,我也该回去了。到时候把高瑛也叫过来,这么多年我这情敌的名号也该摘了吧。”

江雪青看了看高瑛,果然这人一脸的不高兴,连掩饰都不掩饰。手机拿开一些对高瑛说,“乔琛约我们吃饭,去吗!”

高瑛紧握方向盘,“去!怎么不去!”

江雪青好笑,和乔琛约好了时间地点随后挂了电话。

“我和他真的不是那种关系。”

一会才传来高瑛闷闷的声音,“反正你有困难的时候只记得他,都不肯告诉我。”

原来这一趴还没过去呢……

“那时候乔琛就像是一个出口,一个可以让我喘口气卸下压力的地方。说白了,我也是个普通人,我也会有承受不住的时候。你已经够不容易了,我不想把我的压力转加给你。乔琛作为一个局外人,他看得比在局中的我要明白,而且他是我很重要的朋友,在没有认识你的日子里,他是唯一能懂我的人。”

高瑛压着心里的酸意,“我还是有些不舒服,我知道你和乔琛没什么,可我只要一想起来你在我之前先找了他,我就……”

一只手突然 M-o 上高瑛的发顶,高瑛心理那点不舒服突然就顺着那掌心的重量散了。

“有些想念你寸头的样子。”江雪青想起了十多年前那个桀骜不驯的少年,高瑛伸出一只手握住江雪青的手,“我明天就去剃。”

“现在这样挺好的。20岁的高瑛和34 岁的高瑛,不论过了多久在我的心里都是一样的。”

高瑛忍不住了,打了转向灯靠边将车停下来,车刚停稳,人已经不由自主的转到副驾,抱过江雪青。江雪青无奈,“好歹让我把安全带解了,勒!”

高瑛赶紧将他放开,解开安全带忍不住吻了上去。

刚开始江雪青还有些被动,被高瑛激得开始主动回应,两人吻得浑天暗地。

突然,车窗被敲响,高瑛不满的看着窗外,放下车窗,一个交通巡逻队打扮的人开了一张罚单从窗户伸进来,“先生请出示驾照,违章停车这是你的罚单。”

高瑛低声骂了一声,却见江雪青低着头,肩头忍不住抽着,高瑛以为他怎么了,弯下腰一看,江雪青憋笑憋得脸通红。高瑛郁闷了,又在雪青跟前丢人了,再想想,自己也乐了。

第二天的头条,是江雪青和高瑛车内拥吻的照片。亲热到违章停车,这么大的标题,气得江老爷子差点犯了高血压。

想给江雪青打电话,又生生忍了下来。这个高瑛,给他点颜色,这头就做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来。

以为我不管,你们就可以为所 Y_u 为了?没门!

高瑛去了佟家,当着佟老太太和佟桉的面将秦菲和佟桉的事情说开了。佟老太太一点不意外,安静听高瑛说完,佟桉脸上 Yi-n 晴不定的,看了好几眼他奶奶的脸色,老太太对着高瑛一直和颜悦色,到了佟桉身上立马就冷了脸。

“那姑娘不错,你就不争取争取?”老太太发话了,佟桉颓了,“奶娘,人家看不上我,您就别管我了行不行。”

佟老太太甩了他一眼,“我就知道,就你这德行,指望你成家立业简直做梦!你既然这么不争气,佟家交到你的手里也是作孽,还不如捐了也算是积德行善了!”

佟桉举着手往老太太身边挪,“奶奶,您真舍得啊。可别啊!”佟老太太推开他,“我还能活几年,还能护你几年?你要是像高瑛那样有能力有毅力,我还愁什么!滚滚滚!别让我看见你,三十好几的人就没一天让人省心的!就你这狗样子,哪个正经人家的女人能看上你!”

佟桉被老太太踢出了家门,佟桉的屁股结实的挨了一脚,揉着屁股不服气的在门口拦着高瑛,“我真怀疑你才是我奶奶的亲孙子,什么叫我哪哪都比不上你,他是没见过你以前的样子,混混流氓头子,也就现在装模作样的,芯子里全是黑的。”

高瑛不在意的揉揉耳朵,“你说完了?说完我回去了,还要和雪青一起吃完饭。”

“你就不管我啦?”

高瑛奇怪,“我管什么?已经向你奶奶解释清楚了,你和秦菲没关系,你奶奶也不会再逼你了,你也不用缠着秦菲了,皆大欢喜,不好吗?”

佟桉 M-o 着头,烦躁的挠了两下,“话说的没错,可我这心里怎么空拉拉的?”

高瑛打开车门,“那得问你自己!”

高瑛回了公司,刚回秘书就来了,说江老爷子来了,在会客室等了一会了。高瑛心想,这尊大佛今天是吹了什么风,来了他这个小庙。

果然……

高瑛一进去,江老爷子那如刀子的眼神把他全身上下刺了一遍,高瑛见他跟前没有茶水,责怪秘书道,“你怎么没有准备茶水?”秘书一脸尴尬,低着声音道,“老板,老爷子嫌我们这里的茶不上档次。”

高瑛的眉角抖动了两下,还真像老头子会说的话。

江老爷子冷着脸,“不用了,你这里的茶水我喝不惯,你这处的装修和你的人一样,处处都透着浮夸。”

高瑛让秘书出去,“您有什么事吗?”

江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