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成亲后我天下无敌》卷一平平无奇的美男子 19讨厌的姑娘

“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被人打一顿,就进了凤初境?来来来,姐姐给你两拳,看能不能把你打成那羽化境的真仙。”

其实将这件事情告诉拥有和朝歌同一副面目的这个少女,温凉是想过结果的。

比如无情的嘲讽。

温凉倒是不觉得尴尬。

毕竟老男人了,别的没有,脸皮够厚。

“我比你大。”

他只是显得平静且如此有理有据的说道。

暮歌看了他一眼。

“你怎么不说你还是我姐夫呢?”

“对,我还可能是你姐夫。”

暮歌没有选择回答这句话,而是回到了石头上,在洞里微微的火光之中,伸出一根手指缠绕着自己柔顺纤长的发尾。

“你说的那姑娘,来历不凡呐。虽然她显得惊讶,但是未必不是装的,至于你这件事情是她有意为之, 还是真的意外。不知道,医术,看伤我不是内行。说不定人家在你身上埋了一个隐患也说不定,可不要得意忘形的太早,天上掉的馅饼,可能有毒。”

在有些事情上,暮歌表现的很是刻薄。

在温凉看来,你不能把所有的偏见理解为成熟,毕竟人们总是倾向。

善良的想法等于天真。

刻薄的认知等于成熟。

因为这个世界本质就是尖酸刻薄的。

两姐妹的性格分明,立场看起来也不一样。

所以表现出来的态度也不一样。

温凉静静的看着暮歌。

“你知道么,你说这种话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受惯了欺凌,吃多了苦的孩子。”

暮歌挑了挑眉,年纪轻轻就风情万种的看了温凉一眼。

“怎么?你就开始同情我了?是打算不要我姐姐了,还是打算姐妹通吃?”

温凉面对这种不知道是诱惑还是陷阱的话语,表现的一如既往的冷静。

他摇摇头。

“不是同情,是觉得你的确挺讨厌的。”

“……”

暮歌站起身来。

对着温凉笑了一下。

然后轻轻的抬起脚。

“砰。”

温凉应声飞出了洞口。

这依然是暮歌招呼都不打就送客的方式,宛如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转过身,面无表情的少女微微扬起自己高傲的脑袋。

“你讨厌,你全家都讨厌。本姑娘这么招人喜欢,还不是担心外头的那些男人为了抢破了脑袋才一直呆在里头?憨憨。”

当然,这自我又俏皮的话语,温凉是肯定听不着了。

摸摸屁股的年轻男子回到房间去享受这登堂入室的感觉了。

也丝毫的没有察觉曾经在自己的房门外发生过什么事情。

只是体内运行着天行歌决。

那种气息愈加顺畅经过全身,速度也更快,气息的吐纳也更加浑厚的感觉,不是骗人的。

温凉也没忘了将那本《观山海甲子习剑录》拿出来再看一遍。

俗话说的好,书读百遍,其义自见。

第一遍看下来,温凉能领略其中的苍茫与沉浮。

第二遍便看到了其中的波澜和壮阔。

气势开拓,就如这本书上的前三个字一样。

观山海。

唯有观过山海,才能有如此磅礴的气象和剑意。

只是不知道,当晚自己梦到的那一剑,是不是这位前辈显灵的杰作?

温凉暂时不准备想这些事情了,只是想这种每一次领略都略有不同的气魄收入胸臆之中,然后打好自己的基础。

该练拳练拳,该走桩走桩。

入了凤初境,不过只是一个门槛,在自己这个年纪,依旧不够看。

甚至是最不入流的那种角色。

温凉有自知之明,看似天壤之别的改变,其实没有什么不同。

这山头上的人,依旧没有几个他能打过。

日子没有什么不同,小娇妻没过门,小娇妻的小姨子不好惹。

山头上还多了一个总想着再打自己一顿的女人。

日子怎么过才能舒坦呢?

温凉不知道。

只是这段奇怪的时间没有过去几天。

山头上传来了山下的消息。

“听说近日有虎妖横行,无论男女老少,一并带走,至今无人归来。估计今天爹爹就要说这事了。”

在吃饭的时候,朝歌有意无意的随口说道。

山下出现了虎妖。

这个事情最近温凉听那几位外来的道士说过,据他们所说是什么灵气盎然,除了洞天可能出现的可能性之外,还会提前的孕育那些具有灵性的野兽。

这当然也是黎云对自己说的。

青城山的这位笑呵呵的年轻道士似乎无所不谈。

温凉也问过对方,为什么告诉自己这些东西,比如洞天之类的。

黎云很诚实的告诉自己。

“你是凤初境,所以告诉你没有什么问题。而且这些东西你迟早会知道,说不定能博你一个好人情,以后若有见面的机会,或许用得上呢?”

“还真是伤人的回答。”

温凉知道对方是明摆着告诉自己,你现在知道洞天可能就会在你的身边开放,那又如何?你只是一个凤初境的弱者,不怕死就可以来试试,毕竟谁都不知道,在滔天的利益面前人会变成什么样子。

即使最近虎妖横行。

不过几位道士还是没有放弃时刻下山去看看,是否有奇遇的打算。

直到这一天,一具残破的尸体被抬上了胭脂山。

青蓝色的道服。

青城山的弟子,所幸不是黎云,但是却是黎云的同门师兄弟。

据说比黎云小一岁。

当这个更年轻的男子被抬上来之际,连见多了伤者的朝歌都有些不忍看。

这个男子的一只手,两条腿已经是不翼而飞了,只留下恐怖的伤口。

而他的脸上,一道明显的爪痕,十分的明显,能让人隔着时空感受到这个男子生前遭遇的激烈搏斗。

黎云面容阴沉。

站在温凉的身边,定定的看着他的师弟说。

“他叫韩穆,跟我同乡的。修炼很有天赋,且很刻苦。我们这一次寻找洞天也主要是为了他。”

温凉看了一眼黎云的表情,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似乎只能说那句老套而无用的话。

“节哀顺变。”

黎云深吸一口气,沉默许久,站出身来,面向旁边的众人,无论何门何派,无论非亲非故。

朗声说道,慷慨激昂。

“各位道友也好,大侠也好。我师弟今天下落至此,一定是那虎妖所为。

现在我恳请大家帮我一个忙,找到虎妖的巢穴,我一定要为我师弟报仇。

当然,选择权在大家,我不会记恨大家,更不会怪罪大家。

如果有人愿意帮我们,青城山,必有重谢,洞天若开,我等,拱手让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