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此恨绵绵,缘来无期(第五十一话 董家大劫)

贾凌峰拉着林薇的手逃出了教堂,一位新郎拉着穿着红色旗袍的林薇,在街头逃窜,这是一道另类的风景。

凌峰他们手牵着手跑在大街上——一个新装革领一个红色旗袍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后面的军人也不停着追赶。眼看快被追上了,突然凌峰看见玉灵、邵峰,王博振、雪梅和月霞他们在前面向他们招手,凌峰他们跑了上去。王博振不知从哪里来的自行车推到凌峰的面前,让凌峰骑上车载着林薇而去。那几个军人快速追了上来,这时月霞一声令下,邵峰他们便把身边箩筐里的黄豆通通倒在街面上,那几个军人来不及刹脚纷纷踩上黄豆,顿时仰面朝天,狼狈不堪!

此时坐在后座上的林薇双手紧紧抱着凌峰的腰,头轻轻地靠在他的背上,她觉得这样紧紧抱住他真的很幸福真希望能一直这样走下去,真的……

她们来到无人的河边,两人坐在河边,林薇幸福地把头依靠在他的肩上,凌峰突然问她怎么突然来城里了?林薇听后,充满不满委屈说道,难道我不来就,你就瞒着我与晶晶成亲吗?听了林薇的话,凌峰连忙辩解,当然不是,只是我父亲的话,我也不能够违逆。林薇听后说道,我也是昨晚还听说这件事,所以今日一早就赶来了,然而……她的话没有说完,似乎要说一些“我来晚了,改变不了事实”之类的话。后来凌峰还知道,昨晚未雷锋赶往鹊桥寨向林薇透露了这件事。

(古榕树下 www.enjoybar.com)

“刚才你牵着我的手,我觉得那一刻我真的好幸福!”林薇突然说道,脸上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幸福与期许,凌峰听后,说道,“林薇,谢谢你!多谢你刚才的一记耳光,让我重新找回幸福!”其实,对于刚刚的一幕,林薇还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冲动了,而感到担忧,但现在听到凌峰如此说,也便放心了,只听凌峰说道,“纵然万劫不复,纵然相思入骨,我也待你眉眼如初,岁月如故。”听了他的话,林薇突然想起了他们第一次在贾公馆见面的情景,那是他们不期而遇的邂逅,至今都难以忘怀,她缓缓说道,“遇见你是命运的安排,而爱上你是我情不自禁。”

那几位军人被摔得鼻青脸肿回到贾公馆回话,听说没有抓到凌峰他们,虽然很生气但还是沉住气,让他们先行告退。张雷见了,连连说道,虽然婚礼被破坏,但好在晶晶总算是嫁给了凌峰。她的话音刚落,晶晶便委屈说道,嫁什么呀!连结婚戒指都还没有带上呢!贾梅听后,甚是心疼女儿,连连说道,戴戒指只是一个形式而已,如今你可是真真实实的贾夫人了。随后贾军长也安慰晶晶,听舅舅也这样说她还破涕为笑。

这件事一石激起千层浪,虽然刚刚发生没多久,似乎全城的人都知道了,传遍了街头巷尾,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贾军长为了减少张家及贾家的声誉受损,所以便逐个打电话给各个报社,希望报社不要刊登这件事,贾军长手握兵权,谁也得罪不起,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纷纷装聋作哑。其实,这件事也让司徒涛气愤不已,他可是亲眼看见凌峰牵着林薇的手跑出教堂,所以便对晶晶说,他要替她出头,教训他们!晶晶听后一脸不高兴,因为凌峰毕竟是自己的丈夫,她不想因为这件事而伤害凌峰。看得出,晶晶心里是真心爱凌峰的。听了晶晶的话,司徒涛心里更加为晶晶不值。司徒涛听后,生气说道,凌峰明明伤害了你,你为什么还要对他这样好?这样你会得到什么?晶晶听后笑道,尽管他伤害我至深,但他始终是我的丈夫,我作为一个妻子,怎么可以用一颗怨恨的心对待他呢?听了晶晶的话,司徒涛知道晶晶已经陷入了爱情的沼泽,不能自拔……

陈佳佳与董川流参加完贾家的婚礼,回家的途中一直都在说这件事,当冰雪儿听见这件事后,反而沉默了,她想到了自己,她不知道假如有一天自己也被父母们安排了这样的婚礼,表哥是否也会如此对待我?她默默回到自己的房间,她的脑海里一直都想着表哥与自己的婚事,她害怕,担心同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想着想着便有些出神,以至于陈雪梅来到房间都没有发觉,知道雪梅叫了几声还回过神来。

雪梅忙问姐姐是否有什么事?冰雪儿也不愿把心事吐露,忙说没事。雪梅又怎会看不出姐姐的伤心事?她也不愿多提,怕姐姐更加难过,便说起了今日凌峰的婚事,说凌峰牵着林薇的手一起奔跑,是多么幸福的一刻,并嘲笑了晶晶的处境。也许是同病相怜,冰雪儿倒有些生气,“有什么好笑的?我觉得晶晶很可怜!”雪梅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只听冰雪儿继续说道,“她爱自己的表哥,勇于说出口,并且勇于追求这份爱!只是她的这份爱不被他接受罢了!”说到这里,冰雪儿有些感伤。陈雪梅听后,知道姐姐明里说的是晶晶,其实却是在暗喻自己。

逃婚这件事是无法逃避,唯一能做的便是面对。

贾凌峰最终还是带着林薇回到贾公馆,此时贾军长正在客厅喝茶,似乎早已在等待凌峰回来。凌峰见了父亲,怯怯叫了一声,贾军长见凌峰的身旁还站着林薇,尽管心里甚是愤怒,把手中的茶杯扔了过去,在凌峰的脚底摔得粉碎,大声喝斥道,“你还知道回家吗?”凌峰正欲说话,却被贾军长抢过话,仿佛不给凌峰辩解的机会,大声喊到,“来人,把这女孩撵出去!”林薇也没有想到贾军长会如此生气,她喊了一声,“贾伯伯……”贾军长生气说到,“你什么都别说了,今日你做的事太过分了!你口口声声说爱贾凌峰,可是你想过你这样做的后果了吗?”

“爸爸,我只想和林薇在一起!我要和她一起离开!”听了凌峰的话,贾军长一时语塞,只见贾凌峰牵着林薇的手,正欲离开,这时晶晶急匆匆从楼上跑了下来,连连喊到,“不,不要离开!”她跑到舅舅面前,哀求道,“爸,你不要赶表哥走!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贾军长没想到晶晶还为凌峰袒护,并问她难道就不跟他如此对待你?晶晶听后,说道,“恨,当然恨,但我心里还是爱他!他现在是我的丈夫,我总不能用满心的恨来爱他!”贾军长没想到晶晶会是如此通情达理,然而凌峰却淡淡且冷漠说道,“如果她真的爱我,就应该解除我们的婚姻!”晶晶完完全全是为表哥着想,然而表哥却是如此冷酷无情,她哭着说道,“表哥,难道你真的对我没有一点感觉吗?难道我真的不如林薇吗?难道我真的不配你吗?”说着说着眼泪便流了出来,贾军长见状,立即安慰晶晶。

“你们的婚姻根本就是被迫的,没有任何自由,自主,公平,这样的婚姻你们根本不会有幸福的!”听了晶晶的话,林薇激动说道,“一个没有自由,自主,公平的婚姻根本算不上爱,何来幸福?”凌峰听了,也赞同林薇的话,并请求表妹能够放过他们。听了他们的话,晶晶只顾流泪伤心,这是她不愿看见的结果。贾军长见他们一唱一和,也不知该如何接话,他用手指着林薇,并立即命人把她赶出去。

话音刚落,只见几位穿着制服的军人走了过来,把凌峰与林薇强行拉开了,尽管两人不愿分开,然而他们的力气哪里是几位军人的力气大?再百般挣扎,也逃不过被分开的命运。林薇最终还是被赶出了贾公馆,林薇在铁门外叫着凌峰的名字,凌峰好不容易挣脱了军人的束缚,跑到庭院,然而俩人还没来得及握住对方的手,凌峰却又被拉住了,两人的手近在迟尺,却仿佛远在天涯,爱而不得,牵而不得,甚是悲痛,任由雨水冲刷他们这份即将来临的离别之苦……

在房间的晶晶站在窗前看见这一幕,心里一阵酸楚,她默默放下窗帘,等待表哥回来。不知等了多久,凌峰突然推门而入,他看了一眼表妹,眼神充满了怨恨,恨不得把她吃了。晶晶感到有些害怕,但还是笑道,“表哥,你饿了吗?”凌峰没有回应,只是静静望着她,晶晶有些着急害怕,她请求似的问到,“表哥,你到底想让我怎么样?”凌峰听后,苦笑道,“现在你满意了吗?为什么你就不为我考虑一下?你这样做不是太自私了吗?”听了表哥的话,晶晶知道,表哥心里还是想着林薇!生气说到,“林薇有什么好的?不就是山间丫头吗?”凌峰哪里容得下她如此说林薇的坏话?他生气说到,“我不准你如此说她!他在我心里是最完美的!”晶晶正欲还想说什么,凌峰却转身离开,给晶晶留下一些坚决,冷漠的背影……

其实让凌峰娶晶晶为妻,贾军长的心里也是很痛苦。毕竟,哪个父母不愿自己的子女会娶到一位自己深爱的人呢?然而贾军长不得不如此做,他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凌峰和林薇他们好。贾军长明白,作为军人随时都会冲锋陷阵,甚至战死沙场。贾军长是担心林薇一旦嫁入贾家,而凌峰随时都会上战场,痛的,苦的都是林薇呀!正因为他喜欢林薇,还更不愿意让林薇嫁入这样的家庭;而晶晶不一样,她的家庭背景与林薇不同,假如凌峰有个三长两短,她还可以跟随父母,或再嫁他人。然而贾军长的这份苦心却不能说出口,只能让凌峰觉得他是一位冷酷无情,不懂子女的父亲。

当林薇醒来时,她已经在董家的房间。后来听冰雪儿说她发现林薇时已经晕倒在董家门口,而林薇也睡了一天一夜,这也把冰雪儿吓坏了,此时见林薇醒来,冰雪儿也放下心了,林薇醒来时嘴里还喊着凌峰的名字,醒来后还想立即起床去贾家找凌峰。冰雪儿后来知道了那晚的事,也劝慰林薇不要太伤心难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然而林薇还是执意要去找凌峰,冰雪儿怎么都没有啊劝住,然而她领着细雨来到贾家时,大门紧闭,任她如何呼喊,然而却没有人应答,无情的雨打湿了她的头发,衣服,更是浇透了她的心,她站在门口不停哭啼,然而却没有出现她期待的一幕,她伤心,期待,失望,她含泪把手腕上的玉镯取了下来,这只玉镯是凌峰送给自己的,然而现在对她而言,似乎毫无意义了,她从怀里掏出手帕,把玉镯好好包裹起来,轻轻放在了门口,随后带着失望离开这里,她带着对凌峰的绝望回到了鹊桥寨,这里本来就是她不该来的地方……

其实林薇不知道的是,贾家今日空无一人。原来今日是贾军长赴往前线的日期,贾凌峰他们便一早就去火车站送别父亲。当贾凌峰送走父亲,回到贾公馆时便发现了放在门口的手帕,当他缓缓打开手帕时,便知道林薇来过了,他的嘴里一直念着林薇的名字,眼泪和着雨水流下……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现在用这句话来说明董家的境况在适合不过了。

这天,董翔飞和林霜刚刚从外面采草药回来,只见前堂坐的一位女青年,这个身影却非常熟悉!他们走近一看,不是月霞还是谁?月霞一脸焦急不安,翔飞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月霞便把董家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给了翔飞,翔飞听后脸色大变,放下手中的活计,来不及告别便匆匆回城了。

到底董家发生了什么事呢?让翔飞如此大骇?原来昨日,董川流趁着这难得的好天气,便提出携全家去茶山小游,冰雪儿听后便找出各种理由让姑爹不要去茶山,然而此时的冰雪儿越是阻拦,川流便越觉得奇怪,所以便执意要去。起初,董川流他们只是在北山游玩,董翔颖和董翔枫两个孩子便在茶山四处游玩,冰雪儿担心姑爹他们会突然去南山,所以一直都跟在川流他们身边,倒把两个孩子给忘了。然而越是担心什么就来什么,董川流最终还是提出要去南山游一游,这一次冰雪儿再也阻拦不住了。

当董川流来到南山时,发现打理茶山的人都很面生,也不认识,仔细询问还知,他们都是张家派来的人。董川流听后更加奇怪了,这明明是自家的茶山,怎么让张家的人进来了?正在疑虑时,只见张雷笑盈盈迎了过来,董川流见张雷在此,异常愤怒,忙问他怎么会在这里?张雷听后,大笑道,“这可是我们张家的茶山了!”他见董川流一脸茫然,说道,“如果你想知道是怎么回事,你不妨问问你的侄女吧!”

董川流转过身去,望着一脸惊慌的冰雪儿到底是什么回事?陈佳佳见冰雪儿左顾而言他,也急忙问她到底是什么回事?!这件事再也瞒不下去了,本来董翔飞想尽快把茶山赎回来,然而没想到发生一系列的事,把这件事耽搁了,冰雪儿面对姑爹他们的一再追问,便不得不把茶山被抵押的事一五一十告诉给了董川流夫妇,董川流闻言,嘴角动了动,始终没有说出话来,只听张雷沾沾自喜说道,“现在这座茶山姓张了!”说完便大步流星离开,望着张雷远去的背影,董川流一时气血攻心便晕倒了,陈佳佳她们急急忙忙把他送进医院。

当他们匆匆赶往医院时,却把还在茶山游玩的董翔颖和董翔枫忘了,然而司徒涛他们却向他们伸出了毒手!当两位孩子毫无防备时,被雷军从后面推了一把,双双都掉下了悬崖,生死不明。董川流并无大碍,在医院休息一会儿后便回到了董公馆,但陈佳佳他们回到家时想起还在茶山的孩子,便匆匆让人去找,然而找了一夜也没有找到,陈佳佳顿时觉得天旋地转,这个董家真是“屋漏更遭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如今董家的境况甚是堪忧,这一切可是司徒涛之流期盼已久,然而他们还不肯就此罢休,雷军脑门一转,又为司徒涛想出一计,司徒涛听了他的计谋,甚为大悦!站在一旁的张雷听后,也直赞这是一个好计谋。

直到第二天早上,这就是今日,月霞在自家门口发现了一封信,展开信后,还知道董家发生的事,她是认得这字迹,不是吴枫还是谁?于是便匆匆赶往了董公馆,并把这封信交给他们,便匆匆赶到鹊桥寨给翔飞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