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林光曦《极光之愿》第101节

嘛!”

顾明潇扬起嘴角,笑容犹如窗外的艳阳那么热情:“钻洞啊。”

唐礼音被他这理所当然的态度噎了噎,就这一瞬间的愣神,顾明潇已经把圆润的棒子插进了一截。

紧致的尿道口突然被冰凉的金属棒撑开了,唐礼音浑身一激灵,倒回了枕头里,叫声骤然急促了。

顾明潇一边观察着他的表情,一边回忆着之前看的那些攻略贴是怎么操作的。动作虽然不熟练,但也没有真的弄痛他,慢慢的就真的插到底了。

唐礼音之前也自己弄过,所以知道这种时候不能乱动。他紧紧拽着被子,催眠着自己放松,下身却又不受控制的紧绷。等到顾明潇插到底的时候,他额头上已经浮起汗珠了。

那东西是最小的3mm直径,插到底后就只剩一个金属拉环露在外面了。顾明潇坐到床头,抱起他靠在自己怀里,擦去他额头上的汗,问道:“会痛吗?”

唐礼音有气无力的摇着头,顾明潇又问:“那舒服吗?”

唐礼音的眼睛睁开了一道缝,一看到自己腿间的风光就又羞耻的闭上了眼。顾明潇又问了一遍,他才蚊子叫似的回答:“好胀……”

顾明潇 M-o 了 M-o 他那根东西,确实软了不少,只是被金属棒撑着,所以站的笔直。

顾明潇握住柱身套弄了几下,看他不舒服的哼着,便拿起按摩棒,对准露在顶端的金属拉环,按下了开关。

怀中的人就像被枪声惊吓到的小鸟,一下绷直了身体,双腿紧紧夹着,尖叫着要推开他的手。

顾明潇用左手抱紧唐礼音,也不去堵他失控叫唤的嘴,只在他耳畔哄着:“痛就告诉我。”

顾明潇开的是最低的档位,唐礼音从未受过这么强烈的刺激,即便是最低档也让他很快有了想要失禁的冲动。他挺着腰,双手无措的抓挠着顾明潇的右手臂,却没有失控到把顾明潇抓伤了。

顾明潇知道他是舒服的,只是一下子受不了这么猛烈的快感,就把按摩棒往下移了些,顺着柱身上下扫动。

唐礼音的那东西早就被前列腺液弄得又湿又滑,顾明潇的动作毫无阻碍,即便没有直接碰到金属棒,这样隔着柱身的震动也是比平时都激烈的。唐礼音受不住了,在顾明潇颈侧急喘着,带着哭声道:“不行了……要尿了……啊!”

顾明潇在他耳畔蛊惑道:“叫声老公我就停下。”

唐礼音摇着头,双腿紧紧夹着,却怎么都控制不住那越来越强烈的尿意。他害怕再撑下去真的会弄在床上,只能服了软,用哭腔叫着“老公,老公……停!停下来啊……”

顾明潇立刻关了开关,将金属棒缓缓抽出来。那可怜的小口一张一合的,随着金属棒的离开,有半透明的液体被挤了出来。顾明潇握住柱身套弄了几下,唐礼音浑身一抖,猛地仰起脖子,随着高 Ch_ao 的骤然释放,叫声也彻底失控了。

顾明潇继续套弄着他,直到精液都 Sh_e 干净了才停下。

唐礼音的腰一软,像个没骨头的布娃娃倒进顾明潇的怀里。顾明潇亲着他的眼角,看他双腿大张,剧烈的喘息着的样子,不禁问道:“舒服了吗?”

唐礼音的魂仿佛都被刚才的高 Ch_ao 送出了体外,好半晌才睁开眼睛,用鼻音哼了个“嗯……”

顾明潇却叹着气,举起那根细长的金属棒在他眼前晃:“你被我搞都没爽到要失禁,这东西真的这么舒服?”

唐礼音恢复了点力气,把手伸到腰后面,握着顾明潇还藏在裤子里的 Y_u 望揉了几下:“你也试试不就知道了。”

他要去拉顾明潇的拉链,顾明潇把那金属棒丢回床头柜上,抱着他翻了个身。

唐礼音的手脚还是软的,顾明潇掰开他的臀缝,挤了一大坨润滑剂在上面。冰凉的触感让唐礼音又抖了抖,顾明潇借着润滑剂捅了根手指进去,摩擦了几下就增加了一根。

刚才在搞唐礼音的时候,他已经忍得都要炸了,这会儿哪里还有耐 Xi_ng 慢慢搞。插了三根手指进去,感觉到唐礼音那里松软下来了,便掏出裤子里的东西,抹了润滑剂,又让唐礼音跪趴着,腰一挺就插到底了。

距离上一次做爱也不过三天的时间,唐礼音要适应他并不难,何况还有那么多的润滑剂。顾明潇刚插进去就爽到失控了,抱着他的腰飞快的抽插起来。

唐礼音的脸埋在枕头里,只一会儿就严重缺氧了,不得不转过脸来呼吸。这一转就看到了枕头旁边的按摩棒。

顾明潇看到了他的视线,俯下身来,把按摩棒又打开了,递到他手里,让他自己按摩 Ru 头。

他哪里能当着顾明潇的面这么弄,顾明潇把他翻过身来,把他的双腿架在自己肩膀上,一边插他一边用按摩棒去压他的 Ru 头。

唐礼音双手挡在 X_io_ng 前,想要躲开这过激的触碰,顾明潇又把按摩棒又放到他下身去,抵在 Y_u 望的根部开到了最大档。

那里神经最是密集,唐礼音根本受不住这么猛烈的震动,又开始拼命躲了。顾明潇弯腰来抱他,循着记忆去摩擦他体内的敏感点。一会儿就感觉到他猛地夹紧了后面,整个人急促的抖了抖,又一次被送上了高 Ch_ao 。

顾明潇忍了许久,在他这连续的夹击下立刻就投降了,精液全 Sh_e 到了他体内。可他这一次的高 Ch_ao 似乎比刚才那次更爽,后面痉挛了好一阵都停不下来,顾明潇都没缓过来就被他持续夹着,太过强烈的快感就像鞭子抽打着敏感部位,顾明潇又插了几下,第二轮高 Ch_ao 一下就窜上了顶峰。

这一场 Xi_ng —A_i 只做了不到半小时,可两人都酣畅淋漓,比往日的任何一次都更满足。特别是唐礼音,脑子迟钝的什么都想不了,顾明潇抱着他去洗澡,他全程昏昏 Y_u 睡的样子,问什么都是慢半拍,反应不过来。

被情趣用品比下去的感觉很丢人,可是看着他这么舒服,顾明潇又觉得那玩意也没有那么讨厌了,偶尔拿出来玩一玩也不错。于是找了个黑色的塑料袋打包好,放进了装衣服的箱子里。

第二天上午搬家公司来了,中午的时候把东西都拉到了新家门口。家里的家具全部是新的,所以只要把那二十几个箱子里的东西拿出来摆放好就行了。

芬姨要负责厨房的整理还有做饭,唐礼音和顾明潇两个人忙的满头大汗,唐雪琪也在帮忙,终于在傍晚的时候都收拾完了。

三人轮着去洗了个澡,出来后围坐在桌边,唐礼音和顾明潇喝啤酒,芬姨和唐雪琪喝果汁,一起庆祝乔迁之喜。

芬姨做了一桌子菜肴,边吃边聊很快就见底了。顾明潇帮着芬姨收拾桌子,唐礼音则带着唐雪琪去了院子,绕着草地散步消食。

公园道这边的绿化做的很好,由于临海,种植的都是椰树这一类颇具海岛风情的树种。且不知是不是远离了喧闹的市中心,就连夜空都很干净。几缕薄云轻纱似的漫过天边,银月皎洁,星光明朗,再听着海风吹过树木发出的沙沙声,真的不是旧家那边听广场舞曲的夜晚能比的。

唐雪琪跟着团团,在灯光点亮的草坪间欢快的奔跑着。唐礼音让她别跑那么快,小心肚子疼,她也听不进去。

唐礼音坐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