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何为生《复读生》第145节

抗他了,我再来向你全部坦白。”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啊扬扬!全都是我的错,全部是……我的错,我以后不会再瞒着你了,所有的事我都不会再瞒着你了!是我刚愎自用自以为是!是我没用!对不起……我来晚了……你可不可以……原谅我?”

“我不敢想如果你今天真的出事了我该怎么办,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没有你,那我……我真的……我活不下去的。对不起。”

闻禹吻了吻楚扬的脸颊,他的脸上早就湿润一片,他轻声说:“我不要了,什么公司什么学业我都不要了,我只要你,只要你好好活着,健健康康,我不能没有你……我不想再离开你了,对不起,让我陪着你好不好?你不要丢下我……就算是死……你也要带着我,不要留我一个人,好不好?”

楚扬静静的听着闻禹的这一番话,表情淡淡的,心里却五味杂陈。

闻禹是爱他的。

一直以来他对这件事坚信不疑。

闻禹说过不爱,他还臆想着有一天闻禹会回来找他,偶尔他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

幸好……所有一切,都是有意义的。

楚扬从来没有这么平静过,闻禹不在的日子,他总是无声的焦虑,烦躁,崩溃。闻禹回来了,坦白了所有的事,还说要死也必须带着他……

翘首以盼的惊喜就在眼前,楚扬没有太过激动的表现,只是轻轻笑了一声,说:“我……从来没有丢下你啊。”

被推开的不一直都是他么。

吸毒不可取!这只是剧情需要必须破釜沉舟让闻禹回来,死也要死在一起,楚扬等不到几年了,你们也等不到吧哈哈哈哈哈哈,对了扬扬中毒这个花了时间养身体的噢大家不能学习不能学习!!!

二次元剧情需要而已!!请勿模仿!!!

第107章

那天晚上楚扬和闻禹说了许久的情话,互相表露了对彼此的思念。

耳鬓厮磨最能让人心软,加上楚扬中毒刚醒没多久,头脑不是特别清醒,一时忘了控诉闻禹隐瞒真相的行为,天色微微发亮他们才相拥睡去。

闻禹是被柯凡推醒的,他很少会有不借助安眠药能安心睡着的时候,清醒的那一刻脑袋有点痛。

他看不清柯凡的表情,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双手松开楚扬的腰,撑着手坐了起来,哑着嗓音轻声问了句:“怎么了?”

“小禹,你爸还有两小时下飞机,你要不先回去?”柯凡小声说:“公司的事被他知道了,我 M-o 不准他是什么态度,楚扬藏我这儿没问题的,你眼睛都看不清了他肯定不能打你,好好编个理由蒙混过关就行了。”

闻禹沉默了一会儿,轻轻把楚扬推醒,“宝贝儿,你先别睡,我有事和你商量。”

楚扬早在柯凡进门那会儿就已经醒了,他听见柯凡说闻禹的爸爸回国,心都揪在了一起。

就是这个人……让他和闻禹分开到现在。

一个做过那种事的人……一个杀人犯……说不畏惧是假的。

现在想想,即便闻禹刚开始那样对他,和闻禹的爸爸比起来,也根本不算什么。

楚扬睁眼看了看一脸无辜的柯凡,没有出声,缓缓伸手握住了闻禹的手。

闻禹愣了愣,随即笑了:“扬扬,我爸要回来了,因为我们的事……我不想再瞒他了,这样做太累,你想陪我一起去见他吗?”

“你疯了!”柯凡震惊道:“你是想害死楚扬吗!你不是不知道闻叔叔的脾气!到时候就不是你们以后能不能在一起的问题了!是楚扬一家能不能安定的问题!”

楚扬皱着眉毛看向柯凡,太阳穴突突的跳,心里犹豫不决。

“别怕。”闻禹把他拉到了怀里,凭感觉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我敢带你回去,就说明我有底气,他碰不到你父母,更碰不到你,相信我,好吗?你不想去也行,乖乖呆在这里等我回来。”

“我靠!我看你真的是疯了!”柯凡见闻禹不听劝,觉得自己太多余,无语的瞪了闻禹一眼,转身走了出去,“快点起来我送你过去!”

“我爱你,扬扬。”闻禹松开了楚扬,笑着想从床上起来。

楚扬猛的抱住了他,闭上眼轻声说:“我陪你去。”

无论是什么情况……这次,他想和闻禹一起面对。

被所有人瞒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日子, 他不想再尝试。

闻禹笑了笑,淡淡嗯了声。

鹿霏已经很久没有见闻禹了,她和闻曜昌的关系因为闻禹的事变得差得不行,同住一个屋里要么冷眼相待,要么就是她单方面的撒泼,叫喊着让闻曜昌不要再管闻禹。她的精神疾病越来越严重,可她始终不愿意去看医生。

她出国想陪着闻禹,闻禹忙得晕头转向,不让她靠近,轰她回国。

她常常因为闻禹的一句话就会病倒,脸色苍白,气色要多不好有多不好,外形上与一年前的阔太太天差地别,瘦弱且 Yi-n 沉,再无鹿家大小姐当年的风光。

在看到闻禹牵着楚扬的手踏进家门那一瞬间,她差点就冲上去不管不顾抱住闻禹,不过仅有的理智还是拉住了她。

鹿霏叫家里的佣人准备了一桌好吃的,她很想问闻禹的眼睛怎么了,又迟迟不敢开口,怕触及闻禹的伤心事挨骂。她很无奈,叹着气把他们俩带到沙发上,然后在一旁坐着不肯说话,紧紧的盯住他们。

没坐多大会儿,外面就响起汽车的轰鸣,随后,家里的大门便被打开了,佣人们恭恭敬敬的齐声叫道:“闻先生。”

闻曜昌身穿一件黑色大衣,合身西装裤,皮鞋擦得锃亮,头发全部固定在脑后,鞋也不换,风度翩翩的走了进来。

他脱下大衣,锐利的眼神在闻禹和楚扬身上扫了一遍。

楚扬如坐针毡,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闻禹的爸爸,和闻禹有着那么相似的五官,秉 Xi_ng 却天差地别,只要一联想到这人做过什么事,他就十分不自在,很想原地挖个洞钻进去。

鹿霏冷冷的瞥了闻曜昌一眼,什么话都没说。

“你们先回避一下。”闻曜昌淡淡的开口,用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让我和小禹聊会儿。”

楚扬迟疑了一下,不确定的看了闻禹一眼。

闻禹抓了抓他的手,安 We_i 道:“没关系,你先去,一切交给我。”

“走吧小扬扬。”鹿霏朝楚扬露出了个温柔的笑容,轻声说:“放心,我永远站在你们这边。”

楚扬眨了眨眼,看着闻曜昌高大的身影,知道自己待在这里也没用,便起身跟着鹿霏进了一楼的某个房间。

他没有把门关死,偷偷留了个缝站在门边偷听。

“眼睛怎么样了?”闻曜昌在闻禹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随意做了个手势,很快就有人给他递了一支烟。

他又做了个手势,那些人立刻退到肉眼不可见的地方。

“没什么大问题,劳累过度,好好修养几天就能摘下纱布了。”闻禹说。

闻曜昌自己点了烟,两条长腿互相交迭,看着闻禹哼笑了一声,说:“你今天把你小情人带过来,是来示威的?想告诉我你们有多恩爱?嗯?”

闻禹也笑了,“爸,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