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身为反派女龙套我只能活七天》卷二交错的世界 62他当然愿意

肖厉被我将了一军,那愣愣的样子看着倒是有些可爱。我忍不住笑得肚子疼,感觉甚是有趣。

可下一刻我便遭到了报应——肖厉毫无征兆地猛地抱紧了我,并吻住了我的唇。

这猝不及防的偷袭顿时让我大脑宕机,待我反应过来时,带着些薄荷清馨的柔软之物已侵入我唇齿之间。

我惊慌失措地想要躲避开,然而我的头却被肖厉的臂弯稳稳抱住,连稍微扭开脸都做不到。

慌乱间我拼命地用手去推、去掐肖厉,然而他就像铜墙铁壁般横在我前方,我怎么都推不开、掐不走。

万般焦急下,我狠狠咬向在我唇齿间笨拙探索的小软肉。于是薄荷的清馨里便多了一丝血腥味。

我感觉肖厉的身体僵了一下,然而他却抱我更紧,唇也未离开,只是那块小软肉不再蠕动了,而血腥味也越来越浓浓……呃!咬断了???

但下一刻血腥的津液却被肖厉全部吮走了,薄荷的清新再次浓郁起来,完全覆了刚才的血腥。

那受伤的小软肉似乎也并未断掉,它再次开始了笨拙的探索,只是比刚才柔弱了许多。

我已经完全惊呆了,难道他为了亲个嘴连舌头都不要了吗?要不我再咬一下?这次咬断试试?该死,我到底要怎样他才能松开我啊!

蓦地我感觉哪里太不对——好像从一开始到现在,我都在努力要去脱离这个吻,而完全忽略了我对这个吻的感觉——我居然未感到有丝毫的恶心或讨厌。

我疑惑了、迷茫了,我这是怎么了?难道在不知不觉间我已经推开了某扇神秘的门,迈进了新世界?

我居然改变这么快?这才几天啊,我怎么就……不,这样不是挺好吗?我的理智不是一直都在提醒我,让我快些适应这一切的吗?

而我现在好像真的适应了,却还纠结什么、迷茫什么呢?我应该感到快乐才对,毕竟我已经做好准要去彻底适应这个身份的。

可是我心里为什么会莫名伤感起来了呢?

“依依、依依!”我感觉有人晃我肩膀,

顿时清醒了。

哦,原来那个吻已经结束了啊。

“对不起!依依,对不起!”肖厉慌张地用手擦拭我脸上的泪水,“我我、我该死,我以后再也不这样对你了,求你别哭啊!”

咦,我哭了吗?我感觉肖厉用手擦拭处一片湿润。

莫名其妙啊,刚才我正为了自己彻底适应了江紫依这身份角色而欣慰呢。我应该高兴才对,怎么却哭了呢?

啊,我知道了,这是一定是因为激动而流下的流水。因为我终于达成目标,彻底适应了江紫依这角色,于是我喜极而泣,流下了激动的眼泪。

可是细细去品味,却感觉心里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哀伤。

奇怪,这是为什么呢?

我挡开了肖厉为我擦拭眼泪的手,自己用手背去抹眼泪。而眼泪越来越多,连眼前的肖厉都变模糊了。

肖厉紧张而局促,两只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表情里满是愧疚。

我笑了,他真是个温柔的人啊。我说道:“不,我一点都没怪你,反而是有些开心呢。”

肖厉愣了愣,似乎不太明白我想表达什么。唉,不明白很正常啊,因为我都不知道我想表达什么。

但是我却十分确定,这绝不是因为肖厉的强吻而流出的委屈泪水。

思来想去,这眼泪或许是来自“离别之伤”?因为我在为我那彻底远去的男儿心而感到伤怀。

毕竟在穿越前的二十多年里我一直都是男人。哪怕穿越到这个世界,变成了女儿身,我依旧想继续保留我的男儿心。仿佛没了男儿心我就会失去正的自我。

理智告诉我,“喜女厌男”并非是我这个身份应该有的心态。且我也早有心里准备,在将来某天我也一定会被“掰弯”的。

因为我是这个世界的江紫依。

我(江紫依)不是一个人在在活,我有爱我的父母。我不能任性,我至少也要为他们而做出改变。

可是当这一天真到来了,却抑制不住地难过。

仿佛心里某个地方突然空了,丢失了很重要的东西,忍不住伤心想要去大哭一场。

对,就是这样。

终于想明白了这一切,我顿时感觉豁然开朗了,心情顿时又愉悦起来了。

我去擦擦眼睛,却发现不知何时眼泪早已止住,连泪痕也都风干了。

我再去看向肖厉,他依旧表情紧张,局促不安。我笑了,笑得很开心。而他见我笑,却显更加紧张了。

“没事的,其实我现在很开心,真的。”我看着他说道,“谢谢你,肖厉,谢谢。”

肖厉依旧满脸愧疚,他张张嘴像是要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只是看我的眼神里满含着心疼。

唉,他一定觉得我是被他刺激到了,开始说胡话了吧?

可是这就是我的心里话啊。

其实自从在深山里肖厉赶去救我的那一刻起,我就感觉心里有一扇隐形的门悄悄打开了一些,肖厉的一只脚迈进了门里。

我从没想过要去关闭这扇门,我甚至还想故意推开它,好让肖厉完全走进来。因为理智告诉我,这样做才是最合适的。

亦或是因为我内心深处那份毫无意义的执念在作怪——执着地留恋着自己曾是男人身份,想坚守住这份男儿心——导致这扇门就开了那么一点就再开也开不动了。

肖厉的一只脚就那样卡在门里,身体却进不来。

而今天他这强行一吻便是彻底把那扇门给推开了,随之他整个人也走进了门。我彻底接受了他,却是彻底放弃了我心中的那点执念。

别了,我的男儿心,从此就认认真真地去当个妹子吧。这本来就是我无法反抗的命运。

我的执念,放下了。

只是某些心理方面反应,还不太能完全适应。比如刚才的吻,尽管我没感觉到讨厌,但也并不喜欢。我只是没有排斥它而已。

或许要我做到完全成为女性心态,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只不过就目前的情况而言,起码再遇到肖厉冷不丁亲过来的事,我不至于会恶心到拼命想逃。

莫名其妙的,我忽然感觉好憋得慌,想要找个人好好聊聊天、倾诉下我的心事。

“肖厉,你愿意听听我曾经的故事吗?”我看着肖厉的眼睛,认真问道。

肖厉用力点点头,他当然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