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不要老叫我女魔头》第一卷 第九十章出发

“没什么,就是泡得久了一些而已,你一只鬼,当然不懂。”

柳霜脸上露出一丝丝不满,说完之后便捂着肚子走掉了。

离海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只觉得柳霜刚才莫名火气有些大,但仔细想了一会儿,又得不出她火气大的原因,只好就此作罢,爬上屋顶欣赏月光去了。

接下来几天,柳霜的心情时候都不大好,前一秒还笑嘻嘻的,后一秒就发火了,真实上演了什么叫翻脸不翻书还要快。

其实也不怪柳霜,只是这几天她来月事了,疼得不行,心情自然也是差得不行。

而离海这家伙又老是往枪口上装,不铳杀他,铳杀谁呢?

离海却又完全没有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被凶,但离海性子好,也不计较。

毕竟吃饭全靠人家呢!

其实柳霜以前来月事不疼的,有时候虽然会痛,但是也没这么严重,她猜是因为天气冷了的关系,去年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因为月事的关系,柳霜又待了一周的时间,等情况好了之后,才决定离开。

今日,天下着雪,柳霜披上了一件厚厚的貂毛披风,貂毛是不是真的她也不知道,但为了暖和这钱最少没有亏。

身上没有带多少东西,碧落剑,一些银两,和一些换洗衣物。

柳霜一身墨色和白色相间的长裙,就如同水墨画一般美丽,身上的披风是白色的,素得很,并没有什么装饰。

手中拿着一把油纸伞,伞面朴素,只是普通的油纸伞而已,但只要朴素的配件,却也让她那绝世的容貌,气质,给显得那么的美丽。

“我要走了!”

柳霜回头对坐在屋檐下,面无表情散着扇子的白痴说道。

离海站起身子,思索了一下,丢来一个木盒子,淡淡道:“你拿着,受伤的时候吃一粒,保你小命的。”

“速效救心丸?”

“哪是什么?这叫生机丹,很是稀有,若只是小伤,含在嘴里片刻便吐回去,就那一小会就可以让你的伤势愈合了。”离海眉目肃然,语气中隐约含着严厉。

她也微微一愣,他可很少这样严厉的说话,她微微点头。

只是她觉得,这含在嘴里,然后又吐出来,不会有些恶心吗?

“算了,小伤还是不要用这东西好了。”

柳霜并没有去质疑离海的话,也没有去怀疑生机丹是否真的那么神奇,离海拿出来的好东西还少吗?

“那,我走咯?!”

她歪头笑道。

离海点了点头,并没有表现出不舍,只是若无其事的说:“早去早回!”

回过神来,柳霜已经离开了。

门口一辆马车等着柳霜,马车上下来一个男人,腰间挂着酒葫芦和一把阔刀,笑道:“等你好久了,收拾花了这么久?”

“有件东西一直没找到,花了些时间。”柳霜脸不红心不跳的扯谎,说道:“对了,张大哥,这次一同前去葬剑庄的人还有谁?”

“葛老和冷老。”

张守不假思索的道:“这次青州之行,多少会有些危险,柳姑娘你跟过去不怕出事吗?”

“张大哥,我不是说了吗?我的实力不弱,你大可放心。”

“那好吧!我们先走,冷老他们坐另着另一辆马车已经出发了。”

“抱歉啊,因为我的关系,还得行程耽搁了。”

“无碍,他们会在悦来客栈等着我们,傍晚的时候,大约就可以会和了。”张守翻身坐上马车,拉起缰绳说道:“柳姑娘上车吧!”

柳霜收伞上车后,张守轻喝一声“驾”,两匹驽马便拉着马车想着城门驶去。

一路上畅通无阻的离开了楚州城,路上柳霜瞧见了弥漫黑气的沐家,这沐家,距离真正的家破人亡也花不了多少时间了。

沐家的情况,让本来心情略有些低落的柳霜舒服了一些。

马蹄声渐远,离海坐在屋顶,看着远去的柳霜面无表情,随后叹息道:“你这一走,我这段时间,怕是又没好吃的了,管饭的走了,烦!”

失去了叶子,光秃秃的枣树上,一只树灵探出脑袋,瞧了瞧这大雪纷飞的冬天,似乎又被冻得不行,缩了回去。

“你给我出来,陪我玩会儿。”

离海忽然跳到树上,把缩回去的树灵硬生生给拉了出来,像一个绿色的小包子的树灵,不满极了,但它一个刚刚生出灵智小妖怪那里会是他的对手呢?

最后只能乖乖当他的掌中玩物。

柳霜坐在马车上,掀开帘子看向了窗外,车中郑古儿的目光一直盯着她,让她很不自在,尤其是还一直都是盯着她的胸口,盯着脸还好说,盯着胸口…

她如今没有裹胸了,只是胸布将它固定了一下,免得她动一下,它就晃一下。

“哎,这东西成长得太快了。”

柳霜不由得叹了口气。

其实郑古儿的胸围也很宏伟,比起柳霜更是有过之而不及,只是太过于雄伟,反而让她觉得很累赘。

而柳霜的却恰好,大而圆润,而且容貌也是一等一的,就算是她都有些嫉妒了。

和柳霜坐在一个车厢里,让她也觉得有些不大自在,总有一种相形见绌的感觉。

“那个,你可以不要一直盯着我了吗?蛮不好意思的。”

柳霜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但是对方是个女孩,她也没用什么过重的语气,只是小声的提醒到。

古儿撇过头,装作自己其实根本就没有盯着她看的样子。

柳霜尴尬得很,她不大擅长打交道,和男人不擅长,和女人也不擅长,倒是和那些不是人的东西比较聊得来。

不管是白信也好,还是离海也好,没一个是人的。

古儿忽然注意到她腿上横放一把翠绿的长剑,先前心思都在她的脸和她的胸上去了,反而没能注意到她放在明处的剑,也只能怪柳霜的样貌太过于吸引人。

“你是武者?”

柳霜闻言,扭过头,淡淡道:“算半个。”

另外半个是修仙的,虽然修仙到现在一个仙法没掌握,武技倒是掌握了一堆。

“啊,其实我……”

古儿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完外面张守大喝一声:“吁!”

“到了?”

“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