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何为生《复读生》第144节

从病房里走了出来,柯凡立即叫住了他:“涛儿。”

闻禹静静的坐在楚扬床边,手里紧紧的捏着一张纸,用力过度,指节泛着不正常的青白,眼睛到后脑缠着一圈白色纱布。

医生说闻禹最近一周都不能用眼,纱布每天都要换,遮住了眼睛,柯凡看不清闻禹的表情。

安涛轻手轻脚的把门给关上,扯着柯凡的胳膊来到一边,皱着眉说:“什么事?有事也别说给小禹听,他需要时间好好陪陪楚扬。”

柯凡叹了口气,“闻叔叔刚才给我打电话了,他已经知道公司的存在,也知道闻禹回国,他说明天他就回来见我们一面。”

提出让柯凡跟着闻禹出国的是安涛,他不放心闻禹那种状态一个人在国外,恰好柯家也同意柯凡出去进修学习几年,给柯凡找了个学校,管得很松,所以柯凡自然而然跟着闻禹做起了生意。

安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刚刚给他念的那张纸上写了什么?”柯凡话锋一转,好奇的说:“我怎么觉得你看完之后心情变得这么差呢。”

安涛想了想楚扬的遗书内容,郁闷得说不出话来。

闻禹叫他好好看着人,他居然没发现人家早就行尸走肉不想活了,还任由着人在他眼皮子底下吃了两粒摇头丸,办事不力,废物!

“说呀!”柯凡推了安涛一把。

“滚,烦着呢。”安涛不耐烦的说。

楚扬做了一个好长的梦,混混沌沌的,看不清梦里的画面,也听不清梦里的声音,他在梦里反复挣扎了许久,才从那种不受控制的眩晕状态下悠悠转醒。

睁眼那一刻眼前一片昏暗,只有就着窗外透进来的点点路灯灯光能看清房间里的陈设,楚扬皱眉动了动,发现自己肚子上 X_io_ng 口上贴了一些东西,他转过头看了一眼右边,旁边放着个显示着一些数据的机器,光线很暗,不仔细看还看不清上面显示的是什么。

自己……没死?

被人送到医院来救治了?

“醒了?”安静的夜里突然出现的男声在左侧响起,吓了楚扬一跳。

声音是如此的熟悉,这一年来,他在梦里……不知道听到过多少回。

楚扬猛的转过头看向左边,心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在看清身边坐着的那个人时,他的呼吸倏地停住了。

闻禹!

是闻禹!

白色床单,白色被子,白色枕头,白色病号服,他确实是躺在医院。

真的没死。

是做梦么?

怎么会在这里看到……闻禹?

他在心底描绘了无数次的容貌……是闻禹的脸不会错的。

一定是在做梦。

闻禹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宝贝儿。”闻禹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嘴角上扬着,伸手 M-o 了 M-o 他的脸,哽咽了好几下,才颤抖着声音说:“对不起啊,我来晚了。”

楚扬愣愣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冰凉的手指触碰着他滚烫的面颊,有些刺痛,不再像曾经梦境里那般虚无。

他觉得这一切不可能是真的,可脸上被轻捏按压的触感又不像是假的,真实与不真实两个极端在他心中拉扯。

他是太想闻禹了么?连这种幻觉都出现了,难道是摇头丸的作用?

“对不起,我来晚了。”闻禹又重复了一遍,眼睛上的纱布由于湿润,颜色慢慢变深。

楚扬急促了吸了几口气,缓缓抓住闻禹的手指坐了起来,不可置信的试探道:“……闻禹?”

“是我,是我……对不起……让你等得太久了。”闻禹嘴角勾不起来了,再怎么想笑,整个脸部的酸涩也压不下去。

自从他听到柯凡说楚扬的事那一瞬间起,他就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和悔恨当中。

为什么不把实话告诉楚扬,为什么自以为是的觉得楚扬会等他,会理解他,为什么不愿意告诉楚扬自己在做什么。

他以为只要他忍辱负重的把路给铺好,给楚扬带来的伤害就能降到最低,他瞒着楚扬……是希望在他与闻曜昌这场斗争中披荆斩棘取胜了的某一天,他能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笑着回到楚扬身边,再坚定的牵着楚扬的手。

可他从来没想过……楚扬能不能熬过没有他的日子。

他监视着楚扬,偷窥着楚扬,他知道他和楚扬不会真正分开,所以他的慌张程度不及楚扬。安涛给他念了楚扬的遗书内容,过程中他好几次听得想干脆杀了自己算了。

他不曾为楚扬考虑……面对毫无尽头的荒芜,暗无天日的绝望,没有回应的感情,该如何走下去。

是他的错。

想一个人撑起所有事,到头来却发现最重要的并不是他背负下了多少,而是两个人心意相不相通。

楚扬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当然会痛苦,煎熬,他竟然愚笨到以为楚扬没有他会……好过一点。

倘若楚扬选择了其他的自杀方法……就这么去了,那他所有坚持的意义是什么?那他努力做的这么多事是为了什么?

闻禹不敢想。

“眼睛……眼睛怎么了?眼睛怎么了?”楚扬激动的握着闻禹的手,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想去碰碰闻禹缠在眼睛上的纱布,又不敢,怕弄疼了闻禹,只能哭道:“眼睛怎么了!眼睛怎么了!”

楚扬才刚刚醒过来,意识恢复得并不完全,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闻禹跟他分手果然是因为生病了。

“没事……没事宝贝儿。”闻禹做了几个深呼吸,顺着楚扬的动作把他搂进了怀里,轻声说:“你听我说好吗?你认真听我说,我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你,好不好?”

楚扬还想问闻禹的眼睛问题,听闻禹这么说,便紧紧的抱住闻禹的身体,强忍住想嚎啕大哭的冲动,带着哭腔轻轻嗯了一声。

“我当时跟你分手,不是真的不爱了,说玩够了那是骗你的,我不知道崔宁是怎么给我爸说的,那天你和崔宁进医院后,我爸就到家了,他……他逼着我,不让我和你在一起,我说我不,我说我这辈子就认定你了。”

闻禹顿了顿,又说:“他用你爸妈威胁我,对我说了很多……我从来都没想过的话,他把我当成工具,要我以后继承闻家的家业,不让我和你继续纠缠,他骂我……他说,我长这么大,所有的骄傲都是他给的……我其实是一个很没用的人,傻到没有看出来这么多年……他只是想打磨出我的利用价值。”

“我小时候被绑架这件事你是知道的,那个保姆……被他解决了,放火烧死了,因为是他救了我,所以我刻意回避了这个事实,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我把他当我爸爸,我希望他尊重我,可是他……扬扬,对不起,如果我能早点告诉你这些,你就不会做出这么傻的事情了。”

“当时他给了我两条路,一条是和崔宁结婚,一条是出国,等时机到了再结婚。我选择了后者,因为我说过,我的结婚对象是你,只能是你,必须是你,非你不可。我知道你难过,我不敢告诉你,我怕我告诉你之后,你会傻傻的等我,我有太多事要做了,不可能有那么多时间兼顾你的情绪,所以宁愿你对我死心,也不想把你冷落在一边独自伤心,我想……等我有足够的能力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