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殷云染《我就想借个钱[星际]》第105节

你对抗到底!”

“我跟紫罗兰家族,不是很久之前就已经是水火不容了吗?周峰利想要我的命,我为什么要原谅他?”

安子晔站了起来:“夫人,你可以慢慢看,看着他是怎么被判死刑,去刑场给他收尸。”

公爵夫人顿时哭了出来:“你怎么可以对一个母亲,说出这样残忍的话?”

安子晔冷笑:“周峰利对一直针对我,甚至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就正式因为你教导有方吗?他下了黄泉,还真得好好感谢你。管家,送客!”

公爵夫人拳头紧握:“原来你已经知道我当年跟她的恩怨了,你今天愿意让我进来,原来只是为了羞辱我!”

“是啊。你要是还没受够,我还能继续羞辱你。”

安子晔扬起头,美丽的眼睛熠熠生辉。他明艳动人,高贵骄矜,耀眼得让人无法直视。

但是,落到了紫罗兰公爵夫人的眼里,那就是万分可恶了。

“安子晔,你等着!”公爵夫人踩着恨天高离开了。

直到晚上太阳下山,席文瞻才回到家中。

听到了今天的事情后,席文瞻差点吓死。

“你怎么可以让她进家门?你希望她儿子死,你就不怕她发疯,直接拿刀把你给捅了吗?”

安子晔哭笑不得:“哪有你说的那么离谱?你当家里的保镖都是摆设吗?”

而且,她也不认为那个女人会蠢成那个鬼样。

“你以后还是少跟他们接触,他们一家子都对你不怀好意。”席文瞻以及不放心。

安子晔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就想出口气。算了,你不高兴,我答应就行了。”

“我只是希望你一直都能平平安安的。”

“我知道。你要是无理取闹,我肯定懒得理你。去洗手,要开饭了。”

——-

因为周峰利的事情,安子晔偷懒了几天。

不过,他很快重新捡起了工作,进一步去研究那一棵新的植物了。

一个好消息是,那一棵植物并没有在空气中释放什么有毒气体,他不用继续带着面罩工作了。

想到席文瞻那天笑话自己,安子晔忍不住磨牙。

这事情,没完!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安子晔的对那棵植物进行了各方面的研究,终于得到了突破。

刚换下衣服,他就兴冲冲地去找席文瞻,扑到了他的怀里。

席文瞻忍不住扬起了一抹温柔的笑。

“子晔,怎么了,是遇到什么好事了吗?”

“嗯!我的研究终于有进展了,再过一段时间,我就可以研究出一个方子。”安子晔心 Ch_ao 澎湃。

席文瞻抬手,拍了拍他的小屁股。

“你忙碌了这么久,终于有好的结果了。人要劳逸结合,我看明天待会儿我们要不……”

“我现在需要去洗澡,一身汗的,难受死了。”安子晔松开了对方,“你也去洗洗。”

“好。”

这下子,席文瞻是彻底看不下去文件了。他迫不及待地进入客房的浴室,把自己洗干净,然后披上浴袍走主卧……

“子晔,你干什么?!”

席文瞻一脸惊悚,不可置疑地看着前方那个穿着防护服,带着防毒面罩的家伙。

“你不是说你看了硬不起来吗?”安子晔勾唇,“我就试试。我忙了那么久,一个人睡,好好休息一晚,肯定不错。”

席文瞻:“……”

对你而言,确实是不错。

席文瞻想都没想,直接走过来,扒他的防护服。

“你穿着我没兴趣,脱了就好。”

安子晔憋笑:“你走开,我要一个人……”

“子晔,我想你了。”

席文瞻摘下他的防毒面具,吻了吻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安子晔的脸顿时红了:“结婚前,你还说我穿什么都好看。可是现在……”

“我错了。”席文瞻低声求饶,“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今晚让我卖力地讨好你。”

“去你的!明明是你给自己找福利,还非要说什么讨好我,不要脸。”

虽然嘴上吐槽不断。但安子晔还是非常诚实地举起手,环上了席文瞻的脖子。

跟席文瞻浪了一天后,安子晔又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之中。

直到他写出了方子,才去找郑家汇报情况。

郑保全完全没有意识到安子晔是要给他带什么好消息,他还以为是紫罗兰家族狗急跳墙做了什么,逼着安子晔来找自己求救呢。

“这里是帝都星,最不缺权贵,紫罗兰家族势力虽然大,但也不能随心所 Y_u ……”

一看到安子晔,郑保全就开始说话安抚。

在他眼里,安子晔再能干也只是一个还没有毕业的大学生,被百年世家威胁,肯定还是会慌神的。

安子晔一怔,随即笑了。“我不是因为这个才来找你的。那在那棵植物的叶子里发现了一种物质……”

郑保全顿时愣住了。

第72章 缺乏实验对象

“你刚才说什么?”郑保全有些难以置信。

安子晔微微一笑:“我让你带来的那一棵植物里面有一种特殊的物质……我写个方子, 不过具体效果怎么样,还需要进行临床实验进一步观察。”

“有结果就好。”郑保全的眼里燃起了一团火光, “谢谢,谢谢你这样尽心尽力。”

他找的药剂师里面,不少人都比安子晔要能干。然而, 那些人都没有安子晔尽心尽力。他们发现没有办法后,也就没有再理会了。

至于遥远星球的植物,他们都虽然好奇, 但也没有多问。身为帝国人,一个不慎就会被安上各种帽子,卷进各种 Yi-n 谋里。也就只有安子晔这样的外国人, 才没有参与夺嫡的困扰。

安子晔神情犹豫,手紧张地抓着衣服。

“其实, 我遇到了一点麻烦。现在要进行临床实验,动物实验倒是没什么问题,可人体实验……”

虽说进入到最后人体实验的时候, 药剂几乎已经是确定能用了,可……现在仅存的病例也就郑保全的儿子跟他外公。郑保全能答应让他的儿子参加实验吗?

郑保全也反应过来了:“也是。这是新星球的毒素, 除了我的孩子, 就没有第二个病人了。我想想……”

虽然风险不是很大, 但郑保全还是无法下定决心。

安子晔也不催, 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等待他的答复。

郑保全眼里忽然掠过一抹精光:“我有个更好的主意。帝国有不少死囚, 我去申请一下……”

“这会不会不人道?”安子晔有点儿诧异。

郑保全摆摆手:“虽然外界没有人知道这内幕, 但其实在帝国的一些高阶药剂师圈子里,这完全就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了。我就是不混药剂圈子,才一时之间没想起这事情。”

“你也不用同情那些人,他们一个个都是丧尽天良的人。去试药,也是他们唯一的价值了。我以前一直觉得死刑缓一段时间执行,完全就是在浪费饭菜,如今才懂这个的好